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犹太人和中国人有什么共同点?

北京 图片版权 BBC World Service

犹太教和儒教、犹太人和中国人之间有什么共同之处?英国记者、作家戈德法布在为BBC广播三台做节目期间到中国山东去调查,发现两者确实有许多相似之处。

和大多数初次去中国的人一样,我好像身处大海、想回到岸边,逆着凶猛的激流,使劲游啊游,不堪重负,且略感恐慌。

原因并不仅仅是因为一个“大”,确实,中国人多到人山人海、基础工程如史诗般宏大,空气污染令人难以理喻。

从许多方面来看,中国看上去很熟悉,但是略有一点“偏移”,好像是在梦中----到处都是著名的西方品牌,但是我却看不懂广告词,因为都是中文。

最近去济南参观山东大学,这种似曾相识、却又根本不懂的奇怪感最为强烈。

山东大学让我想起了美国伯克利的加州大学。不同之处是,那里有35,000名学生,这里有57,000名学生,热热闹闹、骑着自行车从一间教室赶往另一间教室。另外,这里的学生更加热切。

校园中央是一座比较新的27层楼,顶上有巨大的时钟。宗教学系就位于这栋楼中。

图片版权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孔子祖居在山东

宗教,其实才是我来山东的目的。我在做一个关于佛教和儒教同时起源的节目。孔子的老家、现代儒家思想研究中心之一曲阜就位于山东。

山东大学宗教系内还设有犹太教研究中心,这是中国独一无二的一家。

犹太教研究中心的存在,就是我前面所说的那种“偏移”之一。当然了,美国和英国的大学里有犹太教研究系,但是,中国?我感到很吃惊。

但是,中心的负责人傅有德教授告诉我说,根本不该吃惊,儒家和犹太文化有很多共同点。

他解释说,“儒家和犹太教的核心都是仁;都强调人与人之间关系的重要性;都是基于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个黄金法则的。”

第五戒要求犹太人“当孝敬父母”,儒家也强调孝顺。但是,儒家的这个孝顺,许多犹太父母恐怕做梦也得不到。

傅教授位于17层的办公室是我所见过的最整洁的学术环境。在这里,我根本没有看到有高高的一摞摞书和文件。傅教授如外科医生一般整洁的办公桌上摆着一本“罗热词库”。

词库很有用,帮助教授作翻译。他将一些犹太经典作品翻译成中文。这些作品先是从原作的希伯来语、拉丁语或者阿拉伯语翻译成英文、然后他再翻译成中文,其中包括迈蒙尼德解惑指南、斯宾诺莎的希伯来语法等。

图片版权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戈德法布的节目集中研究一个历史巧合:第一代希腊哲学家、菩萨和孔夫子都生活在同一个年代。他们有没有交流看法?

斯宾诺莎的作品以其“宽容、慷慨”将傅教授与犹太教联系到一起。

很明显,傅教授本人的经历既缺乏宽容、又缺乏慷慨。他是一位农民的儿子,1956年生于乡下。当时,毛泽东刚开始搞大跃进。灾难性的大跃进导致饥荒,2千万到4千五百万中国人丧生。

文革期间,傅教授高中毕业。大学都关门了,他在工厂做了五年工人,每天工资一元钱,之后有机会去上大学。

傅教授是一个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人。他对犹太历史、宗教的了解令人吃惊。但是,“犹太性”的另外一点他好像根本不能理解—幽默。

中国人非常严肃,但是,中国人确实也笑。中国也有相声俱乐部、电视上有专门的喜剧频道。

我连续一小时看电视上的喜剧频道。和(西方)完全一样,相声演员站在麦克风前的表演、镜头转向纵情大笑的观众等,不过节目是中文,我听不懂其中的幽默。

我想知道中国人是否也能懂得犹太幽默的魂—那种辛辣的讽刺。19世纪的德国大诗人海因里希·海涅(Heinrich Heine)概括的非常好,“我要讲述悲伤,但一切都变成笑话。”

傅教授认为,幽默并不重要。他说,“笑话在犹太文化中有重要地位,但是作为一种文化,犹太教的核心是法:上帝在西奈山上给摩西的法。”

我回答说,“这我可不敢肯定。犹太文化并不仅仅是法。过去两千五百年、从我们今天所知的法成文以来,犹太人对迫害的反应,也决定着犹太文化的形成。”

