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观察:人非人的香港政治与社会

香港夜景
Image caption 不少港人在网上发起群组,缅怀殖民岁月

不久前,《华尔街日报》编辑Hugo Restall发表了一篇名为Hong Kong Was Better Under the British的文章,引起不少回响。

单看标题,再比照今天的香港,不难理解为何此文一出,触动了多人的神经。尤其是他的结论:「在英国管治下,香港兼享双方(指中英双方)的好处,既有民主的保护,又有伦敦输入的高效率而心存忧虑的行政人员。现在的香港却兼具两极的坏处:既有日益严重的贪污,又有专制政权加持的软脚蟹本地管治班子。唯一的好消息,是传媒还能自由揭发丑闻,不过这种自由也不知能再维持多久。」

有人批评,作者是洋人,自然认为香港在英国管治下比现在好,然后搬出华人曾经不能与洋人平起平坐住进山顶等民初时代的例子,以及港府警界之贪风也曾非常猖獗,力证香港在殖民地时代有多不济。

但亦有很多人和应作者引述回归前《远东经济评论》编辑Derek Davies的感慨:「『我只期盼并相信,在未来,不会有香港人对英国访客说,香港还是在外国恶魔管治时比较好。』十五年后,越来越多人如此感触。」

香港城邦论

由2003年五十万人七一大游行开始,不时可看到示威场合中有游行队伍拿出昔日的殖民地旗帜,也有不少人在网上发起群组,缅怀殖民岁月,再发展至近日由学者陈云,一石激起千重浪的香港城邦论。(根据城邦论,香港不等于中国,香港要推行自治运动,最终走上城邦自治却非独立之路,而政府之间当然井水河水互不侵犯。作者主张香港的民主运动与中国民运分家,以摆脱这种消灭港人尊严的中国情结,而香港也没有人心回归的必要)。

由此可见,十五年间,中共和特区政府在香港把去殖成为当务之急,甚至有中国官员动辄指责港人亲英恋殖、港英余孽,但人心未回归是事实,社会愈想和谐却愈分化也是事实,如今特首选举上各党派和利益集团的斗争害了香港的福祉也是事实。难道真的是洋人管治下,香港才有太平日子?

《华尔街日报》所指的──如香港有民主的保护,诚然有偏颇之处(香港却从来没有真正意义的民主,出现过的直选也只是昙花一现),但文中有几个重点──相对廉洁、尊重法律、防止滥权的政府,确是英国人留下来的好东西。这是由麦理浩时代至回归前的二十多年间,香港努力建立起来的,不管背后宗主国有什么动机,那仍是香港之福。

动物农庄的局面

香港回归的蜜月期已经过去,香港人也看清楚「五十年不变」的理念消失,在劣币驱逐良币的情况下,这十五年间,香港既无任何深得民心的政策出现,也无力帮助中国迈向廉洁民主之道,反而见证着我们在殖民时代最后二十多年建立、曾经紧抱不放的价值,有逐渐崩溃之势。特首曾荫权的贪污丑闻,虽至今未有定案,但已暴露出香港的廉洁社会有自身难保之势。

昔日廉政公署乃总督特派,而总督又代表英王,押上的是英国王室的尊严和权威,不敢造次。廉政公署无私的形象,也可在多宗大案中反映出来,远有葛柏案,近有冼锦华案,无分国籍种族阶级,一视同仁。回归后廉署能否保着这个贞节牌坊,实在令人担忧。回归以后,廉署向特首负责,但特首并非民选,他听命的中央十之八九也离不开贪腐,维基解密就指出中共高层和高官在瑞士银行拥有多达5000个账户,三分之二属中央官员。而未来的特首,不论是哪位候选人出线,他们与中央和商界的关系千丝万缕,代表了中港两地不同派系的利益,比曾荫权的公务员背景更为复杂。香港面对涉及宗主国的贪污舞弊,根本就束手无策。

莫说曾荫权贪污指控是否成立,但权贵之间的往来所造成的瓜田李下,其实是越演越烈的仇富表现。这次特首选举,票不在市民手里,候选双方背后都是大资本家,一方代表传统左派势力,另一方明显有地产利益集团为后台,资本家刀光剑影,不论谁胜谁负,我们都只是蚁民,香港也将继续成为中国的利益输送带和提款机。面对这个困局,即使不缅怀殖民的旧日好风光,现在真的难以令人说一声「我爱香港」。

不能否认的是,港英时代,社会有歧视和矛盾,但「华人与狗」和「反英抗暴」的时代早已远去,过去社会上大致容许不同的人物、角色和目的,不同利益集团可共生,左中右算是互不干涉侵犯,而不是今天的权斗。那时候,人还尊重彼此是人。英女皇是人,港督是人,小市民是人,“阿星阿差”(对印巴族裔的俗称)是人,“阿灿”和“大叔”(来自中国的新移民)也是人。现在呢?我们被称为狗,新移民是蝗虫,议员是老鼠,未来特首是狼或是猪,现任的只是奴!

