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 Chinese SimplifiedBBC Chinese Traditional

新闻主页 > 两岸

香港大学发现赵紫阳许诺民主治港信函

Facebook
2014年1月9日 11:15
赵紫阳出席中共十三大会议(1/11/1987)

已故中共总书记赵紫阳承诺“民主治港”的一封信函随着香港大学学生会的一批文件“出土”。

香港《明报》星期四(1月9日)报道,这是赵紫阳1984年担任中国总理期间,就港大学生会致函要求北京保障香港政权移交后的民主自由,亲笔签署的复函。

报道说,这封复函夹附于港大学生会评议会的一份会议记录中,多年前失踪,直到去年搬迁办公室时才重见天日。

这封信函曝光之际,香港正在进行政治制度改革咨询,民主派与亲北京阵营正在争论如何实现民主普选行政长官。

“占领中环”争取普选运动发起人之一,香港大学法律学者戴耀庭对《明报》说,赵紫阳的这封复函孕育了港大学生会的民主信念。

戴耀庭于1985年担任港大学生会外务秘书,他认为这封信函也是他个人民主启蒙的其中一部分。

“理所当然”

赵紫阳1980至1987年间担任总理,1984年12月19日,赵紫阳代表中国政府与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正式签署《中英联合声明》,确定香港主权于1997年7月1日移交中国。

《明报》报道,在香港前途谈判仍在进行期间,香港大学学生会举行公投,3000余名学生支持学生会致函中国政府争取香港民主。

根据港大学生会评议会找回的这些会议记录,学生会于1984年1月向赵紫阳寄出了这封信,信中提出“坚持港人民主治港的原则”,“将来香港地方政府及其最高行政首长应由市民普选产生”。

赵紫阳于同年5月22日以国务院信笺回信说:“我很赞扬同学们基于自己的责任感对祖国恢复行使香港主权、维护香港稳定繁荣所表达的真诚意愿。”

“保障人民的民主权利,是我国政治生活的根本原则。将来香港特别行政区实行民主化的政治制度,即你们所说的‘民主治港’,是理所当然的。”

香港立法会教育界间选议员叶建源当时是参与撰写致赵紫阳函的港大学生会外务副会长。他对《明报》说:“争取香港民主是我这一代人的愿望,但没想过30年后人到中年,香港民主仍在十字路口徘徊。

“当年承诺仍未兑现、政改咨询仍讲循序渐进,实在拖得太久。”

不过,1982年港大学生会会长,现任中国全国政协港区委员张家敏反驳称,中国已兑现“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目前香港立法会与行政长官选举的民主元素也比英国殖民时代为多。

张家敏还说,赵紫阳当年复函港大学生会,不会估计到五年后会发生“六四”事件。

1989年北京天安门学运遭受镇压后,赵紫阳被中共指控“支持动乱”,遭到罢黜,此后一直被软禁,2005年1月病逝。

(撰稿:叶靖斯 责编:李莉)

网友如有评论,请用下表:

读者反馈

像 "John, ontario" 般的假洋鬼子, 憑什麼要求香港人離開香港! 相反, 加拿大的洋鬼子可能更有資格叫你滾回老家。香港就是香港人的家, 要走要留祗由香港人自己決定. 反正全世界都想看, 中國共產黨對 "港人自港, 高度自治" 的誠諾究竟是真是假。按 John 的說法, 鄧小平去了, 趙紫陽走了, 習近平早晚亦會歸西, 所以他的話也信不過,靠不住。香港仔, 香港

建议酷爱民主自由的港人去伊拉克,阿富汗,印度去享受民主自由。其它西方国家比如他们言必称英美民主的英国, 美国可能不太欢迎这批人, 因为他们只会捣乱, 只会牛逼, 实际谋生本事没有。痛斥吃里爬外, 中国合肥

我总认为,香港假如没有为基本法二十三条立法,中央是不会考虑香港有特首普选的。但是,中央所要求的二十三条,包括只需中央指令,而无需任何香港方参与的调查和核实,或容许香港司法机构的介入,就可以拘捕任何人送交内地由中央处理,也是香港人无法接受的。问题在于中央能否同意,在二十三条条文加入受拘捕者可向香港的法庭申诉,以抗拒无理拘捕移交内地的权利。问题完全在中央方。殖民地时代的香港,香港人其实并不滿意政府的管治,认为政府施政只会以英国人的利益为优先。今天换了黄面孔的统治者,但对既得利益者和统治集团的利益维护比殖民地时代更甚,施政更偏离一般普罗大众的意愿,怎能说是一个更民主的社会呢?这是做中国人的悲哀啊!Daniel Hui, 香港

建议这些港人去找赵紫阳商量去吧.别说什么承诺,那是赵的个人一封信而已。而且赵紫阳早就下台,死掉了,这些港人可以选择到地狱中去找赵谈谈吧。现在的中国不会让港人搞什么港人治港的,只能是中国人治港,港人愿意留下就留下,愿意走欢迎,想撇开中国搞鬼,那是不行的,要被打击惩罚的。john, ontario

好!(Good)未署名

这家靠低端产业雇佣了13亿人的中国本土公司,正奉行“生存权”价值理论,向新兴跨国公司扩张。按照“剩余价值”理论,剩余劳动价值不都是在雇员生存权以外变现的吗?扩大再生产,在本土以外再雇佣13亿人,再“争取”其生存权以外的剩余价值,从而成为超过全球1/3人口的雇主也是可能的。马克思预言,这种扩张必然由经济托拉斯、康采恩走向帝国主义并最终走向灭亡。迄今为止,这个预言并没有出现。还真有点让马老大失脸面。现在看来,这个预言或许会被这个地球上仅存的马克思主义的“信徒”经过“争取首要人权”变为现实。当然,香港的“剩余价值”问题必须首先解决。陈光标不是已经要收购纽约时报了吗?这回,真该把自己当回事了。fla0,

"中國已兌現「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目前香港立法會與行政長官選舉的民主元素也比英國殖民時代為多。"張家敏的言論簡直是港人之恥! 政改方案仍在咨詢階段, 結果如何無人知曉. 所謂 "港人治港, 高度自治" 如何經已兌現?更不堪就是像張家敏之流, 總喜歡拿回歸前的殖民地與回歸後的特區比較, 在其潛意識中, 殖民地與特區的性質根本無異, 祗是中國比英國對港人較寬大為懷. "民主自由" 在張家敏之流的眼中不是人類與生俱來的, 而是主子恩賜的, 所以港人理應對中國的寬大感恩。或許可以這樣理解 - 中國封建帝制自古至今從未改變, 像張家敏之流, 其奴性已根深柢固。香港仔, 香港

分享

Email Facebook 开心网 QQ 书签 renren S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