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资本主义”甜点心诱惑朝鲜人

“资本主义”甜点心对朝鲜人也有强大的诱惑力

“资本主义”甜点心对朝鲜人也有强大的诱惑力

西方媒体说起朝鲜,有一大堆套话:邪恶、洗脑、与世隔绝……那么,你怎么解释朝鲜人也在吃着韩国的巧克力派看韩剧?拿着中国手机和叛逃的亲人聊大天?BBC记者傅东飞在韩国首都首尔反思,朝鲜真如外国分析人士、外国媒体想象的那样与世隔绝吗?

几乎每个星期,我们都能看到朝鲜政权好像又激起了一场新的众怒。

这一次,是美籍导游裴俊浩(Kenneth Bae)被判15年劳改。他犯了哪门子法呢?

上个月,我们面对的是发型糟糕、今年只有30岁的暴君发出核战威胁。

难怪,西方媒体说起朝鲜,总爱用老掉牙的套话:“疯狂、邪恶、悲哀”、“人民被洗脑的封闭王国”等等。我承认,我也“有罪”,用过套话。

从平壤传出来的画面一般也都会给这些套话增加分量。一排排的士兵迈着完美的整齐步伐、正步穿过金正日广场;一群群工厂女工看到年轻的领袖热泪盈眶。

我们难免自问,“这样的崇拜是真心的、还是出于恐惧?”

画面给我们描绘的是一个孤立、偏执的国家,权力至高的军事当局将人民蒙蔽在无知之中、让人民生活在恐惧之下。

资本主义甜点心

但是最近,从朝鲜还传来其他一些画面。平壤街头一角,一名女警察在批评一位开着高配Mini-Cooper的司机;一位商人(可能是中国人)开着保时捷卡宴(Cayenne)穿过平壤闹市区。

不过,这段时间我看到的画面中最让我跌眼镜的是,在距离中国边境不远的一个朝鲜村庄内,一个朝鲜家庭围坐在一起观看走私带进来的韩国电视剧DVD。

走私韩国DVD的交易规模巨大。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朝鲜并不像我们通常想象的那样与世隔绝。

在首尔期间,我接触过几位“脱北者”----韩国所说的朝鲜叛逃者。其中一个人给我讲述的经历令我目瞪口呆。

手机、能接打国际长途的手机

手机、能接打国际长途的手机

这一切,都和韩国巧克力派有关。

巧克力派是什么东西呢?这是一款有棉花糖夹心的巧克力甜点。那么,巧克力派和朝鲜有什么关系呢?

几年前,韩国在在距离军事分界线不远的朝鲜城镇开城建立了工业园区,里面的工厂用的是朝鲜工人。上个月,平壤关闭了开城工业园区。

韩国公司被禁止向朝鲜雇员发放现金奖金。所以,过去几年来,他们向朝鲜员工派发各种食品,其中就包括巧克力派。

但是,朝鲜员工并没有自己吃掉巧克力派,而是带到平壤,在黑市上以超出原价三到四本的价格出售。

看上去,朝鲜人也特别爱吃这款资本主义的甜点心。

中国手机做生意

返回头来再说脱北者。开城工业园关门不久,我们在首尔见面。

脱北者说,“我给父亲打电话,告诉他巧克力派就要短缺了,价钱肯定会涨。”“我告诉父亲,应该到中国去,尽可能多地买回巧克力派。这样,就能赚一笔钱了。”

这番话,让我真的摸不着头脑。我说,“抱歉。你刚刚说你给父亲打电话。你父亲在哪儿呢?”他回答说,“在朝鲜。”

我问道,“你怎么给他打电话?”他回答说,“打手机啊。”好像,这是世界上再正常也不过的事了。

我说,“你父亲在朝鲜,有能接国际长途的手机?”他回答道,“当然了。是中国手机。他住的地方离边界不远,所以,可以用中国的网络。”

我问,“这样的事有多普遍?”他回答说,“非常普遍。边界附近的人都有。和中国做生意,他们需要有手机。”

我追着问下去,“那么,你父亲不会给自己找麻烦吧?”

脱北者回答说,“你看。在中国、朝鲜两边走动做生意的朝鲜人有五万,另外还有10万人住在中国做生意。平壤能怎么办?没有这些生意,平壤也活不下去。”

朝鲜人还相信金家王朝吗?

朝鲜人还相信金家王朝吗?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

这和平壤宣传录像中描绘的那个朝鲜有很大的区别。在这个朝鲜,黑市经济才是真正的经济;贿赂、而不是顺从,才是生存的手段。

朝鲜人还相信金家王朝的“邪教”吗?也许许多人仍然坚信,但是,成千上万的朝鲜人也知道边境那边儿中国人的生活怎样。

看上走私来的韩剧光盘、吃上巧克力派,朝鲜人也开始了解韩国人的生活。

从平壤最近制造的危机中,看不出这是一个强大、自信的政权,而是一个虚弱的政权,一个不仅仅害怕外部世界、而且越来越害怕自己人民的政权。

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联络荐言

* 须填写项目

与内文相关的链接

相关新闻话题

BBC © 2014 非本网站内容BBC概不负责

如欲取得最佳浏览效果,请使用最新的、使用串联样式表(CSS)的浏览器。虽然你可以使用目前的浏览器浏览网站,但是,你不能获得最佳视觉享受。请考虑使用最新版本的浏览器软件或在可能情况下让你的浏览器可以使用串联样式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