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观察:香港,这一天终于来了!

上周的七一游行,主办单位民阵说有51万人参加,比起2003年震撼不少港人的50万人还要多 图片版权
Image caption 上周的七一游行,主办单位民阵说有51万人参加,比起2003年震撼不少港人的50万人还要多

“511人,你是我们唯一希望。”网上在传着。

这一两年围绕着香港转的“占领中环”,上周三凌晨就在市民大众前预演着。最后警方清场,并拘捕了511位集会人士,规模之大从来没有在香港发生过的。

上周的七一游行,主办单位民阵说有51万人参加,比起2003年震撼不少港人的50万人还要多,但去游行的人都知道,走完了,香港不一定会改变,可心里不少都在想着一件事情:“今天晚上真的去占领中环吗?香港会变乱吗?”

结果,可能是天雨、警方的安排,也可能是人真的太多,不少参加游行的人下午三时就到达铜锣湾维多利亚公园,让本来两个多小时的路程,要晚上十时多才到中环。

过去每年的七一游行,走完,就散了,今年多了一人留下来,留意着晚上中环发生的一切,要离开的,心难免有点内疚,因为知道一群大学生决定通宵留守中环,进行公民抗命。

公民抗命映入眼帘

大部份还没有准备好的市民,也有些选择留下支持,有年老长者不忍只有看着年青学生,80多岁也决定通宵坐在中环街头。也有50多岁的普通人不想自己子女将来还要走上这些路去争民主,于是自己走出来,一众的前学运领袖也走出来了。

这些留守人士一再强调以和平丶理性和非暴力的方式,至早上八时后便会和平散去,这些说话对警方当然没有作用。

结果很多市民第二天醒来,便是看到一个一个年青的学生、一个一个不是什么政治人,就这样在中环道路上被警察抬走,他们没有反抗、没有离开,有的哭了,有人事后承认自己很害怕,亦有些是同侪走了,自己留下来。

这是都是认真而不是玩的,他们是会被拘捕的、被捡控涉嫌「参与未经批准集结」及「对公众地方造成阻碍」等罪名的。

“占中父亲母亲”

陆续有上周预演占中的父母亲站出来支持自己子女,更自嘲不想当如“天安门母亲”般的“占中父亲”,听来都叫人心酸。

但这些人,尤其是年青人,都走出来了,他们说自己可能犯法,但不是犯罪,这是香港,一向被认为赚钱、功利和政治不沾锅的香港,他们都只是一般人,大学生是可以因为有案底而被开除学借的,有工作在身的人,若惹上官非,也肯定不会对自己工作有任何的好处。

同时,当晚有不少留守的市民,留下来在旁支持,这样的一个大规模公民抗命,就这样映在香港人的眼前。

看着这些,让不少香港人都流下泪来,这些愿意牺牲自己自由或现有的状况,就趟着被警察抬走;他们不是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是收了外国势力的钱搞破坏,而是为了争取一个民主的选举方案,结果并不乐观,稍有一点侧忍之心的人,能不动容?心中不禁说:香港,这一天终于来了!

被捕的人陆续在网上写下自己的经历,有人说有警员在执行指令时,听到抗命者的话,不禁眼角有泪水,也有被抬的年轻人感到有警员并没有如同侪般大力按他的穴道。。。

警方和市民矛盾剧增

这些感受在此刻是重要的,因为香港现在的严重矛盾位,竟然是市民和警方,过去小朋友唤作“警察叔叔”,今天就成为了他们的对头人,不少市民大力批评警方拘捕这些人没有作奸犯科,只是于凌晨时份,坐在中环街头要真普选、抗议不公义,警方执法打碎他们的梦。

之后,更发生了主办七一游行的民阵成员被拘捕,而于游行那天为民阵开路的司机更被控下车没有熄匙,这在以前的七一游行从来没有发生过,难免令人疑虑。

行政长官没有特别的回应。保安局重申一向依法协助游行人士表达意见,但同时亦要求所有游行人士须要遵守法律 。

反而是过去少有作声明的香港警察队员佐级协会发表声明,指七一游行当晚留守的行动者为“寻衅滋事”,这是用了中共词语来指控游行人士,近日在大陆被以“寻衅滋事罪”逮捕的,就是因参与关于六四的研讨会的著名维权律师浦志强,

更有一些“爱”字头团体不断发动阵势表示支持警方,甚至要献花。就这样,警员和示威者最终会成为敌人,那谁是最大的得益者呢?认识中共历史的会知道答案。

香港,这一天也终于来了。

(责编:董乐)

文章不代表BBC的立场和观点,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读者反馈

港英时代,英皇(不论是男的,还是女的)是香港殖民地的“主人”,港督是英皇家里的看家狗,对着“主人”摇头晃脑自不必说,对着香港真正的主人指手画脚也是“理所当然”。英国之还有国王,的确是件很奇怪的事,也可见法国人造反比较彻底了;我想英国人既想要有个可以被侍奉的,又将其束之高阁不许其过问朝政,还时不时将其置于调戏角色,八卦满天飞。英国人的幽默实在可从此见一斑。至于香港的民主进程,那真是可怜极了。远在中共与大英帝国谈香港回归前,香港都是港督说了算的。直到大英帝国深感它斗不过中共,香港非还不可了,也是直到那时,香港的“民主机制”才健全起来,明眼人都看得出,那是要给中共好戏看了。但万万没想到,这好戏的的序幕却是大英帝国的首相,铁娘子傻切尔夫人不情不愿的面对人民英!