我们距动物农庄愈来愈近。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场和观点。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读者反馈

英国人当初和台湾蒋经国一样的考量,就是培养一个比较民主开放和平等的社会,以及比较廉洁的吏治。其竞争对象就是中共政权。所以从战略上,英国人和台湾都是略胜一筹的。中共大陆自己都政治黑暗司法不公。也让港人怀念殖民时代的清明。这个不是喉舌口诛笔伐能扭转的,人心背向不是靠宣传欺骗能长期左右的。不但港人不服气,就是大陆人的抗争也是此起彼伏。你可以用暴力强暴别人,但无法获得别人的真正爱戴和认同。你可以各种手段迫害,而让知识分子说违心话,但不代表你能得到人民的尊重。英国朋友

看完了,我只可以说,万分感慨。Tony Lam, HONG KONG

虽然特首选举是小圈子选举,但毕竟是港人自己选出来的。中央政府对特首的任命只是做个主权的形式罢了,不管以后特首选出来的是怎样的人中央还没有傻到让全世界的人看笑话去否决。曾特首在香港政府工作几十年,他的为人难道你们港人还不了解吗?香港现在的问题跟中央 没有什么因果关系。自己的问题还是自己解决吧。只有做好了自己的本份你才有资本向别人要求什么。lan

1988年之前,香港真的有民主吗?英国只是一如以往,在撤出前做一些开放而矣!如没有1997回归问题,相信所谓民主比现在还差,经济会被上海及深圳取代,如没有内地公司来上市,恒生指数,停留在1700点吧!chineseorange, Hong Kong

这种文章你们英国人最喜欢看,看的时候还很酸,同时,我在配图里也只看到行人,另外John说的真的很好!Rocky, China

社会主义靠计划和道德,资本主义靠市场和法制。一个自顶向下设计,由精神到物质;一个自底向上设计,由物质到精神。社会主义抛弃了自由,资本主义缺失了政府。社会主义的大敌由事权的过度自由-专制-产生;资本主义的大敌由自由的过度拥有-垄断-产生。专制需要公民社会和民主制肘;垄断需要计划和政府来制肘。无论哪一种社会,避免纠缠和沉溺,都需要法制的规范和裁决,来保证基本的社会生存得以实现和发展。社会制度的优劣,完全由人是思维着的生命体这一本质的自然演绎决定。300年来的社会实践和发展史表明,凡是物质基础都薄弱到连基本生命都无从存活的社会,道德也就难以为继。凡是物质丰富已使相对贫富悬殊到无处不在的社会,公正和法制也就成了装饰。很不幸,中国大陆和香港殊途同归地给我们展示了这两种极端社会制度的生动现实。香港和大陆同样遭遇了人权危机,大陆的危机来自政治专制和政治特权,香港的危机来自资本垄断和资本特权。香港的反垄断和大陆的反专制具有同样的社会使命。人不能生活在某种“权力意志”之中,无论它是来自政治权力意志还是来自资本权力意志。ChineseHK, 广州

真是满口胡言!特首并不是由立法会选出来的,连这点基本常识都不知道,便在这里大放厥词。Bohumil

港督当年的排场又有多大呢?答:比比新旧政府总部, 就知是特区的官架子够大, 两幢建筑俱在肉眼可见, 强辩也多余。eddie, 香港

香港的特首选举不经过立法会,而是由一个由1200人的选举委员会组成。问题是这个选委会的组成极度封闭,普罗市民无权参与。而立法会本身亦存在着与民意相左的情形存在。陈先生

香港人经历百年,自当晓分好坏。英治好中治劣,根本系常识,不必何者理论分析。若中国人夹硬贬英仰中,乃悔辱香港人之举,尽出中国人戾横折曲之相。旧时香港总督,仍有所制衡,若有不良政策,有法不依,香港人终可得英国枢密院,国会议员之助。中国乃不守宪法之国,业已腐败不堪,如何能当此重任?香港特别行政区首长,同中国官员商家,根本同一气,完全无所制冲。香港人水深火热,身为香港之首,漠视大众所求,为他人挖削港人。一日香港未行普及选举,一日都要承受中治恶行。当日邓小平如何豪情壮,许下承诺,港人治港,香港人得普及选举,选自己议员同首长。今日中国人如何龟缩,食言不惭。如此种种,香港人厌恶之极。爱愉, 香港

Hong Kong造反?此言即滑稽又可笑,自古只有仆人造主人的反,哪有主人造反之理。被统治惯了,见不得公民自治吗?支持香港, 中国大陆

实际上,香港本身的潜力就不如其它四小龙。仅有的金融、贸易和服务业优势,也由于内地和其它国家的竞争而有所下降。更不要谈其可以忽略的工业和科技基础了。而正因为内地又在这方面有雄厚实力,并且还有意识地用来弥补香港自97以来的后劲不足,所以香港如今还能有不错的竞争力。任何地方都不可能永远是一枝独秀的,失落不代表失败,自弃找出气筒才是失败。关键问题在于与内地融合出现了不适,没有找准自身定位,这是必然的,但却是可以克服的。港英时期,香港没有真正的民主,说实在点,人家那就是专制。而现在,香港特首虽然不是普选,但还是自己选出来的,至少比港英民主多了。既然认为不如港英好,那么是否可以认为香港人只适合专制呢?John

香港已经不是从前的香港了,真希望香港和台湾能走到一块去,脱离大陆这个苦海。未署名

“昔日廉政公署乃总督特派,而总督又代表英王,押上的是英国王室的尊严和权威,不敢造次。……廉署向特首负责,但特首并非民选”云云?英王室的尊严?爱德华王子耗费公帑嫖宿,王妃以“王室尊严和权威”去诈骗现金,王室仁义廉耻何在?总督是民选的么?特首起码也是立法会选举出来的吧?什么是民选?美总统大选是一人一票的直选么?英帝国连宪法的没有,还值得邹某称颂?历史是向前走的,不管内幕如何,因贪腐(供认不讳)将议长送上断头台的国家有几个?廉署立案调查特首,本身就是司法公正的体现。权贵如果自掏腰包享受奢华,有可厚非么?港督当年的排场又有多大呢?想造反,就别左顾而言他。摊牌既是!胡沓子

《华尔街日报》编辑Hugo Restall那篇名为【Hong Kong Was Better Under the British】的文章,的确道出了【不少】香港人的【心声】。孟光, Hong Kong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