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 Chinese SimplifiedBBC Chinese Traditional

主页 > 记者来鸿

记者来鸿:一胎化的新挑战

Facebook
2012年10月3日 11:05

BBC记者 顾求真

黄洁平一家

今年,中国连续曝光几起怀孕7、8个月的孕妇被强制引产事件,湖南妇女黄洁平就是其中之一。过去,外界很少听到这样的故事,不是因为其罕见,而是因为批评当局很危险。随着互联网、可拍照手机等现代通讯手段的普及,越来越多的中国家庭曝光地方官员执行独生子女政策的手段。BBC记者顾求真反思,中国在变,政策会变吗?

说话间,黄洁平的目光空洞、茫然。

“他们把我们家围起来,20个人,使劲地敲着铁门。我们想藏在里面。”她回想着当初的情景,恍恍惚惚的,仿佛仍然被困在那个痛苦的瞬间。

在中国中部湖南省的农村,我们坐在黄洁平的家外采访她。四周都是稻田。

黄洁平接着说,“当时,我一岁半的儿子在大声哭。我先生打开电脑,放音乐,想让孩子安静下来。但是,他们从外面切断了电源,还说要砸破窗户。”

今年2月的那一天,围在黄洁平家外的,是煤炭坝镇(音译)的负责人带领的计划生育官员。他们来的原因是,黄洁平怀了第二胎,他们来执行一胎化政策。

黄洁平的话音听上去很虚无,满含着悲伤与愤怒。她说,“他们骗了我。他们说不过是要把我带到医院去检查。但是,他们把我和丈夫分开,把他锁在另外一个房间。我的孩子哭着要吃奶。他们说,我不签字,就不能离开。”

她签的,是同意引产的文件。

黄洁平身材瘦小。她没有钱,也没有关系。她在烟花厂做工,挣的是平均工资,大约一个月300英镑。根据中国复杂的计划生育条例,黄洁平应该可以生育二胎。更重要的是,当时,她怀孕已经六个月了。

她说,她向干部求情,说,即使非说她破坏了制度,根据中国法律,怀孕六个月了引产也是不合法的。

但是,干部们有指标,必须完成。如果他们管的这个地区超生太多,会受到惩罚。所以,他们给黄洁平打了针,强迫引产。在黄洁平看来,这是谋杀。

黄洁平回忆说,“孩子没有立刻死去。他不停地在我腹内挣扎。我的心都碎了。第二天,孩子生下来,还活着,哭了几声。医生对我说,别看,看了会做恶梦。”

黄洁平的丈夫刘军(音译)把孩子的尸体带走,埋在离家不远的林子里,坟前没有任何标记。

黄洁平和丈夫所在的村子比较偏僻。他们家里,除了一台电视机、一张毛主席像和几把旧椅子,空空荡荡的。

承担责任

过去,像黄洁平这样的强迫引产案子并不会引起关注。但是现在,要想隐瞒推行一胎化政策的手段,比原来困难了许多。导致变化的,是互联网以及廉价可拍照手机的普及。

今年6月,在中国北部的陕西省,冯建梅的丈夫拍了一张妻子躺在医院病床上的照片。冯建梅的身旁是已经死去的男婴,婴儿身上带着条条血迹。

冯建梅怀孕七个月时被强迫引产。她的照片在中国互联网上迅速传播,引起了公愤。涉案的干部已经道歉,并支付了赔偿。

冯建梅的故事让黄洁平动了公开自己经历的念头。但是,黄洁平希望得到的更多,她希望那些给她强迫引产的人受到惩罚。

黄洁平说,“这些干部怎么可以什么都是他们说了算?他们告诉我怀孕六个月算不了什么。他们还曾经让八个月的孕妇引产呢。”

新一代的中共领导人即将接过权杖。他们需要面对的,是突然之间,人们在公开辩论独生子女政策。

人口学家已经指出,中国不需要再搞一胎化。事实上,中国的人口出生率已经降得太低了;商业界人士担心,出生率下降意味着未来劳动力短缺;普通家庭也在质疑,政府应不应该继续这样干预他们的个人生活。

越来越多的人也更希望看到政府官员对自己的行为承担责任。

不管从哪一方面看,中国都在变,中国新的领导层必须作出回应。

黄洁平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前方,继续说,“为什么当官的杀了人什么事都没有?他们拿走了一条命,应该用自己的命来还债,或者,去住监狱。”

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读者反馈

中国由一个【唯物主义】的【专制政权】执政,是【没有前途】的,是【死路一条】的,终归会被人民【唾弃】的。怀孕7、8个月的孕妇屡被【强制引产】事件,只不过是这个政权芸芸【没有人性】、【天地不容】的作为中的【一丁点】而已。历史上,从来【不得民心】【与民为敌】的政权都是没有好下场的,且放眼看这个【谎言伪善】兼【腐败】的政权的【下场】吧。孟光, Hong Kong

其实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已经不存在了很多年了。如果是农村户口,可以生第二胎如果第一胎是女孩。这是合法的。还有,如果夫妻双方都来自独生子女家庭,可以生第二胎。这也是合法的。还有,如果育有残疾儿的,也可以再生。现在,我身边的朋友都有计划再生,真正阻止他们的不是政府,而是经济。养孩子的费用是真正的难题。再退一步说,全世界都应该感谢中国政府的计划生育政策!如果没有这个计划,中国的人口将会是现在的1.7倍。到时候世界的资源会更紧缺,现在西方社会还动辄就说世界资源的紧缺是和中国的需求大有关呢!楠楠

计划生育必须坚持,否则2012的全国拥堵必将持续千秋万代。COO

“孩子没有立刻死去。他不停地在我腹内挣扎。我的心都碎了。第二天,孩子生下来,还活着,哭了几声。”读到这段,我的眼泪也掉下,也心碎。我也是一位母亲,太多的感受10月怀胎的不易。这样的遭遇,身心的践踏,最深的感受就是:中国很多官员和干部,无论是高层政府还是底层村镇,他们的人性和良知深深地沦落,浮夸而且不惜一切杀人(腹中婴儿也是人呀)去追求政绩和指标,已经完全偏离了做人的起码道德底线,而且是群体行为。这样倒退的人性和制度,再不改革,将不再人们安居乐业之地,欲逃而不及。一位母亲, UK London

分享

Email Facebook 开心网 QQ 书签 renren S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