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染比战争更可怕:我每天都被有毒空气窒息

印度,空气,污染,地球,记者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雾霾密布,印度首都德里成为世界上空气污染最严重的城市之一。

这只是一个普通周一的早上,我又迟到了。我匆匆把手机和午餐便当放进手提包,也没忘记必须戴上防空气污染的黑口罩。这令我想到,每年这个季节在德里报道,跟前往冲突战区报道没什么两样。

不同的是,对付有毒的空气——这是一场打不赢的战争。

城市上空悬浮着浓厚的肮脏气团——裹挟着已经达到危险程度的硫磺和二氧化碳的空气。放眼望去,到处都是灰蒙蒙的,辛辣的煤炭气味直往鼻子里钻。

严重的空气污染大多来自周边省份的农业生产——农民为了下一季种植而燃烧地里的农作物留茬。另外还有汽车尾气以及建筑工地上飞扬的灰尘。本月早些时为了庆祝一个当地节日,大量的烟花燃放更令空气质量雪上加霜。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德里的城市空气污染很大程度上来自周边省份的农业生产——农民为了下一季耕种而焚烧农作物留茬。

我发现自己经常站在繁忙的交通路口或建筑工地旁,来体验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如何被这些有毒空气污染。我的嗓子很快就开始辣疼,眼睛开始流泪。

有时为了报道电视新闻我也不得不站在这些地方,面对摄像机我怎么能戴着口罩说话呢?我通常把口罩拿在手里或挂在脖子上,对着摄像机指着那些戴口罩的男男女女和孩子。

人们戴的口罩五花八门,各色各样。我最近碰到一位学时装设计的学生,她在自己的白口罩上画上绿线条来搭配绿色眼影。她对我说:“大家都知道我们呼吸的空气很糟糕,但至少这些有创意设计的口罩给人带来一丝兴奋,使他们愿意经常戴,同时也受到保护。”

对戴口罩这件事我询问了一位肺病专家,他看着我的口罩,叹了口气。他警告我,这种口罩只能屏蔽大约一半的可能致癌的污染微粒。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在德里,男女老少上街都戴上口罩,但口罩能挡住污染微粒吗?

“那我该怎么办呢?”

医生坐在一个空气净化器旁边,毫不犹豫地说:“如果可能,就离开这座城市!”

这对我这个想要报道人们与空气污染做斗争的记者来说,显然是不可能的事。

另外,我不是个轻易认输的人,我最近得知,一个25岁的年轻人设计了一个颇有创意的东西,叫做“呼吸过滤器”。这是一个透明的有点像塑料绷带的东西,两个鼻孔处覆盖上网状物。设计者称,这个东西可以过滤掉90%空气中的污染微粒。

急迫之中,我买了若干这个鼻子绷带,还送给了我的同事们。但这种黑色网子弄得我皮肤发痒,而且根本戴不住。

这个东西花费了我40美元,也让我意识到,呼吸干净空气已经变得越来越昂贵了。买一个空气净化器大约要花费70美元到1400美元,而大点的房子需要好几个。还有汽车里用的空气净化器,手机上的应用软件警告你接触外面的空气污染程度。

图片版权 ANKIT SRINIVAS
Image caption 喜马苏丁(Himasuddin)靠拉三轮车谋生,他说,他每天拉车时都感觉呼吸困难。

这种严重的空气污染绝不仅仅在首都德里,光在印度就有至少14座空气污染达到危险程度的城市,包括阿格拉和坎普尔。世界卫生组织估计,2016年在印度将近6万名5岁以下儿童在这种严重空气污染下丧生。

那我是不是应该听从医生的建议,离开充斥着有毒空气的德里呢?

这么说吧,我一直就希望当一名战地记者,而最近的一项研究发现,每年因环境污染导致的死亡人数超过了战争造成的死亡。所以,这里对我来说就是“战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