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观察:童便风波:要包容还是教育?

香港夜景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大陆游客与香港居民的争议近年加剧。

5月4日,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苏锦梁位于半山麦当劳道的住宅,门前来了一群奇怪的“访客”,约十个人手持上写“强国旅客注意,街上不得便溺”、“包容=纵容”的标语牌,在苏锦梁家前假装便溺,有蹲下伪装大解,有站在盆栽植物前假装小解,一边说:“苏锦梁,包容呀!”他们是一群网民,响应网上号召到来示威,以街头剧形式讽剌苏锦梁早前公开说,要包容有内地客在香港闹市公众场所便溺。

一对内地客夫妇让孩子在旺角街头便溺,又与拍摄的港人爆冲突的「童便风波」,至今仍未平息。四名司局级官员就此发表过评论,其中苏锦梁说要港人“包容”;律政司司长袁国强说要“平常心”处理事件;保安局局长黎栋国说是“小事冲突”,双方都要冷静,三人的主调都是“大事化小,小事化无”。只有卫生及福利局局长高永文明确表示,香港法例不容许在公众地方随便便溺,不管是本地人和游客皆受约束,执法人员见到一定会执法,而宣传教育也很重要,会选择地点进行有关的宣传。

高官图淡化处理

头三位高官尝试淡化处理,但据《公众卫生及市政条例》,随地便溺确实属违法,最高罚款额是5000元。便溺的即使是小童,也并非没有人须要负责的,“任何正在照顾或看管一名12岁以下儿童的人”,须要负起相关的法律责任。

不可在公众地方便溺,既是明确的法律限制,也是生活常识和公德标准,不管在香港或内地也这样要求每一个公民,怎能以部份内地客不知情和两地文化差距,为随地便溺找借口?

高官说“包容”,不错,法理和人情我们都要兼顾,在公众场所便溺也确有各种值得同情的理由,如当事人身体不适、缺乏精神自制能力等。但是,为甚么不是先讲法治后酌情处理,按问题严重性分别给予劝喻、警告或罚款处分;而是撇开法例,有法不依单讲“包容”呢?

如何达致“平等”?

再谈到习惯和风俗差距的问题。如果有两种人,头一种人厌恶在公众场合随地便溺,后一种是浑不觉得是怎么一回事,自然会造成矛盾。要解决矛盾,我们应该是劝头一种人毋须那么“执着”,要逐步习惯公众场所「满地黄金」;还是劝喻后一种人要遵守文明礼仪和讲卫生,不要在公众场合“放下黄金”呢?

令人感慨的是,苏锦梁等三位高官竟然是采用头一种方法!这令人想起内地已故作家王小波曾写过:平等有两种,向上平等和向下平等。在知识方面,有人聪明有人笨,要平等可以打聪明人脑袋把他打笨,但既要打笨又不打破脑袋难度太高,因此,现在的做法是,每当聪明人和笨人起争执,我们总说笨人有理,久而久之,聪明人也就变笨了。

“童便风波”的争论,应该还原到一个基本问题:我们是否同意在公众场合随地便溺是有碍卫生和不合文明礼仪?如果同意,我们首要做的并非劝人“包容”,而是宣传教育大家不要这样做,以及必要时执法。

如果有人目睹随地便溺行为,上前责备或拍照取证,其实属良好公民表现。但如果干预的人反应过度,将个别内地客随地便溺拉扯到所有内地人质素低下,那便变质为可耻的歧视,理应受到谴责。

文章不代表BBC的立场和观点,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网友反馈

究竟教育內地遊客是香港政府的責任還是內地政府的責任,香港政府如何在內地遊客在港逗留的一兩天時間內對他們教育,難道要送違法的人去勞教所進行再教育?講到尾,香港政府要做的是絶不姑息,有法必依,令內地遊客不能心存僥倖才是最好的警示教育

<strong>南宮世家, 香港</strong><br/>

脫下【包容】的外衣,內裏就是【縱容】。對不當的行為縱容,這個社會焉能不日趨髒亂失序?焉能不步向沉淪?

<strong>孟光, Hong Kong</strong><b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