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观察:以公民教育取代国民教育

反国民教育

数以万计的市民举行反国民教育的游行,并酝酿着罢课、罢教。

香港教育局原计划于今年9月开学起将「德育及国民教育」列为独立科目,于全港中小学全面推行。由此引发了香港社会对国民教育课程的内容有不少意见,数以万计的市民举行反国民教育的游行,并酝酿着罢课、罢教。

香港大学民意研究计划于7月24日至25日,以电话抽样方式访问532名香港居民,就国民教育科的立场进行民调,结果显示,52%的受访者认为应搁置推行德育及国民教育课程,支持如期推行的只有12%,另外三成受访者没有意见。在受访者中,学生和行政及专业人员明显支持搁置课程,受访学生中有八成赞成搁置,没有学生赞成如期推行。

为救火,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表示,以德育及国民教育作为学校科目已经酝酿多年,并不是今年9月开始强制在所有小学推行,教育局今年4月发出有关科目的课程指引,让学校以务实和循序渐进的方法,在未来三年推行。看来政府采取了拖字诀进行政策躲闪,以平息社会各界的不满。

然而,支持或反对国民教育的港人,有必要厘清国民教育、公民教育、中国模式的语境和意涵,做出理性的判断和选择。

国民教育及其它

与国民教育相关联的有:公民教育、愚民教育、皇民教育……,由于教育的目的、内容的不同,导致教育的结果大相庭径。

国民接受国民教育,理所当然,无可厚非。特别是从大英帝国的子民回归祖国的游子,特别是既是香港人又是中国人且身份认同仍达不到官方满意的港人。国民教育的内容既要有卫星上天、飞船对接,也要有奥运金牌、升国旗奏国歌,更要有国民的尊严、平等、安全感,以及国民遭受饥饿、疾病、痛苦和恐惧的经历。
香港曾经是英国的殖民地。英国人为了有效统治,长治久安,在香港实行的是殖民教育,造就精英,培养顺民,颇有建树。例如:有自由,没平等;有法制,没选票;造就商业奇才、专业精英、廉洁高效忠于职守的公务员,培养不出政治领袖。

中国几千年的封建统治,推行的是忠君爱国的臣民教育,「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培养的是忠君臣民。

辛亥革命推翻了皇权。中华民国的教育部长蔡元培在1923年就把公民教育列入中小学课程,力图培养共和国的公民。蒋介石的南京政府曾要求将公民课变成党义课,可遭到知识分子群体的抵制。

中共建政以来的国民教育是驯服工具教育,大搞「个人迷信」,从「东方红」到「大救星」,培养的是愚忠愚民,「文革」时达到了极致,使国家陷入崩溃的边缘。改革开放30年,破除了「个人崇拜」,却产生了权力崇拜的「官本位」和金钱崇拜的「炫富」。

现在香港要搞的国民教育,其教育理念远落后于近百年前蔡元培在中小学实行的公民教育。香港人有理由担心,要在香港实行在内地失败了的国民教育,将使香港的价值观倒退或丧失。香港国民教育所用教材「中国模式国情专题教育手册」的内容,就是左证:34页的教材,有22页讲述中国模式的政治体制,赞扬它是「进步、无私与团结的执政集团」、「理想型体制」,同时批评美国民主制度沦为「政党恶斗」而且「影响民生」。可是香港的政治体制更接近于美国,为市民所接受,并在基本法中被保证五十年不变。

公民教育与国民教育的最大区别是,国民教育培养的是国家的顺民,服从政府官员的管治,而公民教育培养的是国家的主人,监督政府官员的施政。

以公民教育取代国民教育

从小培养公民的权利和义务的对等,培养公民的家国情怀,其意义远高于培养顺从的国民。公民教育应是香港中小学通识教育的重要内容。

公民教育是巩固国家竞争力的根基,是开拓国家创造力的源泉,出发点和落脚点是大写的人。国民教育旨在提高国民对国家的忠诚度、依附度,出发点和落脚点是国家的权威、利益和意志。哪一种教育的文明程度更高,哪一种教育对国家更有利,立判高下。

