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观察:内地孕妇在港生育利大于弊

香港某婴儿爬行大赛上一名参赛婴儿号啕大哭(新华社图片7 图片版权 XINHUA
Image caption 大量内地孕妇涌入,香港各大医院的产房出现“爆满”,进入超负荷运作状态。

内地孕妇在港生育的合法性,源自2001年香港高等法院和香港终审法院相继裁定庄丰源胜诉。法院是根据《香港基本法》第二十四条,“在香港特别行政区成立以前或以后在香港出生的中国公民”,可判定为是香港永久性居民。“庄丰源案”为内地孕妇在港生育打开了合法的大门。

内地孕妇在港生育造成了香港的社会问题

根据香港医管局统计,2001年,内地妇女在香港生育仅为620名,到2010年,在香港出生的88000个婴儿中,约有41000个为内地孕妇所生,接近在港出生婴儿数量的一半!

内地孕妇在香港生育的主要动机:一是规避内地的计划生育规定。赴港生育中,以生二胎的居多;二是未婚生子。因在香港医院生育不需要出示结婚证及准生证等;三是为了入籍香港。如中介公司网站介绍,在港产子可以“为孩子提供香港永久居住权+价值800多万港元的综合福利”。

由于大量内地孕妇涌入,香港各大医院的产房出现“爆满”,进入超负荷运作状态,甚至连本港孕妇都难以预约到床位,引发香港社会的怨言。

为保障有足够的名额留给本港产妇,从2007年2月1日起,香港公立医院开始实施一系列产科服务新措施,如执行预约制度,规定所有计划来港分娩的内地孕妇,必须事先与香港医院预约并接受检查。如有余额,才接受非本地孕妇的预约登记;此外,提高外地孕妇到香港生子费用。

最近,有政党以电话方式访问五百多名香港市民,有六成人反对内地孕妇使用香港公立医院分娩,有六成半受访者支持限制私家医院接收内地孕妇。赞成或反对中港家庭使用公立医院服务的受访者,各占四成。内地孕妇赴港生育成了香港市民关注的社会问题。

然而,我认为从香港的中长期发展看,内地孕妇在港生育对香港利大于弊:

首先,延缓了香港老龄化社会的进程。

据政府统计处数据显示,香港人口预计从2003年的680万上升至2033年的838万,并且人口将持续老化。65岁以上人口的比例将由2003年的11.7%上升至2033年的27%。年龄中位数将由2003年的38岁上升至2033年的49岁。造成这一人口结构的变化,主要源于持续的低出生率和预期寿命的延长。

长期以来,香港女性生育率较低,使香港的出生率在全世界225个国家及地区中是最低的。未来30年,香港每年人口自然增长近8、9万人,约有4万多婴儿是港人所生;另有一半婴儿是非港人所生,估计当中52%会在21岁前来香港居住。政府统计处认为,如果没有内地孕妇在港生育的婴儿,仅靠香港的死亡数字及港人的生育数字来计算,香港的人口呈减少状态。

人口老龄化造成的最大问题是,使一个国家或地区的GDP下降。汇丰银行亚太 区个人财富业务主管李锦荣警告,人口老化将是香港主要的危机及挑战。

内地孕妇在港生育为香港人口保持增长,延缓老龄化社会的进程,带来了动力。

其次,为香港社会带来了财富效应。

港人对自由行的内地游客在港消费欢欣鼓舞,热情接待。2010年,内地访港旅客达2268万人次,占来港旅客人次的六成多,预期总消费将达2126亿港元,人均消费近万港元。而内地孕妇在港生育的费用约在10万港元左右,是自由行游客消费的10倍以上,这是内地中高收入人群的消费模式,类似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到美国、加拿大等国生育的香港人,绝非贫困居民所为。

内地孕妇在港生育对香港的财富效应明显,特别是为香港开辟了一条新的生财之路,即接生分娩服务业,由此还可扩展到美容、整形、体检、治疗、保健等方面的服务业,更符合特区政府要将香港建成亚洲区内的医疗服务中心的努力目标。

再次,内地孕妇在港生育的负面影响可以克服。

内地孕妇在港生育,挤占了港人的医疗资源,这是最直接引发社会诟病的行为。香港政府的有关部门可以制定行政指引,香港的公立医院优先保证本地孕妇需要;富余资源才可接受内地孕妇,并按市场价格收费。私家医院按先到先得的原则,接受孕妇分娩。鼓励私家医院按市场机制,增加产房投资,扩大规模,增聘医护,甚至可从内地和国外引进优秀的接生助产专业人才满足需求。 要限制私家医院接收内地孕妇,就像要限制内地游客在港购买名表、名包、金银首饰以及奶粉等日用品,违背市场经济的基本原则。香港吸引内地游客的一个重要举措是,内地游客比港人预订香港酒店客房的价钱更便宜。

香港是世界上最开放、最具有竞争力的自由港,港人又最善于捕捉商机,一定会把内地孕妇在港生育给香港带来的需求变成一盘利润丰厚的生意。

本文并不代表BBC立场。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读者反馈

好一个典型中学生时代的【辩论题】。作者的观点【自有其道理】,内地同胞【不单只是孕妇】,来港的目的除了产子外,置业、买卖股票、外汇、黄金、扫货、探亲、打工、旅游、就医......【目的多的是】。在大陆同胞而言,【绝对是有利】。在港人而言,是利是弊,就要【视乎对象】是否受惠于上述的活动,难有绝对的答案。站在整个【社会的发展】来看,对香港长远的楼宇供求、医疗服务、教育规划、社福的规划【已埋下】【难以预测】的【变量】,将来供求【一旦失衡】,种种问题便会衍生出来,这才是港人【最担心和关注】的。孟光, Hong Kong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