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危机:巴尔干大逃亡

“巴尔干之路”已变成一个尽人皆知的逃亡之路。 图片版权 AP
Image caption “巴尔干之路”已变成一个尽人皆知的逃亡之路。

自从马其顿八月底在边境地区宣布进入紧急状态之后,“巴尔干之路”已变成一个尽人皆知的逃亡之路。

每天都有主要来自中东国家的近三千难民抵达欧洲东南部的这个小国。每天也有类似数量的移民从边境进入塞尔维亚和匈牙利,大部分人的最终目的地都是德国。

这个现象似乎掩盖了另一个相当规模的大逃亡,这次并非经过巴尔干,而是直接来自巴尔干国家。在2015年的头七个月,德国接到近20万份避难申请。在十个申请者当中,超过四个申请都来自巴尔干西部的国家。

其中近三万避难申请者来自阿尔巴尼亚,还有类似数量的申请者来自科索沃。避难申请者人数超过这些国家的只有叙利亚。这个数字有着大幅增长:在2014年全年,德国接收的阿尔巴尼亚避难申请者只有8000人。

1990年代,冲突和强制迁移导致成千上万的阿尔巴尼亚裔科索沃人背井离乡,抵达德国避难。但是,今年避难申请者的规模庞大,难以用类似的紧急状态来解释。

同样,阿尔巴尼亚已不再是共产主义独裁者霍查领导的国家。阿尔巴尼亚现在是由艺术家出身的总理埃迪·拉马领导的一个民主国家,拥有欧盟预备成员国资格。

但科索沃和阿尔巴尼亚有着几个共同点:人口少(分别为300万和200万);阿尔巴尼亚裔人占大多数,经济前景不被看好。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不少科索沃人是为了经济原因前往德国。

导致移民涌入德国的最后一个因素与动机有关。

德国非政府组织——弗里德里希·艾伯特基金会在科索沃普里什蒂纳的分站在今年一月和二月进行了一个调查。该调查发现,几乎所有离开科索沃首都的移民都是受糟糕的经济状况驱使,这些人都希望在德国找到工作。

BBC记者在科索沃城镇米特罗维查对年轻人进行了采访。其中一位居民说,科索沃年轻人“就像笼中鸟”。由于签证显示,科索沃人合法前往欧盟国家的作法受到了限制。但选择留在国内也会前途渺茫:年轻人失业率高达60%。

众多阿尔巴尼亚人背井离乡的原因亦与此类似,由于希腊和意大利的金融危机,成千上万的阿族人失业后返回了家乡。对他们来说,阿尔巴尼亚平均每月350欧元的工资低得简直难以接受。

到目前为止,科索沃和阿尔巴尼亚被德国列在“安全来源国”名单上,尽管这些即将改变。尽管大多数庇护申请不会成功,但申请失败者被要求离开之前,仍有将近一年的滞留时间。

那么,来自塞尔维亚、马其顿和波黑的庇护申请情况又如何呢?截至7月底,有关申请有近2万份,大多数申请者为罗姆人(即吉普赛人)。

据为罗姆人提供援助的机构表示,尽管得到很多东欧国家支持的“罗姆人十年融合计划”在9月10日结束,很多罗姆人仍然处于脆弱的境地。

开放社会基金会发言人丹尼尔·马科能说,不少捐款人为这个罗姆人十年融合计划投入了很多资金,但与十年前相比,一些关键的指标却有所恶化。

图片版权 EPA
Image caption 罗姆人的住房和就业没有保障。此外,他们还感觉受到歧视。

马科能表示,在经济受规管时,罗姆人依赖非正式的收入过活,他们一旦在市场上失去了地位,收入也就消失。罗姆人的住房和就业没有保障。此外,他们还感觉受到歧视。

因此,对很多罗姆人来说,前往德国就是一个很吸引人的选择。他们舍弃西巴尔干的住房,前往一个相对较好的庇护中心,而在等待庇护申请的时候,他们甚至还能每月领到140欧元的津贴。

联合国难民署驻贝尔格莱德分部发言人说,通常情况下,难民希望庇护申请尽快得到处理。

他表示,“就这个个案来说,他们抱怨时间太短了。罗姆人对我说,他们知道自己得不到庇护,但至少他们现在穿得暖,而且是安全的”。

与科索沃和阿尔巴尼亚的移民大逃亡不同的是,巴尔干地区罗姆人的问题是个老问题。

马科能认为,罗姆人所受的歧视可以使他们成为合格的庇护申请者。

米利塔·舒尼奇表示,只要罗姆人及其家人仍然继续在“穷困潦倒”中过活,他们就会继续前往德国碰运气。

用词说明:BBC在报道中所用的词语移民指所有未完成难民庇护申请的法律程序但在前往庇护国路上的人。这个群体包括因为叙利亚战乱而流离失所的人,他们可能被归为战争难民。也包括那些为了寻求更好工作和生活的人,他们可能被归为经济移民

(编译/责编:萧尔)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