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克伯格的愿望——“公平世界”会实现吗?

扎克伯格夫妇和他们的两位女儿 图片版权 MARK ZUCKERBERG
Image caption 扎克伯格夫妇和他们的两位女儿

脸书的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最近喜得二胎,他在给女儿“八月”(英文:August)的公开信里说,希望她们可以"在一个更公平的世界里成长"。

为了"创造"一个更公平的世界,扎克伯格夫人在生下第一个女儿的时候,扎克伯格夫妇就宣布把自己99%的财产捐给社会,只给两个女儿留下1%的财产,即4.5亿美元(约合29亿人民币)。

扎克伯格为女儿"去富二代化"真的会给女儿和同龄竞争者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吗?

首先,即使只继承父母1%的财产,扎克伯格的女儿还可以算得上是美国的"富二代"——继承巨额财产的富豪子女。

根据美国联邦调查局的数据统计,美国人均继承的遗产是17万美元,中位数是6万9千美元。如果扎克伯格的两个女儿平分4.5亿美元的财产,一个女儿继承的财富也大约是普通人的3260倍。

也就是说,扎克伯格的两个女儿的初始财富,已经远超过一半的美国人了。

那么假设未来的社会真的像扎克伯格希望的那样,是公平的,美国乃至全球的普通百姓,一生所积累的财富可能超过扎克伯格的女儿们吗?

普通人可能超过"富二代"吗?

从数学的角度来看,即使在最公平(即没有税收、政策和规则的干预)和最随机的条件下,这也是很难实现的。

图片版权 decision science news
Image caption 美国西北大学的模型,在第4721次分布时的结果(上图为按人编号分布,下图为按数值大小分布)(来源:Decision science news)

美国西北大学的尤里·威廉斯基(Uri Wilensky)作了一个数据模型,假设一个房间里面有100个人,每个人有100美元。每个人要随机给其他人 1 美元,经过5000轮随机模拟分配后,财富会如何分配呢?

结果,100人的财富分布不仅是不均匀,而且还呈现跟现在世界的财富比例非常相似结构(上图中绿色的部分)。这就是说,在没有干预、自由支配资本的情况下,人类的财富分配也不会是”公平“的。

根据这个模型,在中国复旦大学进行城市研究的网友”团支书“,模拟了普通人和“富二代”从18岁到 65岁,共17000天,每天"花一次钱"也"挣一次钱"的情况。

假设"富二代"(下图红色的柱子)占10%,其余90%的人为"普通人"(下图绿色的柱子)。富二代的初始财富是500,其余人为100。富二代在每轮分配中需要拿出2倍的钱,同时获得财富的几率也是普通人的2倍。

在17000轮随机分配以后结果显示,财富最多的前10位中的7位依然是富二代,只有一位跌落至中等水平。

简单来说,富人的后代很大可能还是富人,穷人的后代很大可能还是捉襟见肘。

扎克伯格虽然想让女儿们和普通人公平竞争,但他留下的这1%的财产应该还是基本上保证了两位孩子衣食无忧。

图片版权 zhihu
Image caption 起始财富不平均的结果(红色为“富二代”,绿色为“普通人”)

即使扎克伯格一分钱都没有给他的孩子们留下,仅凭扎克伯格可以给他的孩子们提供的教育和人脉关系,扎克伯格的女儿们也有可能赢在了起跑线。

法国社会学家皮耶·布迪厄在《资本的形式》中,认为资本包括经济资本、社会资本、文化资本和象征资本。资本不仅仅只是金钱所在的经济资本,一个人受教育的水平、人脉关系以及个人的信用、名望都是资本。 有的时候社会资本、文化资本和象征资本的作用甚至比金钱所在的经济资本,在经济社会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四川大学的张怡教授发文解释说,文化资本,包括教育,用”隐蔽的方式“体现价值,而且文化资本可以转化成经济资本,也可以一代一代的传承下来。教育的功能,从根本上说,就是”对资产进行再生产“。

英国《每日邮报》的报道引述美国富豪比尔·盖茨的话说:“会给孩子提供好的教育,和一部分财产。让孩子们拥有巨额的财富不是一件好事。这会影响他们做的每一件事,妨碍他们走出自己的路。”

所以,父母为孩子提供优质的教育,很大程度上是孩子日后获得经济成功的助推器。这大概也是为什么扎克伯格在不给女儿留大量的财产的同时,希望女儿可以成长在”一个有良好教育的世界“。

但是,这些都不是绝对的。这个世界上也有很多白手起家,或者可能没有接受很多学校教育的人也取得了成功,更是有许多像扎克伯格这样”年轻有为“的创业者。

那么,在没有父母提供的大量原始财富的情况下,青年人通过自身努力获得经济成功的几率有多高呢?

年轻人"逆袭"的可能性有多大?

在美国西北大学的模型中,当所有人都有同样的起始金额,一开始资产的分布变化是很大的。

图片版权 zhihu
Image caption 次数与财富分布的标准差

但是到6000-6500轮后,标准差的变化趋于平缓。"团支书"在中国问答网站知乎上分析说,“社会财富分布的总体形态趋于稳定了”。

按照一次变化是一天来算,从18岁算起,基本上在人35岁左右的时候,可以获得的财富就已经固定了。

换句话说,35岁以后,青年人再想创造或者积累财富,爬上财富的金字塔顶,就变得非常困难。

根据《商业内幕》(Business Insider)的报道,过半数的世界十亿美元富豪的年龄在50岁以下。中国《财经》的报道则指出,中国净资产价值在3000万美元或以上的超级富豪平均年龄只有53岁。

但是,这不是说年轻人奋斗是没有意义的。因为如果“加倍努力”,获得财富成功的概率还是很大的。

复旦大学的研究人员假设100人中有10名"上进"的年轻人,他们赢得收益的概率比别人高1%。17000轮分布后,最后9位都在排在前20%。

所以,虽然社会一定有像扎克伯格的女儿们这样初始财富就很大的人,他们距离成功比普通人近。但是,通过努力奋斗,"普通年轻人"摆脱阶级局限,最终过上更好的生活,还是有很大可能的。

当然,现实生活远远比数学、计算机程序复杂,虽然从数字上来看普通人“出人头地”有些困难,但扎克伯格希望的“公平世界”也不是完全不可能实现的。因为,社会应该还是会回报努力奋斗的人。

至于用这个原理算法来“模拟人生”到底准不准确,还请读者们自己检验一下。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