纪念碑前弯下她的膝盖。那碑上明明白白写着纪念从1840年起,为了反对内外敌人,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自由幸福,在历次斗争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1840年,英国人忘不了莎士比亚,一定也忘不了这个年份。

<strong>yuguang, USA</strong><br/>

我是大陆人,我渴望自由。我渴望言论自由,我渴望新闻自由,我渴望人口流动自由,我们一直在渴望

<strong>freedom, </strong><br/>

民主運動抗爭路上,從來香港人是需有頸圈的,它只可以調鬆弛,但不可解除,反對的人沒有柔可謙悲的心和腦袋,是一群沒有分析能力的羊,教主把耶穌也放到桌上,見解及分析驚人!

<strong>ECHOW, CANADA</strong><br/>

BBC中文网没有它自己所标榜的公正,而是明显的有立场!有立场没关系,但就请不要再自我标榜“公正,中立,客观”了,拜托!

<strong>皎月星空, Surrey UK</strong><br/>

香港人,知道共产党的厉害了吧!

<strong>太平, </strong><br/>

政治永遠都是骯髒的,無論是西方的所謂民主還是,還是大陸的一黨專政。最淺顯的道理就是,西方國家不會想我地香港發展好過他們。為香港好的勢力,最起碼的要求系同宗同祖的自己人。而年輕人永遠最容易被西方勢力洗腦。一些香港人強調自己不是中國人,恰恰相反,他們是最失敗的中國人,嘴巴上說著民主普世價值,但是實際上擁有極其落後的等級觀念和地域歧視。當國家面臨困難的時候,選擇的是逃避和脫離,而不是同心協力一起面對。這種人正是受教育不足,被西方國家煽動的失敗者。所謂的顏色革命,阿拉伯之春的 西方洗腦運動已經將事實擺在眼前。追求民主不能停下,但是必須堤防民主運動被其他勢力所利用。

<strong>Weizhao, DK</strong><br/>

一方面香港制造业向大陆转移、经济覆盖面收缩,贫富差距变大了。 另一方面知识技能的两极分化导致了就业机会的两极分化,社会流动性和上行空间有限,也是今天香港年轻人不满的缘由之一。

宗派和族群的分歧,从不曾深植于香港,在香港社会上造成隔阂的政治话题只有一个:中国。在反对派最狂妄的时候,他们鼓吹要彻底摆脱来自中央的约束,他们不明白,一旦缺少中央的支持,狮子山下的香港梦真可能碎成满地渣。

<strong>淑仪, 香港</strong><br/>

『香港,這一天終於來了!』此寓意深遠並多元多變的【標題】,令人讀起來有一種【解脫釋放】的感覺。好像是臨終前的嘆語,好像是衝鋒陷陣前的壯語,也好像是勝利凱旋的呼聲。不須過於執著,各取所需便可以了。於此,不妨稍作一點【延伸】:

中共,這一天終於來了!

689,這一天終於來了!

佔中,這一天終於來了!

真普選,這一天終於來了!

民主,這一天終於來了!

大家不妨【品嚐細嚼】,可嚼出什麼【味兒】來?

<strong>孟光, Hong Kong</strong><br/>

大陆人从来不知道自由的可贵,因为他们从来没享受过自由

<strong>sniowzho, sz</strong><br/>

如果香港人还只把自己看做香港人,而不是中国人,那么占中是必然失败的。

能让中国政府重视的,只能是中国人。香港不去发动13亿同胞,自以为五十一万人,七十八万人就能逼中国政府让步吗?

天真!

<strong>DI, </strong><br/>

在mainland的中国人看来,香港人就是个功利的族群,而且是个无用的族群。回归前是英国派港督来管理,回归后自己管理自己。中央给了那么多政策支持,香港人都没有能力管好,谁的问题呢?如果他们那么鄙视大陆人去香港,大可一纸公文禁止大陆人去港,为什么没有呢?是不愿还是不敢?现在大陆人有钱了,香港人没有了以前的优越感,就来跟中央闹,这是内心自卑的一种表现。香港除了金融没有其他自主行业,金融业和零售业都是靠大陆人支持的,他们内心觉得自己很高尚,靠“不文明”的大陆人赊给的支持来支撑,内心的不平衡也促使他们对大陆人的“鄙视”。

在我们眼里看来,香港人什么都不是!

<strong>Janet, Shenzhen</strong><br/>

香港会出现乱象这一天来得有点早了,但并不意外。香港原来在中国的对外港口和庇护所的地位在逐步消退,仍然留在香港的人特别是一般民众是看不到发展前途的,所以他们会不断追求自己的利益,从而造就这样的集会。其实有没有占中都一样,香港必然会衰败,虽然不至于成为2、3线城市,但当年超然的地位必将不再,不是因为香港回归后变了,而是大陆整体在进步,在与香港同质化。

<strong>夏亚, 中国、安徽</strong><br/>

我在国外碰到的香港人,无一不流漏出对大陆人的嘲笑与鄙视,在他们眼里,大陆人就是劣等民族的代名词。香港人从来不愿意为大陆百姓的苦难发声,因为在他们眼里,这与他们没什么关系。现在好了,当苦难降临到他们头上的时候,也没有人愿意为他们站出来了。周围的朋友连占中是什么都不知道,在他们眼里,香港也就是个东西卖得便宜的百货商场。“最后,他们奔我而来,

却再也没有人站起来为我说话了”。自由这种东西,在中国永远是奢侈品。这种冷漠,恰恰是上面喜闻乐见的,毕竟,还是傻子容易统治。

<strong> Deutschland</strong><b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