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观察:地下党,您好

梁振英当选港首
Image caption 梁振英当选港首后,中共官方《人民网》以“同志”来称呼梁振英引发港人热议

感受往往是不可以理性解释的,越来越多港人相信现在的管治集团、候任行政长官梁振英和中共地下党有关系,如笔者般的观察者没有黑字白纸的証据,但港人这个感受却是真实的,否则“移民”不会在数月来再度被讨论。

是否会有人承认自己是地下党员?更重要的是香港社会如何去面对和处理这个感受,当中共官方《人民网》以“同志”来称呼梁振英,这个“同志”称呼让港人勾起不少集体回忆。

香港恐共是天生的,把时间线放在过去50年内,不少人从大陆跑到香港,就是要避开共产党的管治;1967年香港的左派暴动吓怕了不少港人;80年代中共表明要接管香港,社会开始充满焦虑;1989年的天安门事件更把港人吓过半死,不少港人选择移民,一生命运从此改写 。

港人恐共是天性

不论是地上或地下共产党也很清楚这个状态,在梁振英是地下党员的传闻再起时,他找来一些见証人,在香港市民前签署声明,表明不属于任何政党。

可是梁振英近日为人“津津乐道”的,便是当选第二天便跑去中联办,除了逗留超过一小时,比和行政长官曾荫权会面的时间都要长,更要站在正门和中联办主任彭清华握手。

对于一些港人而言,这样的举动等同“恫吓”,要理解这样的心情,原因并不是梁振英是否“一只狼”,而是中联办在香港的意义。

在2000年以前,中联办叫作新华社,表面上是一家新闻机构,但在过去几 十年来一直在扮演著非常特殊的角色。

在香港主权移交之前,新华社香港分社实际上是北京政府在港的代表机构,负责与港英政府的联系和交涉,更重要的是新华社香港分社也是中国共产党在港的最高领导机构。

这一点新华社香港分社从来没有正式証实,但稍有一点香港政治常识都知道前新华社社长许家屯便同时是中国共产党港澳工作委员会书记。

“地下党、西环、土共“成潮流

曾经是地下党成员的梁慕娴过去十多年撰写地下党在香港的事宜,提出的地下党员有现在及曾经任要职的香港人,这些都是年轻一代香港人未有认真留意和能够想像到的事情,这些文章过去没有得到太多的重视,但现在这本书正在热销。

而以市场导向的《苹果日报》自梁振英当选后,报章每天出现土共、地下党和西环(即中联办的所在地)字眼,这反映香港社会的一些转变。

而梁振英这次到北京接受任命期间和那些人见面,也比过去任何一个特首得到更多的关注。

中联办被认为是不在地面上的管治团队“总部”,它几乎每天都在港人眼前出现,但大家却对它的成员、运作等一无所知。

中联办的保安更是焦点,近日网上流传的是一张照片,有近百警员守在中联办外对著数个示威者,有网民便戏谑“香港比伊拉克更危险?”

隠晦换来社会恐惧

社会上一部份人开始认为有中共地下党员在不承认和不否认的形态中,在不同岗位来管治香港。

结果便出现了一些本来不必出现的恐惧,如早阵子有泛民政党和团体跑到房屋署抗议,反对该署在梁振英当选后禁止张贴批评政府或针对梁振英的海报,他们批评这是政治审查,担心今年动员市民悼念六四、号召七一上街的文宣,也可能会面对被噤声的命运。

当有报道指出高铁终点是西环,即中联办的所在地,立即有人联想,如立法会议员涂谨申便指出高铁可能会在香港实施一地两检, 那就表示不可携带不能够进入大陆的报纸去搭乘高铁。

当被认为是中国当代民主运动领导人的方励之去世,全世界只有香港报章作头版报导。

在1989年天安门事件后流亡海外的王丹、吾尔开希等民运领袖也是选择以香港作为平台,向中共发出公开信,呼籲当局允许他们回国。

去年在台湾成立、由王丹担任董事会主席的华人民主书院宴会也是在香港举行,逾300名泛民及政界人士出席,一个晚上筹到30万元。

就算地下党以任何形式存在,这些事情都反映香港仍然是一个和大陆不一样的城市。香港人,以理性行动和地下党问好吧!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场和观点。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