从历史发展的角度看,具有强烈公民意识的国民比公民意识薄弱的国民,对国家进步和香港向前发展的促进意义更大。

以公民教育取代国民教育,是梁振英执政团队积极走出进退维谷困境的出路,而不是消极的推迟实施国民教育的时间表。

中国模式是制度创新还是制度缺陷

中国模式又叫中国经验、中国特色、中国道路,是香港政府要在中小学实行国民教育中的国情教育的正面范本,而这恰恰又是目前最具争议的发展模式。

我理解的中国模式是,中共的一党执政加上不完全的市场经济。

支持者认为:中国模式是制度创新,30年将中国建成世界经济总量第二大国是其证明。

批评者认为:中国模式是制度缺陷,只是过渡模式,需以政治体制改革完整之。

反对者认为:中国目前的成就是坚持改革开放30年的成果,与中国模式无关。如果要坚守中国模式,意味着在经济高速发展的同时,继续忍受贫富悬殊日趋扩大,公民权利的日趋被剥夺,环境污染日趋加剧,贪污腐败日趋加重。

如果中国模式在香港被肯定,被复制,意味着香港公平、民主、法制、自由等价值观被削弱,让位给地产霸权、官商勾结、公权力贪腐、政府强权…….。

读者反馈

到底是教什么东西?你偏不说,却猛批评一通。很显然,你不想让我知道,东西对不对,却要引导走向你的意见。到底,是谁在洗谁的脑?未署名

让孩子【认识】自己的国家、【认识】自己的社会、【认识】自己周遭事物与人际关系是【绝对恰当】的。问题是教导的方式是否【得当】与及灌输的东西是否【正确与全面】。特区政府推出的【国民教育科】指引,【认知】之外加多了【情感】与【行为】的《评估》,更有什者是学生的《互评》,要他们互相表扬彼此在学习历程中的进步,这种【方式与指引】,说是【洗脑】绝不为过。因为这种方式【扼杀】了学生的自由意志,刻意【培养】求学时期群体批判的歪风。在【认知方面】,亦即是资料的权输,如果没有给学生一个【真确】的【认识】,粗浅得只认识【时地物】而【前因、经过】与【后果、影响】皆支离破碎,对不起,这种【粗疏片断】式的教育绝对是【恶毒】的,【不可接受】的。 【国民教育】是【政权导向】的;【公民!
育】是教育我们做一个【好公民】,是【超越政权】的。中共一党专政近63年了,其十三亿的【国民】也好【公民】也好,大家不妨从他们的【素质】与【表现】先来个【讨论评估】,然后【回过头来】讨论我们【为什么反对】在香港行将推出的【国民教育】不迟。孟光, Hong Kong

“国民(citizen)”与“公民(national)”两词在英文的语境里是两回事。而作者明显地在玩弄中文词语,故而搬弄出“国民的公民意识”这种非驴非马的荒谬名词。这些写给大陆人看还可能骗得了一些无知同胞,但在香港人的认知里肯定是不能得逞的。作者的“以公民教育取代国民教育”说到底就是换汤不换药,企图换一个概念就可以蒙混过关,你以为港人比你蠢?最后,我想问下,既然有“国民的公民意识”,是否也有“公民的国民意识”?“国民”与“公民”是何一回事?两者区别何在?这些作者是故意还是无知,都没说清楚,请作者再行解释。毛聊, 中国广州

林作者用心良苦,只怕狼ZY不会采纳你的进言咯,就算他有心要听,他也是做不得主的,大家都心知肚明,他的真实定位乃是:唯阿爷言听计从者。自由中国、自由香港

联络荐言

* 须填写项目

与内文相关的链接

相关新闻话题

BBC © 2014 非本网站内容BBC概不负责

如欲取得最佳浏览效果,请使用最新的、使用串联样式表(CSS)的浏览器。虽然你可以使用目前的浏览器浏览网站,但是,你不能获得最佳视觉享受。请考虑使用最新版本的浏览器软件或在可能情况下让你的浏览器可以使用串联样式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