想到这儿,我意识到,同一个世纪,孔夫子也正在构思他的教义。所以,犹太人和中国人的联系,除了孝敬、黄金法则以外,还有历史巧合。

图片版权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根据犹太食谱改制的中式鸡汤

我们一直聊到下午,探讨我们犹太人和中国人之间的文化共性。我说,“犹太人爱吃中餐。”

傅教授补充说,“还爱中药。我认识有外国人说不吃中药,但是我的犹太人朋友中许多都接受中药。”

说到这儿,我向傅教授讲了另外一个故事:一个以色列针灸医师--犹太人佛教徒,此前一个星期曾经在印度给我扎针。

这个故事,我还是下次再讲给你们听吧。

网友如有评论,请用下表:

读者反馈

"想到这儿,我意识到,同一个世纪,孔夫子也正在构思他的教义。所以,犹太人和中国人的联系,除了孝敬、黄金法则以外,还有历史巧合。"请作者把时间搞清楚,上帝通过摩西颁布律法约在公元前1500-1450年间;而孔夫子作春秋、修五经乃在公元前500-450年,两者相差大约1000年。<strong>大海, 德国</strong><br/>

中國人與猶太人絕非相似而已,而是所羅門王與巴比倫之囚這種差別與關係。以色列人世代追尋着拂袖離去的十族,而中國人永遠要十全十美,而內心總是二元矛盾。猶太人抱著猶太聖經不放,中國人抱着論語一樣不放,都一樣見錢眼開,搶錢術一流。全世界沒有一個民族同化的了猶太人,但中國人就辦到了,雖然用了一仟年比同化波斯人多了5倍時間。中國人的老天爺跟猶太人的耶和華一樣無形無體,唯一的不同是中國沒將老天爺至高無上化,不讓宗教干政,這是誰告訴漢武帝的?很多歷史學者認為其中有猶太裔在內,他們從大衛及所羅門二王身上學到教訓,把西亞知識之神Nabu引進中國,變成獨尊儒術,就是要把高高在上用神喻壓人的祭師階級抹掉。<strong>戴珍珠, 台灣</strong><br/>

猶太人早就追到他們消失的十族了,只是相見巳陌路。日本人曾一度認為自己是猶太人?答案是不可能,因為有公羊標記的才是。

漢朝名漢,就是舊約中的含族,而楚王羋姓,因楚民笑他們的王來自羊咩咩,而楚民的主要結構是Naga蛇族,他們碰面的地方在四川。現在仍有一族留駐就是汶川地震時幾乎族滅的羌族,他們有二樣東西與猶太人同,他們的導師也叫拉比,他們的村子一定要蓋一座沒有用處的方舟型土樓。BBc如果想知道中國與以色列撞在一起會如何?最好別讓二者太靠近,否則對其他人都不太妙!

在台灣也有一族跟猶太人同,他們都死愛讀書死愛錢又團結的要死,他們在中國的方型的土樓型制跟猶太人的古住屋完全一樣,而且最像的是有仇必報。<strong>戴珍珠, 台灣</strong><br/>

猶太人,即使分散於海角天涯…憑藉 天主上帝,那怕是已經亡國千載,他們也能夠從四自方八面聚集在一起,發揮他們的力量;他們是跟 天主上帝結下萬世盟約的特選民族,他們有如一棵大樹…而 天主上帝就是他們的根 … 。中國人,一個沒有信仰、只會對金錢臉露慈顏、只顧慮自己,自私自利、一個會為金錢利益而甘心捨棄自己生命…更甚至敢於做出坑害他人的事情的民族;作者拿中國人跟猶太人作比較,一般的香港人會認為你是無知,而我…則認為你是在侮辱猶太人 。作者希望了解中國人,我可以給你提個好見議:你可以在北京、上海以外的中國任何一個城市…任何街道呆幾個小時,我保證你能見盡光怪陸離,讓你目瞪口呆的”中國事”。<strong>Katyusha, hongkong</strong><br/>

2楼那个声称中国没饿死人的,估计是个毛左,或者是5毛,这类人罔顾事实,善于说假话。必须指出的是,1959-1961,中国饿死了大约3000-5000万人口,在和平年代饿死这么多人,这是共产党的一大罪恶。<strong>纪伯伦, 中国山东淄博</strong><br/>

身为山东人,很高兴看到BBC中文对中国有深渊影响发源在山东的儒家文化的关注。本人对犹太文化的了解,也仅限在二战题材的电影中,其中喜欢电影《伯纳德行动》尤甚。<strong>dakan, </strong><br/>

你没听过饿死不代表没有,你认为饿死人数是按人头分的?平均分布每十个人饿死一个,均匀的分部在中国的各个角落,最厉害的是河南农村的大饥荒,易子而食听过吗?

