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戈壁滩--天上掉下特大馅饼

蒙古大漠

大漠中,有荒芜,也有惊艳

昔日苍凉沉寂的蒙古大漠,现在成了举世瞩目的采矿中心。黄沙下,蕴藏着丰富的金、银、铜,对蒙古来说,这无异于天上掉下特大馅饼。但是,政府如何、能否确保所有的国民都从中受益呢?BBC记者罗拉特最近亲赴戈壁,走访一位发现宝藏、被称作“成吉思汗以来最有影响力”的蒙古人。

我想,听到这样的说法,他肯定会脸红。但是,萨曼德·桑吉多(Samand Sanjdorj)真的有可能是成吉思汗以后最有影响力的蒙古人。

人们都叫他桑吉。桑吉生在一个普通的家庭,和大多数蒙古人一样,是在蒙古包中长大的。

他来自蒙古西部一个游牧民家庭,由于学习成绩很好,毕业后想办法在一所俄罗斯大学弄到了一个学习地球物理学的机会。

你可能会说了,地球物理学家的工作一定很枯燥,但是,我敢说,桑吉的故事一定会抓住你的注意力。

1990年代末期,一家国际采矿公司派遣包括桑吉在内的一个调查小组深入戈壁大漠,调查桑吉所说的“一个有趣的凸起现象”。

在你我眼里,这个“有趣的凸起”说的是尘土飞扬的沙漠灌木丛中,冒出一片岩石。

桑吉和同行的地球物理学家并不是来这片沙漠勘探的第一人。

当地人把这片凸起的岩石地区叫做“奥尤陶勒盖”(Oyo Tolgoi),也就是“绿宝石岭”的意思。得此名,是由于岩石上有一抹抹绿色。绿色,标志着下面有矿藏。

但是,最先去勘探的前苏联小组以及近期去调查的西方采矿公司都说,蕴藏量太小,不值得投资搞商业性开采。

特大馅饼!

桑吉的勘探结果却是一个不同的故事。他说,他们的调查很快就发现这里的地质构成非常不同寻常。

大批牧民放弃世代相传的游牧生活

大批牧民放弃世代相传的游牧生活

他告诉我说,“每一天,我们得到的数据都显示,矿藏量越来越大。”

“我迫不及待地等到第二天赶快起床去继续勘探。我们非常自信,找到了重要的东西。”

当时,他们可能没有想到这个发现到底有多重要。桑吉和同事勘探到的,被认为是世界上未经开采、蕴藏量最大的金、银、铜矿!

10多年过去了,桑吉带我去参观一座蓝色的巨大加工厂。加工厂从沙丘里拔地而起。曾经,桑吉和与他同行的地球物理学家就在这里扎下帐篷。

英澳矿业巨头力拓(Rio Tinto)在这里投入的60亿美元(40亿英镑)足够推动蒙古登上世界经济发展最快的国家排名榜的榜首。

力拓预测,奥尤陶勒盖矿在今后40-50年之内,每年的开采量价值将超过80亿美元。

对于一个不足300万人的国家,这可是一个令人目瞪口呆的“大馅饼”。

牧民逃亡

但同时,其他的力量也在重塑蒙古。

自古以来,蒙古就时常遭遇气候特别恶劣的冬天,蒙古人将此称为“杜兹”(dzuds)。但是当地人说,杜兹越来越频繁。特别是近几年,牧民赖以为生的双峰骆驼、牦牛、羊、绒山羊和牛许多被冻饿而死。

这也引发了传统牧民离开乡村的大逃亡,由此创建出我所见过的最不寻常的棚屋区。

牧民们带着蒙古包,在首都乌兰巴托附近的山包上安了家。

仅在过去10年间,蒙古全国四分之一的人就放弃了世代相传的生活方式,搬进了蔓延的贫民区。

再有,当然了,这里所有的人都知道桑吉在戈壁滩中找到了宝。很自然,他们也都想分上一杯羹。这也就引出了其他的问题。

杀鸡取蛋?

第一个问题。今年早些时候,我在奥尤陶勒盖参观,看到挖出了不大的一堆黑粉。本来,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堆黑粉应该成长为一座黑色大山,但是,蒙古政府现在就想拿到钱,要求力拓今年缴纳比早先谈妥的多得多的一大笔钱----以百万、千万英镑计算的一大笔钱。

桑吉(右)与BBC记者罗拉特

桑吉(右)与BBC记者罗拉特。当年,桑吉对勘探成果的自信得到了回报。

力拓在蒙古矿业公司的负责人阴沉沉地对我暗示,像这样朝三暮四改规矩的国家面对的危险是,还没下金蛋----或许说铜蛋更合适?----之前就把鹅杀掉了。

我问他,“你这是在威胁?”他立刻回答说,“不是、不是、不是。”

但是,过去一个多月双方的“磋商”一直陷入僵局,未见结果。

回到戈壁沙漠中的矿区,桑吉看上去非常镇定,一派不为争执所动的样子。

我的感觉是,他在这一行干久了,他很清楚,蒙古政府和力拓之间“瓜分财富”的争执可能会给采矿画个延期的逗号、但却不会画上永远的句号。

他知道,这么值钱的一笔宝藏,最终总会被开采。

但是,这就引出了另外一个同样没有答案的大问题。

蒙古政府能不能确保所有的蒙古人都从桑吉找到的宝贝中受益呢?

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联络荐言

* 须填写项目

与内文相关的链接

相关新闻话题

BBC © 2014 非本网站内容BBC概不负责

如欲取得最佳浏览效果,请使用最新的、使用串联样式表(CSS)的浏览器。虽然你可以使用目前的浏览器浏览网站,但是,你不能获得最佳视觉享受。请考虑使用最新版本的浏览器软件或在可能情况下让你的浏览器可以使用串联样式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