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观察:《明报》撤换总编震动港媒

香港《明报》传出总编辑刘进图遭撤换 图片版权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香港《明报》传出总编辑刘进图遭撤换

1月6日,香港《明报》传出总编辑刘进图遭撤换,由一名马来西亚报人空降接替的消息,立即激起《明报》员工抗议,也震动了传媒同行圈子,普遍相信这是中央透过报老板,在加速限制本港新闻自由,简而言之是“染红”。

在笔者所栖身的传媒机构,有同事就不禁慨叹:“难道以后就只能看《苹果日报》?”一派心有不甘的语气。

不言而喻,这慨叹替《明报》的地位写下脚注:《明报》和《苹果日报》被视为全港仅余的两份敢向中央挺直腰板,独立发声而又具销量和影响力的报纸,分别是前者号称全港公信力第一;后者则以夸大煽情为人所垢病,同行在担心独立声音越来越少之余,也惋惜只能由《苹果日报》肩负起独立发声的责任。

《明报》编采部逾二百名员工联署,要求高层交待撤换总编辑的原因,他们的忧虑并非无的放矢。《明报》的马来西亚大老板张晓卿,在大陆有庞大的生意利益;加上计划要调大马报人空降管《明报》,而马来西亚的中文报业,众所周知是由执政党和单一集团操控,严密控制报道口径。

香港媒体环境到临界点?

《明报》对每年六四纪念集会、李旺阳事件、香港电视网络不获发牌风波等,均大篇幅深入报道,自然为中央所不喜。商人为了在神州更大的商业利益,而驯服旗下一份报纸,博取中央信任,又有甚么稀奇?

引用马来西亚同行、《当今大马》中文版创刊主编杨凯斌在面书所言:“明报突然撤换总编辑的举动,其实折射出整个香港媒体大环境已经来到一个临界点,即‘温水煮青蛙’的那一套暗中操纵及影响已被粗暴的撤换及空降手段取而代之。”

他回顾了2001年马来西亚“报殇”的沉痛经验(执政党收购报章,交由单一媒体集团垄断),忧虑2014的香港会重复大马中文报业的旧路。巧合的是,当年收购马来西亚《南洋商报》,并加以严密操控的大亨,正是今日的《明报》老板张晓卿!

不错,老板是否为了利益而控制旗下媒体的口径,确是很难证实,就有报章指《明报》换总编,直接导火线是报道港视发牌风波新闻过多,引起张晓卿的亲信不满,大家也只能半信半疑。

但是,这情况类似种族歧视,要证明某个黑人求职不受聘用是因为种族歧视,确实很难有实质证据,但在马丁路德金前的美国,大家都知道种族歧视是公开的现实,一宗两宗歧视个案到底实情如何,也已无关大局痛痒,因为整个社会皆布满怀疑和愤懑。

传媒成员头上悬剑

同理,今次《明报》撤换总编辑并非单一事件,从多年前的商台名嘴郑经瀚被迫“封咪”、到近期商台节目主持人李慧琼被调离晨早黄金时段,《信报》重量级反共作者传被控制口径等,每次有这样的新闻出现,传媒老板解释都无法令人信服和释疑。

可以说,老板会扼杀独立敢言的声音,以换取在大陆的生意利益,早已成为传媒工作者以至整个社会的共识,变成公开的秘密了。悬在同行头上的剑,不知何时掉下,只能顶着恐惧,做好每天的工作。

文章不代表BBC的立场和观点,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读者反馈

《明報》撤換總編的而且確震動了港媒,可嘆的是,這個【震動】卻來得太晚了,兼且【震波】也因為當事人(總編輯劉進圖)及明報員工那種平和得令人驚奇的反應而大大減弱。之所以說震動【來得太晚了】是有根據的,由大班毓民遭遇封咪事件開始,明報事件之前有:南早染紅、成報與經濟日報轉軚、東方星島朝北望、信報河蟹、傳媒老闆黎智英施永清遭威嚇、ATV易幟、TVB事事旦旦、獨立媒體被襲、DBC叮走鄭經翰、D100與主場新聞被干擾、香港電台與商業電台逐漸轉向...... 並不陳年的往事,只帶來當日一時的抖動,之後便有如船過水無痕,談不上【震動】。香港人現在的處境,恰如魯迅所言:『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滅亡』,悲涼乎?<strong>孟光, Hong Kong</strong><b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