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倾国倾城的彩蛋

镶嵌珠宝的彩蛋
Image caption 镶嵌珠宝的彩蛋曾经是俄国沙皇每年复活节期间送给家庭成员的礼物

美至沉鱼落雁的法贝热彩蛋,用宝石、钻石、黄金、翡翠记录下俄罗斯最后一个王朝的历史兴衰。现在成了俄国新贵财富和权力的象征。BBC记者史密斯有机会在伦敦把玩四枚彩蛋、并前往莫斯科访问彩蛋的主人。

在记录人类愚蠢的史册上,我怀疑,其他有沉鱼落雁之美、但却浮华无实的东西曾象法贝热彩蛋(Faberge Eggs)一样让人一掷千金、甚至抛头颅洒热血?

沙皇镶满了钻石翡翠的复活节彩蛋,讲述的故事既包括昔日俄罗斯帝国的强大、革命和暗杀,也包括俄国新统治者、大富翁的雄心大志以及难以估量的财富。

在圣彼得堡的作坊里,珠宝首饰匠卡尔·法贝热用贵重金属、宝石打造出与自己同名的法贝热彩蛋。

第一枚法贝热蛋是沙皇亚历山大三世定制,1885年复活节送给皇后玛丽亚。此后,他的儿子尼古拉斯二世沿袭传统,每年复活节星期天也都送给母亲、妻子法贝热蛋。

1885年到1916年间,法贝热共为宫廷制作50枚彩蛋,其中42枚保存至今。

在伦敦南部的一个保险库里,我亲眼看到四枚让人目瞪口呆的彩蛋。这些彩蛋的第一任主人曾经是世界上最有权力的人物。上次一枚彩蛋上市是在2007年,售价900万英镑。

我摸彩蛋的时候小心翼翼,手心里都是汗,滑溜溜的,千万别掉地下啊。

诱杀之奖

Image caption 奢华的彩蛋成了统治者脱离民意的象征

这批彩蛋现在属于维克托·维克塞伯格(Viktor Vekselberg),俄罗斯石油和天然气大亨,估计身价180亿美元亿美元(115亿英镑),经常被称作俄罗斯首富。

2004年,他出价1亿美元买下九枚沙皇彩蛋。藏品规模仅次于莫斯科克里姆林军事博物馆的10枚。

一枚彩蛋内藏玄机,打开后,里面竟然是一辆俄国皇家马车模型。如此美妙之物确实令人着魔。由此,我也开始理解维克塞伯格这样一位财阀,怎么就会被沙皇的珠宝所诱惑。

20世纪初,俄罗斯遭遇自然灾难,粮食欠收,饥荒笼罩着沙皇巨大的王国。越来越奢华的法贝热蛋标志着统治王朝越来越不“接地气”,成了历史的“诱杀奖”。

法贝热的珍宝也未能保佑罗曼诺夫王朝免遭覆败恶运。传说俄国革命后,罗曼诺夫家族的女人曾经把彩蛋缝在衣服里,以免被偷。布尔什维克行刑队的子弹打上去被反弹回来,行刑队只好改用刺刀。

至于法贝热本人,他被斥责为“奸商”,几乎两手空空地逃到西欧。他的儿子阿格顿下场更惨,从圣彼得堡外的豪宅中被抓走,成了克林姆林宫的阶下囚,受命给罗曼诺夫王朝的珍宝估价,甩卖给西方投资者。

法贝热和彩蛋的故事本该就此打住,但是,珍稀珠宝加上王室鲜血赋予彩蛋神奇的魔力。

法贝热彩蛋的“出身”,先是征服了美国大富翁、艺术收藏家马尔科姆·福布斯(Malcolm Forbes,福布斯杂志的创始人),他总共买下九枚。福布斯死后,转手维克塞伯格。

非常难得,维克塞伯格同意在莫斯科接受我的采访,谈谈他的藏品以及他让彩蛋回归祖国母亲的计划。我在伦敦把玩过的那四枚彩蛋,是在巡展过境途中。

我首先问他,花那么多钱买了九个蛋,值吗?他回答,“如果你指的是价钱,真的,我很难说。”

我提到,另外一位俄国大亨阿布拉莫维奇(Roman Abramovich)的选择是,花钱买走英国的切尔西足球俱乐部。维克塞伯格说,“有钱的俄国人、任何有钱的人想买足球俱乐部,我看不出什么坏处。为什么不能买呢?”

重返祖国

Image caption 亿万富翁维克塞伯格计划让彩蛋重返祖国

但是他本人却宁愿收购法贝热、而不是足球队。他说,这些蛋,不是个人的奖杯,而是俄罗斯骄傲的遗产,是“俄国历史、文化的一部分。”

维克塞伯克创建了一家文化基金会“时代链”(Link of Times)照看自己的艺术收藏品。基金会的目标之一是让20世纪俄国流失的文化珍品重返祖国。

维克塞伯格收藏的许多前苏维埃艺术品曾被批判为统治阶级的玩物,但是现在,却成了俄国重新发现自己历史的遗产记录。

我问维克塞伯格,俄国总统普京有没有向他收购法贝热蛋表示感谢。他说,“有。我可以看得出,总统也很动感情。俄国人带回了这么大一组藏品,非常重要。”

他还说,“俄国有悠久的历史,创造过许多艺术珍品,有博大的文化。这就是代价。”

不过,他也不是没有看到历史的讽刺含义。现在,巨富的“远程”精英再一次成了莫斯科的主人。

维克塞伯格说,和俄国25年前社会主义时期的状况相比,当然了,那时候人人平等。“我们打破了一个体制,刚刚开始构筑一个全新的体制”。

他还说,当然了,体制过渡带来了一些负面结果。一小批富人和绝大多数仍然不太富裕的人之间存在一条鸿沟。但是,这只是一个过程。

“我相信,这条沟会越来越窄。”

(责编:东伦)

网友如有评论,请用下表: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