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六四事件、网络、记忆和思考

1989年6月2日天安门民主运动
Image caption 曾亲历六四事件的人通过网络把大家带回1989年6月

中国1989年的六四事件过去21周年,网络将世界各地有关纪念活动联系到一起,唤起人们的记忆和思考。

1989年6月4日,中国军队武力镇压了北京天安门广场以学生为主的民主运动,据信导致数百人死亡。这一事件成为中国现代史重要一页。

那时候没有互联网。中国的人们了解到事件的直接影响之一是大批参与或支持89民运的人士或在国内遭到肃整,甚至被投入监狱。国外的人则知道还有不少人流亡海外。

21年后的中国经过经济改革开放和高速发展,已经成为世界经济大国。但在六四事件的问题上,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姜瑜说:“那场政治风波和所有有关的问题,早已经有了明确的结论。”

今年6月4日的北京天安门气氛平静,也渡过和往常没有多大区别的一天,有不少警察,游客以及广场周围的“治安自愿者”。而在广场之外,政治高压从去年就已经开始,很多维权人士要么身陷囹圄,要么受到监控。

但在海外,和六四有关的各种纪念活动纷纷举办。

和往年不同的是,今年世界各地的六四纪念活动在网络上更加连成一片,从台湾总统马英九的年度六四感言,到六四当事人的“网聚”、吾尔开希的东京被捕、到香港维园的烛光晚会、到“天安门母亲”丁子霖在木樨地的哭祭等等消息,参加不同地区纪念活动的人们出现在同样的网络纪念讨论中,以更快的速度跨越时空,唤起人们的记忆和思考。

Image caption 纪念六四事件漫画和有关讨论在中国被封

六四和两岸

台湾总统马英九在今年发表的“六四”感言一经发表,立刻在网上迅速传播。

他将21年前的六四事件同1947年台湾“二二八”事件与50年代的白色恐怖事件作了类比。

他呼吁,“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希望大陆当局在人权方面展现全新的思维,以充分的诚意与自信,逐步化解重大人权事件所遗留下来的问题,并以宽宏的气度,对待异议人士。"

在六四之前,他在接受BBC中文网专访时谈及海峡两岸政策时就表示,台湾虽然希望和大陆继续往来,“但民主的生活方式还要我们自己的”。

在回答大陆能否平反六四事件以及统一问题时,马英九强调:“台湾人也在看,这点是我们一直关心的”。

网络时空

前天安门学生民主运动领袖、哈佛大学博士生王丹等发起“六四当事人推特(Twitter)网聚”。在社交网站Facebook、Google等不同的网络区域,都有很多六四纪念活动。

王丹说,纪念这一事件,也是为了促使中国年青一代更多思考中国民主的未来。

当天,这些网上的纪念活动打破时空界限,把美国、欧洲、澳洲、东南亚、港台的纪念活动连到了一起。

更为重要的是,这些网上的纪念不仅吸引了海外各地的人士,也有不少中国大陆的网民参加。

在“推特”上就可以看到在中国的王力雄、凌沧洲等一批维权人士和学者回顾自己亲历当年六四事件的生动描述,有些还配有当年六四时期的照片。

尽管有中国政府严密的“封网”,但北京、上海、湖南、广东、四川、新疆、东北、西藏等中国各地的很多网民还是“跳墙”参加到纪念六四的活动中,有些讨论区里人数多达上万。

不少网民还议论了近期中国发生的许多社会事件,包括枪杀法官、杀害儿童、富士康员工跳楼等等。

Image caption 丁子霖在木樨地哭祭六四事件中被打死的儿子

丁子霖哭祭

我查阅了6月4日这天中国大陆的大部分网络媒体,如以往一样,对六四事件21周年没有任何报道。

此前敢言的《南方都市报》被公认在六一儿童节之际,以儿童漫画的形式发表纪念六四的漫画。

虽然漫画上网受到关注后,画和有关大量评论被很快删除,但它折射出中国民众对六四事件的深刻记忆,也反映出当局对这段历史的敏感。

在六四21周年之际,六四事件死难者家属再次提出和政府对话的要求。他们希望了解当时的事实真相以及确切得人员死亡数字。估计,他们将再次失望。

6月底,一本即将在香港出版的《李鹏六四日记》也许可以揭开当年六四事件时的一些历史谜团。

不过,6月3日晚,可能并不了解今年网上活跃纪念活动的“天安门母亲”丁子霖夫妇得以在大批警察的监视下,在木樨地哭祭六四事件中被打死的儿子。

这已经足以说明中国的领导人也在考虑,今后如何应对这个已经“盖棺定论”的历史遗留问题。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