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观察:点石成金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端午节成为联合国认定的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
Image caption 端午节成为联合国认定的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

龚如心遗产案虽然告一段落,「遗产」二字仍然成为近日香港的焦点。新春期间,民政事务局局长曾德成表示,政府将展开全港非物质文化遗产首期普查,希望市民为遗产清单提出建议。 「遗产」是「资产」?

近五、六年间,香港对保护本地社区和文化传统的意识高涨,现在政府带头要列一个「非物质文化遗产」清单,理应是很受欢迎之举。不过普查尚未展开,就引来学者争议,其中单是「非物质文化遗产」这个译名,就引起不少误会。 「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原文是intangible cultural heritage(英文)或patrimoine culturel immateriel (法文),是联合国在1997年以尊重多元文化为大原则而提出的概念,并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制定「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2006年生效。 「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中国大陆的翻译,香港有学者不约而同就「非物质」和「遗产」二字提出质疑。香港城市大学中国文化中心主任郑培凯早在2005年就大声疾呼译名不妥。他认为原文heritage/patrimoine的意义是「传承」而非资产,不容易引发出财产的概念。而现在约定俗成译作「遗产」,容易令人觉得祖宗留下的东西,是可以变卖和投资的生财工具,与联合国提出的文化传承精神背道而驰。郑教授认识,正确的译名是「非物质文化承继」或「非实物文化传承」。 另一位民俗学研究者陈云进一步指出,intangible「乃触摸不到的事,无形无相之事」,应用「精神价值」代之,「非物质」有消灭了精神之嫌,所以中国人应堂堂正正将之翻译为「无形文化传承」。

姗姗来迟的「遗产」

不论是「非物质」还是「无形」,「遗产」还是「承传」,即使公约成员国中国曲译甚至错译,香港特区政府还是只能照单全收。而且,随之而来的不止是字面的斟酌,而是「遗产」的搜寻和管理问题。 中国自2005年起,就开始非物质文化遗产(由于这个名称已约定俗成,故下文仍沿用之,并简称为「非遗」)普查,并陆续列出清单。香港也在翌年提出编制非遗清单,但却延至去年才聘专家普查,估计最快要2012年才完成。 非遗普查尚未展开,在国家文化部的再三邀请(或是说催促?)下,去年九月,香港终于申请将长洲太平清醮、大澳端午游涌、大坑舞火龙和香港潮人盂兰胜会列为第三批国家级非遗,预计今年六月有结果。 其实香港已错过了2006和2008年首批和第二批的申报机会,所以,至目前为止,在中国的文化版图上,香港是唯一没有任何有形和无形「遗产」的主要城市/特区,就连比邻的澳门也凭神像雕刻工艺获得2008年国家级非遗之「奖项」。 有人说非遗不过是人有我有,纯粹锦上添花;也有人说,中国在维护主权和领土完整的概念下,又怎能在文化层面少了香港一席?香港能够「出产」一个非遗,中国在全球的文化图谱中就多一个筹码。 姑勿论背后原因为何,由于「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也适用于香港,香港特区政府就有责任找出和保护濒危失传、与社会关系密切及具香港独特性的文化传统。现在起步虽迟,但为时未晚。 「遗产」的管理问题 不过,既然政府要展开普查,另一个问题来了。民间传统应该是属于民间的,并由民间自行发展,还是属于官方,由政府承担保护与管理? 据政府委聘负责首期普查的香港科技大学华南研究中心主任廖迪生表示,政府至今仍未有任何政策配合或承诺给予全面的保护,所以,即使清单出炉,有些遗产仍有可能难逃「破产」的命运。他强调制作非遗清单只是第一步,更重要的是如何保护这些项目。 再问民政事务局,曾德成局长除了曾向立法会议员表示,制定清单是向国家文化部申请列为国家级非遗的第一步,进而再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提出申报为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他所提出的,就是以遗产作招徕吸引外地游客,「以提升香港作为旅游目的地的吸引力」。 这才是令人担心的地方。 「非遗」这个金漆招牌在中国许多地方都有点石成金之效。戴上这个冠冕,民俗文化很容易沦为生财工具、游客的消费品,连婚嫁仪式也可用来表演,完全违背了保护非遗的原意。曾德成之言,是否意味着香港也要跟着祖国一起走上同一条路? 公众教育(甚至是官员也要受教育)可令非遗避免沦为纯粹的发展经济工具。但至于如何教育和谁去教育,一直也没有文化政策的香港是不知从何入手的。 谁的「遗产」? 郑培凯教授认为,这里涉及文化活动的归属问题和政府管治的职权问题,两者不应混为一谈。郑教授表示:传承文化艺术的是「内行」,是口传心授的师徒相继;政府资助与学术研究都是「外行」,是外行人对「非实物文化传承的觉醒与责任」.因此,两者不能主次颠倒。也就是说,「政府的管治职权,应该是辅助性的,同时又有责任提供资助」。 可是,光看以往数年,不少官员在大谈保育和活化古迹时,都是「文化为虚、经济为实」,传统市集一个一个让路给豪宅,历史建筑复修后只有外壳而失去灵魂。所以,对于政府在保护非遗的角色,也是不能叫人不产生疑虑的。 申遗的意义本来是要保护一个地方濒危的瑰宝,但现在却是一种身份象征,好像有了这个名衔才有人重视,随后就有滚滚财源。 作为一个香港市民,我但愿无论哪一项申遗成功也好,他日也请别将属于民间的节庆和工艺,变成唯利是图的收费表演。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场和观点。

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