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尼日利亚计划生育面临的挑战

生几个孩子谁说了算?

生几个孩子谁说了算?

不久前,中国计生委官员表示,中国将坚持计划生育的基本国策不动摇。生孩子,到底几个才算够?应该由谁说了算?BBC记者德雷珀发现,尼日利亚政府也在小心翼翼地探讨这个敏感问题。

尼日利亚北部的卡诺机场,卖报纸的男人一脸的不屑。他对我挥了挥手中的《每日信报》,指着上面的大标题“计划生育的争议”,郑重其事地说,“这不是什么好点子。”

他接着说,“我有4个老婆,19个孩子。我们不需要这玩艺儿(计划生育)。”

不久前,尼日利亚总统古德勒克·乔纳森发表讲话,好像有提议立法控制尼日利亚人口增长之意。之后,包括基督教、穆斯林领袖在内的许多人迅速做出谴责。

转天,我采访了尼日利亚卫生部长穆哈麦德·佩特(Muhammad Pate)。话音温柔的佩特坚持说,总统的讲话被人错误地引述了。

佩特部长本人是医生,在尼日利亚之外被敬奉为改革派。他承认,尼日利亚面对一些很复杂的问题。

尼日利亚现有人口1.67亿

尼日利亚现有人口1.67亿

宗教与文化

要想理解大家庭的传统,你需要去吉格瓦(Jigawa)这样的地方看一看。这是北部一个农业地区,出产玉米、谷物、花生。这里大多数人信奉伊斯兰教。

吉格瓦共有500万居民,其中许多很贫穷。

这这里,有七个孩子的家庭绝对不少见。一天晚上,在宾馆采访吉格瓦省政府妇女事务部的巴法(F A Baffa),她向我强调了这一点。

她说,“我们的宗教和文化让我们相信要多生孩子。”

巴法告诉我,提“计划生育”(family planning)这个字眼都很难,最好要用“间隔生育”的说法,提倡妇女每生生一个孩子至少保持两年的间距。

现在,只有大约十分之一的尼日利亚夫妇避孕。在吉格瓦,这个比例刚刚超过百分之一。直到最近,这里几乎没有任何计划生育咨询服务,避孕工具很少。

现在情况略有改善。部分原因是英国提供的外援和经验。但是很明显,需要做的工作还很多。

卡图卡村,简陋的诊所是两间连在一起的木棚。诊所外的土地上,八个孩子的母亲扎利哈小声告诉我,打了避孕针她很高兴,几个月内就不会怀孕了。她生了第六个孩子之后,曾经两次流产。

在纳萨拉瓦(Nassarawa)省另外一个简易诊所,大约40名妇女坐在桔子树下的荫凉里,认真地听泽纳布讲话。泽纳布是为英国慈善机构工作的助产士,她在讲授生育保健常识。

她向妇女们解释了不同的避孕方法,并演示了各种避孕工具。听讲的人马上提出了有关副作用的问题。女人们传看女用安全套,引起了一阵笑声。

英国提供援助,培训尼日利亚健康工作者

英国提供援助,培训尼日利亚健康工作者

不告诉丈夫

和口服避孕药相比,这些妇女更喜欢其他的避孕手段。注射和皮下植入更方便,效果持续时间更长,可以让妇女计划什么时候生孩子,如果必要的话,还可以不告诉丈夫。

贾斯廷娜·弗莱德同意让我旁观她接受皮下植入避孕药。

这种避孕药和发卡差不多大小,埋在左胳膊的皮下。还以为必须要离开妈妈的宝宝彼得一直在大声哭叫。妈妈接受植入过程中,彼得一直躺在她身旁。

整个过程持续两分钟左右,很卫生,医生手艺娴熟。完事后,医生告诉贾斯廷娜,今后一个星期用另外一只胳膊干重活。

毫无疑问,贾斯廷娜还很年轻,今年只有27岁,愿意的话,以后当然可以多生孩子。但是,如果她决定保留植入避孕药满三年的话,她就可以达到来诊所的目的了:歇一阵子再考虑生不生。

在尼日利亚,生孩子主要是妇女的事儿。但是,到纳萨拉瓦诊所来的也有少数几个男人。

我还遇见过其他一些人,比如医生、保健实习生、保健项目负责人等,致力于改善尼日利亚的保健服务。

麦克·埃格伯负责推广一个保健项目。人们告诉我,他对宣传搞好计划生育非常执着。他的动力是什么呢?

麦克回答说,“谢谢你问我这样一个问题。”然后,他向我讲述了他母亲的故事。母亲40多岁时死于生产,那是她第11个孩子。

麦克说,“直到今天,我仍然很想念妈妈。所以,我才投身于这项工作。”

联络荐言

* 须填写项目

与内文相关的链接

相关新闻话题

BBC © 2014 非本网站内容BBC概不负责

如欲取得最佳浏览效果,请使用最新的、使用串联样式表(CSS)的浏览器。虽然你可以使用目前的浏览器浏览网站,但是,你不能获得最佳视觉享受。请考虑使用最新版本的浏览器软件或在可能情况下让你的浏览器可以使用串联样式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