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观察:从“一地两检”到“两地一检”

图片版权 xinhua

广深港高铁香港段将于明年底完工及通车。建成后,将提供香港至广州之间142公里用时48分钟的高速铁路服务。这将成为全国高铁“四纵四横”客运专线中京港高铁的组成部分,亦成为珠三角地区城际快速轨道交通网的骨干部分,具有重大的战略意义和快速运输功能。

“一地两检”的再次提出

“ 一地两检”是指在两个国家(或地区)的边境口岸,在同一地点完成两边的出入境检查、检疫手续。

广深港高铁通车在即,然而,涉及香港和内地旅客的通关方式尚未最后解决。传统的通关方式——“两地两检”,即香港、深圳、广州等口岸各自进行出入关检查,影响效率,显得不合时宜。

广深港高铁“一地两检”问题受到社会关注。特首梁振英相信在“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下可以做到“一地两检”。 早前,运输及房屋局长张炳良透露,曾与律政司长袁国强和政制及内地事务局长谭志源访京,与港澳办官员就“一地两检”等跨境基建问题交换意见,并提出在西九龙站设立“内地口岸区”的方案,让内地边检及执法人员在港执法。

香港“一地两检”的做法

运输及房屋局副局长邱诚武披露香港实行“一地两检”的初步做法:香港拟于西九龙总站实行“一地两检”即旅客只需在西九龙总站登车前通过香港和内地的出入境管制站,便可利用高铁直接前往国家高铁网络沿线的所有城市。另一方面,在内地任何一个城市登车赴港的旅客,亦可在抵港后才通过两地出入境管制站设施。

换言之,旅客可以一次过办理两地出入境手续,登车后无须再上下车进行边检,充分体现高铁方便省时的效益。同时,旅客在内地可自由上下车,列车调配的弹性较大,高铁服务也能发挥更大效益。

在香港西九龙总站进行“一地两检”,是要让内地检查人员在该站执行内地的出入境制度及相关的内地法律。而在香港境内实施“一地两检”的首要问题,是如何在宪制框架下,让内地人员于香港特区内指定地方应用内地法律(包括海关、边检、检疫等)顺利执行查验工作。

争拗延怠效率

高铁香港段提出在西九龙设立“一地两检”后,就遭到反政府势力炒作为“内地公安来港执法”,指责特区政府违法。香港高铁从立项、拆迁、拨款、建设,到“一地两检”,都遭受反对、阻挠,一波三折,完工期一拖再拖,效率低下,造成京港高铁、广深港高铁通车的延怠。

深圳湾口岸是在2007年成为中国首个实行“一地两检”的口岸,也是全国乃至全世界最大的陆路口岸。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同意实行“一地两检”,使香港的执法人员在深圳地界特定区域内按照香港的法律执法。内地和香港的执法人员,独立运作,互不隶属;双方执法单位在同一地点,按各自查验标准,共同对出入境人员、交通工具和货物实行检查,做到“停一次车,过四道关”,快速通关极大的方便了出入境旅客。

实际上,“一地两检”在国际上并非新生事物,美国和加拿大、英国与法国早已有协议在双方边境实行“一地两检”。例如:多伦多和温哥华机场,访美旅客办完加拿大出境手续后,美国海关人员就在那里直接办理入境美国手续并进行边检,这样飞机抵达美国后旅客就不必再办手续,方便了加拿大直飞美国一些没有海关的小城市。

它山之石——《申根协定》

当然,世界上还有更方便更快速的通关方式:申根模式。

1985年,德、法等五国在卢森堡边境小镇申根签署了《关于逐步取消共同边界检查》协议,又称《申根协议》。主要内容是:1、在协议签字国之间不再对公民进行边境检查;2、外国人一旦获准进入“申根领土”内,即可在协议签字国领土上自由通行;3、设立警察合作与司法互助制度,建立申根计算机系统,建立有关各类非法活动分子情况的共享档案库。

目前欧洲有26个国家是《申根协议》的成员国,也有英国等少数国家未加入,仍实施本国独立管辖的签证制度。

参加《申根协议》,从形式和内容上出现“两地一检”,或“N国一检”, 或“N国免检”。这意味着参与国让出主权中部分边境管辖权,当然,也意味着参与国扩大了主权中部分边境管辖权。关键是从什么角度看问题。好比用等量资本进行投资,可以独立投资,也可以按股份合资,各有利弊,关键是看投资回报或工作效率。

五年前,有全国人大代表提交议案,建议内地与港澳的边境管理实行“两地一检”,理由是内地与港澳同属一国,不应泾渭分明,森严壁垒。这应该成为内地与港澳之间边境管理的改革方向。

(责编:晧宇)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场和观点, 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