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秘密色情 韩国有偷拍美女问题?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首尔特别行动小组成员在女卫生间检查隐蔽摄像头

好色之徒,世界各地肯定哪儿都有。在韩国,色情制品是非法的,但也是抢手的。来看一看,偷拍美女是不是也太费心思了?

那天,我上网查资料,在检索栏里输入了一个非常晦涩的音乐词汇。我正在学弹吉他,我想知道acciaccatura是什么意思。

这个词的意思和检索出的结果肯定无关:屏幕上跳出了一个极端露骨的韩国色情网站!很奇怪,因为在韩国,制作、散布淫秽色情材料是非法的。

在我看来,这也凸显围绕性问题存在的虚伪。色情制品和嫖娼卖淫一样,非法,但存在。当局不断查封色情网站,结果呢,类似的还会出现,通常起个更加晦涩的名字。

这是一场没完没了的猫捉老鼠游戏。今年4月,首尔警方成功查封位于荷兰的一家为韩国用户提供色情制品的服务器。这个服务器原来在美国,被封后搬去荷兰。

色情制品是非法的,但也是抢手的(不过也许,这种强烈反对加强烈需求的双重标准在世界各地都很多见)。

事实上,韩国色情领域还存在一个“行业”:通过隐藏在女士卫生间内的摄像头为互联网提供素材。听起来真是很难相信,而且毫无吸引力。

当局确实采取打击措施。首尔有专门小组,在公厕中搜查隐蔽摄像头。今天夏天,在韩国南部城市釜山,警察曾被责令注意那些带相机、行动可疑的男人。当地媒体报道,警管使用金属探测器、在女更衣室搜查隐藏的摄像头。

厂家采取配合行动,为手机统一配置快门按键的“咔嚓”声,以此杜绝偷拍裙下。

Image caption 升降梯旁的警告:禁止偷拍裙下

偷拍问题相当严重,以至于政府启动宣传攻势,在升降梯旁贴上大幅宣传画:一女子站在升降梯上,身后一男子弯着腰拍照。宣传画上写着“请遮住裙子”的字样。

这个举措引发一场争议。女人说,宣传画是责怪女性,好像暗指如果女人不穿短裙偷拍这事就不会发生一样。

韩国公共管理部被迫认同,说他们的意思不过是通过宣传画“提醒人们注意,偷拍裙下是非法的”,但是画上选配的话不够聪明。后来,这就改成了直言不讳的“不许拍照”。

捎带说一句,韩国还出现过另外一次小风暴。男人向媒体投诉,升降梯上站在自己前面的女人紧紧捂着腿,令他们倍感羞辱。他们抱怨,自己很清白但被看作变态。

性别平等部,顾名思义是负责性别平等的。去年,该部门发现自己和劳工部对峙了。劳工部建议找工作的人—可以假设指的是女性—应该考虑整形手术以提高自己的成功概率。劳工部后来强词解释说,这条建议不过是实习生写的。

局面也在改变,特别是现在,越来越多的女性都有职业,(韩国)总统都是女的。最近的统计数字显示,20-30岁的人群中,女性就业率稍稍高于男性。但是,伴随着女性追求更多的平等,传统的男性主导观念依然存在,就像其他国家一样。

韩国搞市场营销的人们确实相信:性是好卖的。比如,韩国少女组合的一些歌手,有些刚过10岁没几年,在舞台上的穿衣打扮、举手投足性感十足,韩国媒体将此称作“洛丽塔概念”。 抱怨的人可能被指太过拘谨,男人被告知,你要是觉得这个性感,说明你变态。

前一阵子,我去看过一次科技展,展厅里到处都是新鲜玩意儿、极客,我看到,还有个别的变态人(在我看来,他非常个别)。有一个外表非常龌龊的男人,坦率说,他真该去好好洗个澡。他转来转去,举着相机猛拍那些穿着紧身裙、紧身衣的促销美女,厂家一定觉得,用美女有助于卖出产品。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韩流少女组合的劳军演出

这个男人的举动非常冒犯,他让那些女郎对着镜头摆姿势,女郎又无法拒绝。我真觉得自己应该干涉,至少应该表述一下不赞同这种做法,因为被拍的是雇员,如果胆敢冒犯顾客,可能要丢工作。但最后,我什么也没说。惭愧!

我看,繁荣也在改变着人们的期待值,不过一些男人仍然期待女人是装饰品,讨厌女人也有追求。

大家庭挤在小公寓,大人和孩子睡同一间卧室,所以,也听说过性挫折的问题。这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为什么韩国已婚夫妇也会在所谓的爱情酒店开房。

第一次搭乘大韩航空班机时,我非常吃惊地听到,起飞前的广播警告乘客,性骚扰空姐是违反航空法的。这样做当然是为了保护那些美丽的空姐免受商人咸猪手骚扰。

依我看,如果仍然必须提醒乘客,说明真的还是任重道远。

欢迎使用下表发来您的对这篇报道有任何意见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