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观察:不能踫的广东话?

港府教育局网页 图片版权 hk.gov
Image caption 港府教育局就广东话非香港的“法定语言”发表声明

农历新年期间,港人彼此问候多是“恭喜发财”和“大吉大利”,以广东话说的感觉就很地道,若说“新年好”就有点不自然 。

各处家乡自有不同贺年用辞,可是教育的语文运用却不一样,因为这是国家对主权的演绎,是政府高度控制的环节。

虽然春节期间学校休假,香港教育局却在此际闹出风波。当局上周于网站刊登题为〈语文学习支援〉的文章,首段说“香港是一个国际大都会,与急速发展的中国并驾齐驱,同时面对邻近地区的强大竞争,亟需发展两文三语。”此段说话港人大多耳熟能详,人人可背诵。

该段文章接著说:“虽然基本法规定中英双语为本港法定语言,但接近97%本地人口,都以广东话(一种不是法定语言的中国方言)作为家居及日常交际的常用语言,而英语则多作商业用途。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定语言,普通话的使用日见普遍,反映内地与香港经济及文化的紧密联系”。

文中指广东话为“不是法定语言的中国方言”惹起关注,这个说法触动了部份人的神经,反问为何港人每天都在说的广东话,没有成为法定语言的资格?

广东话代表了一种骄傲?

图片版权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数年前广州曾集会,抗议粤语地位受威胁

说到捍卫广东话,数年前的广州也曾经有过一阵子运动,故港人对此自然特别敏感,因为广东话不只是香港的语言,更是大部份港人就身份认同的一个主要建构成因。

而且,香港多年来的文化产物,如电影、流行曲和电视剧等都是广东话,这令广东话对港人有多重意义。

不少人都会同意,能否使用当地语言代表了一个人在当地的投入度,能否说广东话被看作是关键,所以早前关于“谁是香港人、新香港人”的讨论,是否愿意学习广东话便被看作一个重要指标。

在目前中港矛盾随时一触即发的社会环境当中,广东话在香港便更形重要,因为说到香港人和大陆人最基本的不同,能否操广东话是一个分野。

是语文还是方言?

根据《基本法》,香港法定语言为中文及英文,行政、立法与司法机关可采用中文和英文为正式“语文”,《法定语文条例》也没有规管口语。

所以把广东话定位作“方言”,便难免出现矮化广东话的质疑,也令人联想到一国两制中的“一国”更强大,广东话的主流地位将会被动摇和改变。

于是关注普通话教学的组织“港语学”就此去信教育局局长,要求澄清为何广东话非法定语言,也有立法会议员就此要求政府当局提供合理解释。

其后教育局承认有关广东话的注释出现了“含糊不精准的地方”,对引起误会深表歉意,并删除该篇文章,换上“网页内容正在更新,不便之处,敬请见谅”的告示,这当中只是数天时间,在新年假期期间都算罕见。

当局其后上载另一篇文章〈两文三语正面睇〉,指“广东话是大部分本地人口的母语和中文口语”,再没有提及方言的说法。

普通话教学排挤广东话?

对于教育局这个做法,有网民表示高兴,表示当局收回“方言论”是市民共同努力的成果。

当然在港的中共喉舌报则发表评论,批评教育局日前的网志文章及“致歉”新闻稿,内容上都有可资商榷之处,甚至予人以越说越糊涂之感。

事实上,这次文章背后争议关乎香港教学语文政策,根据现行教育政策,中小学可视乎本身情况,选择以粤语或国语作为教授中国语文科的语文。自2000年开始,课程发展议会把国语教中文科列为长远目标。

虽然还没有正式颁布政策文件,部份中学和小学巳经以国语教中文,有教育界人士指这些学校的比例巳经越来越多。

不少土生土长的香港人都习惯在课堂上学习书面中文,老师教书用白话,同学之间说广东话,多年来都是运用说写不一样的模式。

但这样的情况在香港主权移交后渐渐有所改变,因为香港家长出名功利,不少家长都希望下一代学好国语,能够有更好的发展和机会,所以过去一些并不著名和特别受欢迎的中小学,结果因为普通话是教学语言,而成为了家长的热门选择,不少香港小娃牙牙学语时就是说英文和国语。

广东话又怎会是不能踫呢?

