记者来鸿:白宫战情室录音外泄 为何牵动华府神经

特朗普前助理奥马罗萨·马尼戈·纽曼(Omarosa Manigault Newman) 图片版权 DOMINICK REUTER
Image caption 特朗普前助理奥马罗萨·马尼戈·纽曼(Omarosa Manigault Newman)

特朗普前助理奥马罗萨·马尼戈·纽曼(Omarosa Manigault Newman)公布了一段谈话录音,据她说是在白宫战情室(Situation Room )秘密录制的。白宫战情室到底是个什么地方?这段录音又为什么引起了美国政府高层的安全忧虑?

去年12月,白宫幕僚长凯利(John Kelly)在白宫战情室会见了纽曼,告知她已被辞退。纽曼对谈话进行了秘密录音,并在电视上公布。

白宫战情室一般是用来举行高层国家安全会议的。凯利为什么要在这里会见纽曼,我们不得而知。据报道,他以前也曾在此处会见其他白宫雇员,讨论与安全规定相关的事宜。

纽曼在接受全国广播公司(NBC)采访时,为她泄露谈话内容的举动进行了自我辩护。她说,她不相信总统和白宫官员会给出她离职的真实原因,因此想自己提供证据,证实自己的说法。

但是,纽曼未经凯利许可,私自在白宫战情室录下谈话内容,然后又将其公之于众,这并不是一件无足轻重的小事。

根据前白宫官员和情报分析师的说法,这个事件关系到白宫内部的安全、互信和诚信,以及白宫战情室的安全措施。

白宫战情室设立于1961年,在此处进行的会议和讨论往往涉及美国最高的国家机密。美国科学家联合会研究保密的专家史蒂文·阿福特古德(Steven Aftergood)说,这是“美国政府最敏感的一个地点”。

他说:“从这个地方可以控制美国军队,包括其核武部队,也可以监控美国的情报活动。”

图片版权 THE WHITE HOUSE
Image caption 奥巴马总统就是在白宫战情室观看美军猎杀本·拉登的行动过程的。

2011年,美军在巴基斯坦猎杀基地组织头目本·拉登时,奥巴马总统就是在白宫战情室观看行动实况的。

同时,白宫战情室还是一个机密信息的处理中心。中央情报局的一份报告披露,此处驻扎着一群情报人员,每时每刻都在关注国际事务,以及时向总统汇报恐袭、内战等重大事件。

前中情局分析师大卫·普莱斯(David Priess)说,人们可能会把白宫战情室想象成一个“超机密的密室”。其实,战情室不是一个房间,而是由几个房间组成,而且看起来很平常,甚至有些乏味。

战情室在白宫西厢办公室的地下室里,和白宫餐厅毗邻。战情室设有一个会议厅,可以容纳20多人。

只有经过美国情报机构审查,并拥有最高等级安全许可的人士可以进入这个区域。他们还必须接受行为准则的培训。

奥巴马时期的白宫官员布鲁文(Brett Bruen)说,任何人都不允许携带手机或其他个人电子设备进入战情室,你必须把手机放在外面的一个小盒子或储物柜里。

图片版权 BRENDAN SMIALOWSKI
Image caption 白宫幕僚长凯利在白宫战情室与纽曼谈话,竟被秘密录音。

关于手机等的规定,是规章制度中明文规定的。但是,在战情室入口处,几乎没有什么自动检测设备,也没有类似机场的安全检查。

普莱斯说,你并不需要通过一个金属探测门。布鲁文说:“没人在那里检查,也没人用金属探测器搜身。”

因此,这里的安全规章是以非正式的方式实行的,主要靠相关人员的自觉遵守。

对华盛顿的许多人来说,纽曼在战情室私自秘密录音并对外公布,这种行为令人吃惊。

她并未披露任何机密信息,因此可能并未违法。但她违反了白宫战情室的一条基本原则:她对外公布了战情室内部发生的事情。

不过,特朗普总统之所以当选,部分原因就是他承诺要改变华盛顿的权力规则。他雇佣的人也往往有这种想法。从这点来看,纽曼的出格行为并不足以令人震惊。正如普莱斯所说:“你认为理所当然的规则和制度已被这个新政府摧毁了。”

他说,纽曼的行为不过是白宫管理失序的最新案例。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