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难以置信—日本的捕鲸情结

捕鲸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 caption 日本一些沿海地区的人世代捕鲸

捕鲸与国人是否有肉吃无关,还遭到全世界普遍谴责,经济上肯定也不划算。那么,为什么日本还是要去呢?

日本政府的回答是:捕鲸是日本古老文化的一部分,渔民世世代代捕鲸,日本永远不允许外国人告诉他们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

一名日本官员曾经这样告诉我,“日本人从来不吃兔子肉,但是我们并没有告诉你们英国人不要去吃。”我回答说,兔子并不是濒危物种。

不过,日本政府的说辞确实也有一些依据。

日本一些沿海地区的人确实世代捕鲸。比如日本和歌山县(Wakayama)的太地町(Taiji)每年一度都有屠杀海豚节。千叶县(Chiba)和石卷市(Ishinomaki)也有近海捕鲸。

所以,没错,近海捕鲸是日本文化的一部分,正如挪威、冰岛以及加拿大北部的因纽特人一样。但是,只有日本继续派遣船队、穿越大半个地球到南极去捕鲸,只有日本还保存着能在海上处理数以百计鲸鱼的大型加工船。

南极捕鲸没有任何一点是历史性的。日本第一次去南极捕鲸是在1930年代中期,真正大规模的捕鲸直到二战之后才开始。

战后日本一片废墟,国民缺衣少食。在麦克阿瑟将军的鼓励下,日本将两艘巨大的美国海军舰只改建成加工船,前往南大洋。

从1940年代到1960年代中期,鲸鱼肉是日本最主要的肉源。到1964年峰值时期,日本一年捕杀24000头鲸鱼,其中绝大多数是座头鲸和抹香鲸。

现在,日本有钱从澳大利亚和美国进口肉制品,在日本也没有深海商业性捕鲸。捕鲸船队现在都是在南极活动,钱由纳税人支付,执行政府所说的“科研”任务。

日本另外一个解释是,每年需要捕杀几百头鲸鱼来作研究。但是国际法院多次拒绝此类辩解。2014年国际法院判定,日本政府在南大洋的“致命性研究”没有科学依据,责令东京停止。

Image caption 日本捕鲸经常引发抗议

日本确实停了一年,但是去年捕鲸船队又出动了。令许多人难以置信的是,日本坚持说,这个新的、小型的南极捕鲸项目符合国际法院的要求。

佐久间顺子(Junko Sakuma)曾经为日本绿色和平组织工作,过去10年一直研究日本的捕鲸工业。她说,“捕鲸对日本并没有益处……但是没人知道如何停止。”她陪我在最著名的筑地鱼市转一转。成百上千的批发商中,只有两家卖鲸鱼肉。其中一家摆着座头鲸。座头鲸濒危,《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禁止交易。

摊主抱怨生意很糟糕。去年日本没有在南极捕鲸。物以稀为贵,鲸鱼肉少了,价钱就该涨了吧?但是,佐久间顺子说并非如此。“事实上,大多数日本人并不吃鲸鱼肉,销量连年下降。即使供应减少了,价钱也上不去。”

根据佐久间顺子的研究,2015年,日本人均食用鲸鱼肉只有30克!

Image caption 鲸鱼肉曾经是家常肉,现在吃多是为了图新鲜、怀旧

那么,如果说鲸鱼是日本文化如此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为什么只有这么少的人吃呢?

我去找老朋友加藤悦雄问一问。我们认识已经有二十年了,他也有几次曾经试图劝我和他一起吃鲸鱼肉。加藤来自日本西部的北九州,距离捕鲸港下关(Shimonoseki)不远。

我们来到东京歌舞伎町一家舒适的餐馆,顶上挂着鲸鱼阳具木乃伊,墙上贴着鲸鱼照片。第一盘菜端上来了,鲸鱼刺身,生的。老板介绍了各色美味:鲸鱼排,鲸鱼心,鲸鱼舌,甚至还有生的鲸鱼皮!

我的肚子里翻江倒海,但还是给自己打了打气。我小心翼翼地夹起一小块儿鲸鱼肉放进嘴里,有些野味儿,有嚼头,比较粗糙。接下来我试了一块儿鲸鱼舌,很咸、很腥。加藤指了指鲸鱼心,我摆了摆手拒绝。

Image caption 日本有地区曾举行食品节鼓励国人多吃鲸鱼肉

他说,“我小的时候天天就吃这个。肉指的就是鲸鱼肉。我不知道牛肉、猪肉是什么。”

那么,如果日本停止捕鲸了,你会难过吗?他看着我笑了笑,轻轻地摇了摇头说,“我不需要捕鲸。一旦吃过牛肉,就不需要再吃鲸鱼肉了。”

餐馆里其他客人也都是中年工薪族。吃一点鲸鱼肉是怀旧,遥想50年前的学校食堂。

那么,返回来再说最初的那个问题:为什么日本继续捕鲸呢?