文章不代表BBC的立场和观点,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读者反馈

希望能遵循“生物多样性”。语言是文化的载体,失去一种语言可能会让伴生的文化消失,这个结果是整个人类的灾难而非福音,就如同生物灭绝一样。

<strong>yghxx, </strong><br/>

" 不是法定語言"這句話的後著不可能等閒視之,當中暗藏以後" 可以以法律限制使用"的伏筆。現在不是操廣東話的人"自大",而是有人威脅要淌滅這種根本是本地九成人口日常使用的語言,反過來廣東話廣東人無意亦沒有打算"反攻"國語或普通話,兩件事性質完全不同。早有說過" '官方'語言是擁有軍隊的方言",配合一個非民選政府隨時可以通過強制手段強行地把九成人口變成"沒有優勢"的一群。香港學普通話的大不乏人,作為溝通工具無可厚非,但工具不是生活的全部,以政治力量強行改變語言使用也只是一廂情願。<strong>eddie, 香港</strong><br/>

语言是经济发展的表象,改革开放时,粤语在内地就很受欢迎,会讲粤语的机会就比不会的多。现在内地经济越来越强,再加上内地与广东、香港的交流越来越紧密越来越频繁,港人开始学习和使用普通话,而且台湾也是讲国语的,普通话成为两岸三地、海外华人的口语是大势所趋。不要动不动就上纲上线,把一个经济生活的本质现象上升到政治层面,现在内地的很多90、00后已经不会地方方言了。未署名

想回覆一下台灣人戴珍珠:香港和台灣的情況有別。國府遷台,全國各地的人都湧入台灣,數量遠多於本來說閩南語(台語)的人。因此國語變成了大多數人的共通語言。

香港在主權移交以前,粵語一直是大多數人的共通語言,即使有新移民湧入,他們本身是說普通話、客家話、潮洲話也好,到了香港,都會融入社會,學習粵語。

這情況隨著中共強行奪回香港而改變。大量說普通話的新移民湧入,而政府又暗地裏推行「普教中」,迫使小學生在中文課堂上只能說普通話,這分明就是想消滅粵語,讓香港的下一代完全清洗,使粵語日漸邊緣化。我們根本不是反對學習多一種語言,我們反對的是大陸以普通話霸權,到處打壓各地語言。

<strong>張離, </strong><br/>

香港寫不同的文字,香港是寫正體,大陸用簡體。語法也不見得一樣。印度用的是拼音文字,粵語和普通話用拼音表達,明顯是不同語言。日本以前文獻都大量使用漢字,難道日文不是另一種語言?

請勿再向公眾展示你的無知了。

「粵處中國之南方。其語言與各省不通。人幾疑為南蠻鵙舌。不知秦主中夏。畧定楊越。置郡後。以謪徙民五十萬人戍五嶺。予越雜處。直不啻為越地移民。厥後五胡亂華。中國民族播遷南省。迨宋南渡時。諸朝臣從駕入嶺。不知幾萬家。宋末。陸丞相奉幼帝至厓門。兵數十萬。皆從中原來也。故粵俗 語言。本土中正音。非方言比。而何以其語言殊異。不能與各省通。」

《廣東俗語考》- 孔仲南

<strong>MM, New Zealand</strong><br/>

以下粵語文話文:

粵語既野你識條毛咩,咩撚野"不能踫的廣東話",你踫黎做乜先?好地地用咗幾千年關你地北佬乜事?返上去啦柒頭!!!

<strong>wong, Hong Kong</strong><br/>

有人拿.出"全世界華人"來嚇人認真可笑,全世界華埠說廣東話的人正正是最多,無論美加澳。

類似的壓制"方言"政策國民黨在台灣早試過,結果卻是激發了一代人的台獨意識。拿著外國護照的"愛國"人士們,還是好好學習一下你們所在國的語言融入主流更佳。

<strong>eddie, hong kong</strong><br/>

統一國家語言文字有什麼不好? 不是說中國是一個多元國家? 中華文化得以璀璨,就是因為各地有不同語言,不同語言造就不同文化。現在還是秦始皇時代嗎? 秦始皇都只是統文字,現在共產黨強大了,連語言都要統一,中式霸權!

<strong>Chan, Hong Kong</strong><br/>

北撈學得口交語, 站在城頭罵漢人.

