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缉毒--打不过就“抢”?

奇迹村”-迪坡斯特兰(Tepoztlan)
Image caption “奇迹村”-迪坡斯特兰(Tepoztlan)

缉毒战的失败可以说是现在政坛最难言的真相之一。不过,一些拉美毒品出产国考虑,为什么不把毒品合法化?不久前,乌拉圭众议院通过了大麻合法化议案。BBC记者格兰特发现,毒品大国墨西哥也在考虑取经。前总统和前微软高管肩并肩为毒品合法化歌功颂德,酝酿创建一个商业化的大麻国际品牌!

在缉毒战中,我们可以说墨西哥的损失最为惨重。每一年,成千上万的人死于与毒品有关的残杀。不过现在,有人说,墨西哥应该向邻居乌拉圭取取经,也来搞一搞大麻合法化。

迪坡斯特兰(Tepoztlan)人称“奇迹村”。奇岩峭壁、森林密布的群山环绕着小小的耶稣会卫星城,城内有殖民时代的卵石小巷。高山之巅,一座前西班牙时代的神殿俯瞰全城,增添一种神秘感。

迪坡斯特兰在年轻的都市达人和上了年纪的嬉皮士看来同样魅力无穷。

夜幕降临,梅斯卡尔酒流成河。更加开放前卫的酒吧里,烟雾缭绕,绝对不会搞错,这是大麻独特的气味。舞台上,乐队演奏着爵士融合或者情景音乐,酒吧里的气氛至少也应该说是轻松、甜蜜。

如果比森特·福克斯(Vicente Fox)“得逞”的话,这样的景色就会成为正常现象。他希望,顾客上门,酒吧的老板可以递上两张“菜单”—一张酒水单,一张大麻单。

这位身材高大的前可口可乐高管去年曾经告诉我说,“当然了,我们必须执法。不过,我们也需要其它的战略。其中一点,也正是我所提倡的,就是要把毒品的使用、生产和销售合法化。”

Image caption 夏夫利(左)参加福克斯研讨会,他希望创建第一个商业化的大麻品牌

不要忘记,福克斯在2000-2006年间曾经出任墨西哥总统。他是打破“革命建制党”(PRI)长达71年统治的首位墨西哥总统。也可以说,正是福克斯发动了缉毒战。因为在他任期后期,毒品交易引发的暴力严重升级。

现在,福克斯辩解说,“我们必须从犯罪分子手中夺回毒品交易带来的大笔收入,特别是从美国----全世界最大的毒品消费者----市场的收入。”

这是去年,当时距离总统大选还有几个星期。大选中,福克斯的政党落败,“革命建制党”再次掌权。

Image caption 墨西哥个人使用毒品的法律其实非常宽松

今年,福克斯又往前迈了一步。他在位于瓜纳华托(Guanajuato)自己的牧场内举办了一次研讨会,讨论毒品合法化的对与错。研讨会的主讲嘉宾之一是杰曼·夏夫利(Jamen Shively)。夏夫利曾担任微软高管,现在试图创建全球首家商业化的大麻品牌。

他摆出很难置信的口吻告诉与会的专家和记者:第一次看到,在这样一个年度规模高达1亿美元的产业“居然没有公认的品牌”。

前微软高管和前可口可乐高管肩并肩坐在台上,为毒品合法化歌功颂德。很明显,创建全球第一家“大麻公司”有利可图。

福克斯的毒品新立场堪称百年难遇的大掉头。这是他在2000年的观点:作为总统候选人的福克斯说,“在墨西哥我们必须反对使用毒品。我们必须改变法律,明确表述反对使用毒品……必须采取行动惩罚毒品交易。”

事实上,在墨西哥境内,毒品法规令人吃惊的开放。自从2009年以来,可以合法拥有5克大麻,2克鸦片,0.5克海洛因,甚至50毫克海洛因,用作个人消费。

尽管如此,辩论仍在激烈进行。几乎每天好像都能看到该地区另有一位显要政客出面呼吁改变法律,或者全面合法化,或者给毒品减刑。

Image caption 乌拉圭总统穆希卡的毒品立场在年轻人中比教皇更有人缘

10年前,在任总统就是说说这样的话都会激起美国的大怒,更甭提像乌拉圭总统何塞·穆希卡那样让议会通过大麻合法。

不过,另外一位著名的拉美人士仍然不同意这种观点,此人就是阿根廷人、天主教教宗方济各。最近,他在里约热内罗参加一个戒毒诊所的揭幕,首次就毒品问题发表讲话时,教皇毫不含糊地向全世界阐述了他对毒品合法化的立场:“一些拉美国家提倡的毒品合法化,不可能减少吸毒的传播和影响。”

坦率地说,这番话并不会让迪坡斯特兰德的年轻人担心。他们更愿意听乌拉圭总统、前左翼游击队员穆希卡的话,而不是教皇。

一位梳着“骇人”长发(dreadlock)的歌手走下舞台,,点燃歌后第一支大麻。她笑着对我说,“我的药。”

说不定用不了多久,她就可以径直走进药店去买大麻了。

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