不久前,我曾去听日本政府一名高官的吹风会。那时日本刚刚宣布要恢复捕鲸,我问他,我真看不到捕鲸有什么意义,希望给解释一下。他的回答非常坦率,令我大吃一惊。

他说,“我同意你的说法。南极捕鲸并不是日本文化的一部分,严重破坏日本的国际形象,对鲸鱼肉也没有商业需求 。我认为,10年后,日本也不会再深海捕鲸了。”

另一位记者问,“那为什么现在不干脆停了?”

他说,“有一些重要的政治原因,现在很难停止。”除此之外,他拒绝进一步解释。

Image caption 捕鲸是政府运作的,大多数官员会顽强抗争,不惜代价保住自己的捕鲸部门

佐久间顺子认为,答案实际是,捕鲸是政府运作的,是庞大的官僚结构,有研究预算、年度计划、职业晋升、养老保险。“如果自己负责期间部门不停地被裁员,当官儿的会觉得这是巨大的耻辱。”

“这就意味着,大多数官员会顽强抗争,不惜代价保住自己的捕鲸部门。对政客来说也一样。如果这个问题和自己的选区关系密切,他们会承诺将游说重新开始商业捕鲸。这也是保住自己席位的一条路。”

看起来真是庸俗平凡到难以置信。日本一意孤行继续捕鲸,也许不过就是因为几个议员要保纱帽、几百官僚要保预算。

(撰稿:苏平,责编:欧阳成)

欢迎使用下表发来您的对这篇报道有任何意见或感想:

网友反馈

一群五毛翻墙到这里评论,而非在人日环球上在“母亲”的怀抱里沉醉,真的是很奇怪的现象。难道是奉旨发帖,占领海外舆论阵地?

Michael

我不同意你们上面的观点,你们也提到日本在最困难的时候从1940年代到1960年代中期,鲸鱼肉是日本最主要的肉源,日本是一个资源匮乏国家,不可能放弃自己的命根子,保持现在的捕鲸能力,是为了保持日本抗风险能力。

柳杨,

因為 日本人與愛斯基摩人是相同飲食習慣 吃生魚的原始傳統懷念

席, Anchroage

有人吃鲸鱼肉,有人吃狗肉,有人吃... ..., 我曾在“Discovery”节目中,看过记者在世界各地(那一集好像是在Scandinavia一带),吃各种各样,无奇不有的“生物”。 其实饮食问题也是“文化传统”和地理环境的问题,差别只是有人能够与时俱进,有人(自觉或不自觉地)“保持传统”,把这个问题无限上纲,搞成类似“文革”运动,实在没必要。当然,我们教育民众学习简单健康的饮食习惯是应该的,无可厚非。讲到这里,我又想起孔老夫子那句话:“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请不要误“解”这里的“可”字)。

xuxing, Sao Paulo-Brazil

文章最后的结论真是让人吃惊。

果真如此,应该让世人知道,恢复捕鲸的始作俑者的姓名。

Noie

日本有几千年做海盗的,今天有理由还继续作?! 日本有侵略别的 国家的历史,难道就是他们继续侵略的理由吗?! 他们还有强迫别国妇女做性奴隶的历史, 难道成为他们继续如此行为的理由吗!?

ping liu, sweden

贯彻西方政治性正确的假大空文章,通篇充满西式自我煸情的优越感和卫道士的虚伪,一句话装腔作势让人恶心.这不是吃多吃少的问题,而是涉及日本人的自由,以及尊重他人的传统文化问题. 西方与其关心日本人中国人吃什么,不如在伦敦和柏林再多接受穆斯林战争移民,以身作则,好好丰富丰富善良的西方文化.西方口口声声关心人权却把中东变成地狱,逼迫人民毫无生命保障和尊严地逃难.加大拿人吃海豹,挪威人吃海豚.法国人吃鹅肝酱极度血腥,可是作者对此却一言不发.足见没有起码的公正之心.西方的大衰退就是因为千百个伪君子同共作用的给果,就是自恋自闭的结果,就是掩耳盗铃的结果.再这样下去还会背时倒霉

人权第一, 中国

希望日本政府能夠站在全球角度、自然角度去看待這個問題,沒有人有權利去輕易剝奪其他物種的生存權,既然你們有肉吃了,就要懸崖勒馬,不要再造孽,不要過分自私!

耕夫

西方的自由民主选举真是陋习!什么事都办不成!

佚名

看来这是民主政治的弊病。在美国也有相似的现象,例如有名的"bridge to nowhere"。另外有时日本人也是蛮固执的。我在日本住过十年了解日本人。

Trustbond, Florida, USA

如果文化是過去的陋習,那勢必讓它終結。對於大自然來說,自然生生不息的文化才是人們應該去守護的。

James tung, Nantou Taiwan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