<strong>鄧, 香港</strong><br/>

說粵語是廣府文化的特質, 我們用書面語跟你交談是基於尊重, 包容, 現在的普通話人仗著自己會一種比較簡單, 容易學, 可能直接出口成文的普通話來秀優越。

以下粵語文話文:

我地用手寫書面語係包容你班文盲咋, 你地古漢語又唔識, 幾時又唔識, 香港地用的書面語好多都係文白夾雜, 唔識就吱吱喳喳, 你班北佬恃撚住自己係正宗, 講唐詩又唔押韻, 講聲韻又少過其他方言一截, 古漢語八聲又得返四聲, 仲係到哂正宗, 你地的普通話係食哂元清的方言的混合物咋

淨係普通話一定唔係中華文化囉, 矇佬

書面語:不知道以上粵白你又看得清楚多少呢?<strong>zheng, hong kong</strong><br/>

不懂粵語還是廣東人嗎? 大公報編輯不是廣東人,所以便要全部廣東人都只懂普語;不懂粵語,也不懂真正中文!<strong>不懂粵語的廣東人, 廣州</strong><br/>

廣東話無疑是方言,是發源於廣東地方的語言,試問當今世上所有的語言何嘗不曾也是方言?分別的是它的普及程度與接受程度罷了。方言之所以容易招惹外來打壓,尤其是來自統治者的打壓,乃它的存在會容易凝聚地方人士的團結,容易發展成一種結構性的力量。事情並不是【廣東話碰不得】的問題,而是在中共君臨天下的身影下,香港政府和一班唯共馬首是瞻的奴材政客在【去本土化】唯恐不周的政策上露出了尾巴。說到【官方語言】,不須尋經據典,就根據香港政府各部門採用的語言和香港各級議會採用的語言不就很清楚哪些是【官方語言】了嗎?廣東話與英語外,還有哪些?不是【官方語言】是什麼?若硬要把【普通話】擠進去也無妨,但不要【備而不用】才好啊!<strong>孟光, Hong Kong</strong><br/>

统一国家语言文字有什么不好?<strong>hugh, </strong><br/>

广东话是语言还是方言?这么可笑的问题还需要问吗?说广东话的人写不一样的文字吗?广东话有区别于国语的语法吗?人家印度有30种语言,至少人家那30种语言都有自己的文字。除非香港人有本事发明出完全不同于汉字的文字,不然就乖乖接受自己是方言的事实吧。别老想着自己有多特殊多了不起了,如果不是被英国殖民过,香港不过是个小地方罢了。<strong>Zheng, Sydney</strong><br/>

共党没有任何资格让其他民族说他的语言,另外注意你们网站的一些共党内奸,给脸不要就会删帖,回头好好举报下你们,调查调查你们的收入,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一看你们高毛泽东那几篇东西的语气就知道你们拿钱了,或者你们高层拿钱了。<strong>毛, 非公</strong><br/>

找工作的时候就知道要说什么话了。<strong>cedric, paris</strong><br/>

這個問題再吵下去,保証香港得不到所有華人共識認同,甚至認為這是繼講英文後另一種標榜的優越感,那接下來北京對港府的壓力會愈來愈大,甚至強行施行中國所謂國族教育,香港人又能如何?英式殖民教育只給香港法治觀念,可沒給過香港人民主抗爭,一個佔中想半天,然後出師就跑到軍營,天下第一憨。台灣人是要求政治人物得諳台語,但基於族群平等及尊重,我們可從未要求客原外省族群一定要說台語,我們之間的溝通一向都用國語,這是對其他族群的尊重。台灣認同跟使不使用台語無關,而是你要留下來當台灣人與我們在這塊土地上共同生活努力嗎?香港人最好搞清楚台灣人抗爭的核心才好,這樣才不會再度模糊抗爭目標,離普選選愈遠。<strong>戴珍珠, 台灣</strong><br/>

港府此次的行为相当的矛盾与愚蠢,《「兩文三語」正面睇》此文是出于中国政府的立场,后受到香港大部分人和部分维护粤语文化的人指责而“勒令”更改、致歉,更改、致歉后却又受到亲中派系的指责,港府的言行毫无章法可循。此事件的看到更多的是,中共在香港挑战大部分香港人心目中的粤语的地位,其实这样的行动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广东省这十年不断的以推崇“普通话”融入生活的文化统战令很多年轻一辈逐渐的把生活的用语成了普通话,是形形式式的文化侵略。作为广东人、香港人和希望粤语能够保留的人们,请给予行动抵制这种文化的侵蚀。<strong>opengl, </strong><b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