<strong>lo, us</strong><br/>

这篇文章有一点有趣之处是,西人(包括犹太人?)开始发现,当前中国人中的“西人通”用中国人的思维来解释和定义西人的思想和行为,并形成理论影响中国人。西人此时的反应是:“这怎么行?你不懂!你的成长和认知过程有问题!” 殊不知,西人这百十年来就是被西人中的“中国通”所影响着,却认为这没有什么不对的。说的有点儿绕,哇哈哈

<strong>pumpkin, qingdao</strong><br/>

很难说中国人与犹太人有可比性,因为两者是差别太大的群体,光从数量看就是如此。很难想像多数中国人会有犹太人那种孤立无援经常面临生死存亡拼死一搏的复杂感情。但是中国人中确有很与犹太人感情相通的群体,简单的说就是上海人。上海人在中国并不受欢迎,你可以看到在中文网页上对上海人排山倒海般的辱骂和指责,注意被骂的对象不是上海背景的政治家或个别人物,而是全体上海人,“上海小男人”“小市民”等等辱骂言辞中充斥在网页甚至在首都北京的各种聚会上,官方或民间团体言论中。而恰恰在是上海人与犹太人有真正的感情渊源,既著名的二战救援。这绝非偶然,而是一种缘分。上海人在中国人中的比例与犹太人在美国人中的比例相近,在中国社会和美国社会各自扮演的角色也颇有共通之处。最好的例子就是纽约�!

�这座可以称为犹太人主导的城市与上海有如此的相似性,可比性,对照性。

<strong>远西, Santander,Spain</strong><br/>

一個來自不敢正視自家歷史的國家的鄉下人能知道多少事?兩千萬到四千五百萬餓死不是作者說的,是中國學者研究政府資料和其他鄉下地方口述得來的數據,甚至還有人說高達六千萬。你不知道就別說人家胡說,你不知道的事可多著呢,再者,你想知道也得過過審查這道關。

我也不同意將儒家思想提到宗教這個領域或層次,這是兩碼子事。起碼順天應人中指的天是個不定的天,而不是排他性極強的一神論。

<strong>老外, </strong><br/>

孔夫子不是神,他没有把自己神化,把儒家称为儒教是对孔夫子的侮辱!<strong> 未署名</strong><br/>

当年老毛不让香港的居民给深圳的亲戚邮寄食品,饿死人是有的。

印尼有儒教。<strong>未署名=撒谎, </strong><br/>

犹太人和华人最大的区别就是,犹太人团结,无论身处世界何地,他们都对于曾经屠杀他们的敌人或者有歧视他们嫌疑的人绝不饶恕。华人极不团结,散落在世界的华人只顾眼前利益,有奶就是娘,一盘散沙。<strong>rleb, London</strong><br/>

作者真是能编,满嘴跑火车。2千万到4千五百万中国人丧生意味着在当时至少10个人中就有一个饿死,这是多高的比例。我来自中国陕西一个很穷的偏远农村,我的家庭成员、亲戚、朋友、村里知道的人,虽然条件艰苦,但没有一个在那个时期饿死。怎么我就没有听说过一例知道的人饿死。<strong>未署名</strong><br/>

儒家学说不是宗教。你能说亚里士多德开创的是一个宗教吗?正因为儒家文化不是宗教,所以中国文化才不拒绝各种宗教,但又因为儒家讲究“敬鬼神而远之”所以宗教在中国也没有像其他国家那样的火热。孔夫子不是神,只是大家在以各自的方式怀念他。换句话说,一个基督徒也能以基督徒的方式怀念他。正因为儒家学说不是宗教,所以它才能更广泛的被传播和接受。个人觉得,把儒家学说看成孔夫子对社会和政治的认识更贴切。<strong>程, UK</strong><b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