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涉贪华融董事长赖小民宅中搜出2.7亿元现钞 是否昭告中国反腐的失利

  • 邓聿文
  • 独立学者
原华融董事长赖小民被抓后从其家中搜出现金2.7亿元人民币,重达3吨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图像加注文字,

原华融董事长赖小民被抓后从其家中搜出现金2.7亿元人民币,重达3吨。

原华融董事长赖小民被抓后从其家中搜出现金2.7亿元人民币,重达三吨,占地三立方米,再次刷新官员腐败记录,也让中国民众大开眼界。而这据说还仅仅是其金融腐败的冰山一角。此前保持该记录的是原国家能源局副局长魏鹏远,调查人员在他家中发现现金2.1亿元,重1.15吨。

那么,2.7亿元现金是个什么概念?

老百姓充分发挥了想象力,将它作了各种对比。不妨从收入角度比较一下。2017年中国人均可支配收入2.6万元,其中农民为1.3万元;2017年国企和私企职工平均工资为74316元和45761元。2.7亿元分别是上述收入的10384倍、20769倍、3633倍和5900倍。换言之,2017年,分别有10384个中国人,20769个农民、3633个国企职工和5900个私企员工,不吃不喝,其收入才抵得上赖小民的腐败所得。

很多人不明白赖小民、魏鹏远等腐败官员为什么要攫取如此多脏款,并把它藏匿家中?对此的解释大概只能是,他们已经患上了一种精神病,其病症是,只要占有金钱,他们的心理就感到无比快乐和扎实,就好像沾染上鸦片或毒品的瘾君子一样。这种精神病症,换一个“学术”一点的说法,就是他们的精神世界,完全被金钱占据,金钱拜物教成为他们不折不扣的人生宗教。正因为视金钱为生活的全部,只有把这么多钱藏匿家中,看得见摸得着,才感觉最安全和保险。

由赖小民案,人们又想到,中国近10年来拼命印钞放水,货币超发估计达120万亿元,这种情况要是放在任一国家,恐怕早已引发严重通胀了,可中国的现实是,物价虽有上涨,但尚在可控程度。于是学者们用各种“中国特色”去解释。但其实还是老百姓的朴素看法一针见血:中国没有出现恶性通胀,原来是这些贪官都把巨额赃款存放在家了。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图像加注文字,

很多人不明白赖小民、魏鹏远等腐败官员为什么要攫取如此多脏款,并把它藏匿家中?

这个说法看似有些“无厘头”,深究起来却有几分道理。现在每个官员倒下,大到省部级,小到村官,根据官方公布的数字,非法所得一般都超千万,几百万元的腐败份子已基本绝迹了,而且越是级别不高的官员,腐败起来似乎越没底线。赖小民充其量是局级官员,魏鹏远是副局级,级别都不算高,腐败所得已经创纪录。其他级别更低的官员,动辄也上亿。

媒体曾报道,北戴河供水总公司原总经理马超群,副处级,在家中搜出现金上亿元、黄金37公斤、房产手续68套;安徽淮北市烈山村原党委书记刘大伟,贪污1.5亿元;陕西省西安市雁塔区丈八街道东滩社区原主任于凡,涉案金额上亿元;原供职于江西省鄱阳县财政局的李华波,仅仅是一名股长,侵吞公款近亿元。这些都是小官巨贪的案例。

前不久辽宁公布了事业单位改革方案,要砍掉90%吃官饭的人,因为财政实在负担不起。有律师据此计算出该省2016年财政供养比是1:19.7,以中国14亿人口推算,全国吃官饭的人员约有7,000万。以8个吃官饭的人中有一个官员的保守估算,全国各级各部门大小官员共达875万,假定每个官员都有腐败嫌疑,他们平均藏在家里的现金100万元,总共8.75万亿元。

剩下的6100多万办事人员中也并非每个人都干净,根据常识,他们中的一些人多多少少也都会利用手中的职权捞取好处,比如,领导的专职司机都会涉及腐败,按20%计算,6100多万办事员中涉嫌腐败的有1220万,假如每个人藏在家中的现金是20万元,总共达2.44万亿元,两者加起来超过11万亿元,占到整个超发货币的近1/10,考虑到房价占超发货币的大部分,10%元的货币退出流通,自然会大大减缓物价的上涨幅度。从这个角度看,说贪官们是稳定物价的“功臣”,并不过分。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图像加注文字,

习近平曾表示自己不只"拍苍蝇",还要"打老虎"(图为习近平出席2014年北京国庆招待会资料照片)。

有人或许会质疑,将全部官员和20%的办事员看作有腐败嫌疑是否符合事实?从中共18大以来被抓获的高级干部看,这个估算是符合事实的。河北就是一个有说服力的例子。上届河北省委随着政协原副主席艾文礼前不久投案自首,在反腐运动中全军覆灭,而河北是中国领导人抓的典型。这说明中国官员的腐败状况不像当局说的只是一少部分,而是全局性、系统性的。其实,只要和中国官场打过交道,就能感知其中的腐败有多严峻。其他省市之所以没有像河北一样全军覆没,并不是那里贪官少,而是出于各种原因不深挖下去而已。这就不能不谈到如何看待中国此轮反腐运动的性质问题。

在五年前中国领导人发动声势浩大的反腐时,多数人对这场反腐运动评价甚高,支持力度很大,虽然有少数先觉者认为它不过是中国古代以及中共历次反腐的翻版,是以反腐之名清除异己和政治反对派,统揽大权,树个人权威。但不管怎样,那些被以腐败名义打到的官员,几乎没有一个是被冤枉的,而且,鉴于腐败所造成的民怨,反腐对老百姓总是有好处的。当时多数人带着这种心理看待这场反腐运动。

现在五年多过去,反腐除了让中国人多了一个“绝对权力”外,其所期望的政治清明并未实现,官民矛盾也未因反腐得到改善,在某些领域甚至有所激化,这场运动的负面效益却益发显现,即使那些被查办的腐败官员,别看他们在忏悔书中个个痛哭流泪,但肯定心有不甘。在他们看来,没有人是干净的,甚至自己都不是腐败最严重的,凭什么要抓我?因此,当人们对此轮反腐运动的本质看得越来越清楚后,对它的支持也就所剩无几了。

赖小民倒在华融的任上。讽刺的是,华融资产管理公司是当年中国政府为剥离银行不良资产而成立的四家管理公司之一,而银行的不良资产正是腐败造成的。赖小民本人去年曾放言,华融之所以得到快速发展,是由于抓党建的缘故。可未料中国最大的贪官就出在这儿。它至少说明两个问题,一是为预防腐败设立的机构或者制度创新,若没有民主监督机制,都会孕生腐败;二是无论多么严厉的治党,若没有赋权社会,都解决不了腐败问题。

这同时也意味着这场反腐运动的失利。

(注: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场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