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道播种”真能让婴儿更健康吗?

插图

"阴道播种"("Vaginal seeding")的说法这几年越来越流行。 所谓"阴道播种"是指为那些剖腹产出生的新生儿抹上他们母亲阴道中的分泌物,以提升他们的免疫力,让他们更健康。

虽然目前这种做法还没有形成主流医学,但是它正在变得越来越受欢迎。

这一做法的逻辑是剖腹产出生的婴儿不像阴道自然分娩的婴儿,在生产的过程中自然沾上来自母亲阴道的黏液,因此缺少了母亲阴道中的有益细菌。

其做法为用棉签沾上母亲阴道中的液体,之后抹到新生儿的皮肤和嘴上。希望借此来提升新生儿的免疫力, 以及未来长期的健康状况,并减少免疫系统的问题和疾病。因为婴儿刚出生的头几天特别关键。

一种理论是,当婴儿在母亲子宫内时是处于一种无菌的状态下,出生后的头几分钟是婴儿与细菌接触的无形纽带,并建立人体与外部细菌的关系,这一刻至关重要。因为它关系到孩子一生的健康。

伯明翰大学的布罗克赫斯特(Peter Brocklehurst )教授说,这也是婴儿自身的免疫系统首次对外部世界的细菌做出反应,这对孩子一生的免疫系统非常重要。

Image caption 从阴道出生的新生儿与剖腹产出生的婴儿,他们身上的微生物组有明显不同。

明显不同

据悉,从阴道出生的新生儿与剖腹产出生的婴儿,他们身上的微生物组有明显不同,这一情况一直持续到孩子出生的一年以后。

从阴道出生的孩子首先接触到的微生物是来自母亲阴道以及肠道的微生物。相比而言,剖腹产出生的新生儿如果幸运的话接触到的是他们母亲皮肤上的微生物。

Brocklehurst 教授正在做有关方面的实验,看这两组不同的微生物群是否能解释剖腹产新生儿在一生中,为什么患哮喘和过敏的几率更高。

由此可以看出, 婴儿在刚出生后免疫系统最初与外界微生物的接触有多么重要。

很明显, 我们的免疫系统攻击那些危险的细菌,然而,从整体上来看人体免疫细胞与微生物的关系远非只是攻击与被攻击的关系,它们之间的关系更加深远和多样。

伦敦大学学院医学微生物学教授如克说,"微生物组是免疫系统的老师。免疫系统是一个学习系统,就像大脑一样。免疫系统要不断地适应,它需要新的数据,就像大脑需要数据一样。"

而"数据"则来自微生物组及它们所产生的化学物质。它们可以引起免疫系统的反应,这种关系持续一生。

如克说,免疫系统最初的启动就在婴儿出生后的最初几周或是几个月。如克表示,科研人员对此已经认知。因为如果你在婴儿出生后的头几个月使用抗生素的话,就会干扰那些微生物。

那么,在成年时那些人就更可能出现免疫方面的问题,而且还更容易长胖。这也是为什么有些父母对"阴道播种"感兴趣的原因。

宠物影响

婴儿还受家庭环境的影响,这些因素都将决定着孩子长期的健康状况。

Image caption 因为狗比较脏。 它们可以把各种细菌带回家。

研究显示,家里养狗的孩子患哮喘的几率较低。因为狗比较脏。 它们可以把各种细菌带回家,而当孩子接触到这些微生物时就会刺激他们的免疫系统。

加拿大阿尔伯塔大学儿科流行病学家考泽尔斯基(Anita Kozyrskyj)教授分析了加拿大3500个婴儿家庭的数据发现, 相比而言那些家中有宠物的3个月大的婴儿,他们身上的微生物组更广泛和多样化。

其中, 有两种细菌特别普遍, 一种是Oscillospira,这种细菌与苗条有关。另外一种细菌Ruminococcus(瘤胃球菌属)让人得过敏性疾病的几率减少。

母乳还是配方奶粉

图片版权 PA
Image caption 母乳喂养可以把母亲的微生物传给婴儿。

此外, 影响婴儿微生物组的还有母乳还是配方奶粉喂养?,是否用抗生素以及孩子的出生方法等?

当然, 有关微生物和人体长期健康之间关联的研究现在还很有限,无法得出确定的结论。

“婴儿生物群落”(The Baby Biome)研究项目计划收集80000个婴儿大便的标本, 以便进一步了解有关知识。

当然,如果新生儿有生命危险,必须使用抗生素,即使可能会对该婴儿长远健康有影响,医生和父母肯定也会选择抗生素。

来自母亲肠道的细菌为母乳提供营养。科学家希望从这项研究了解到人体最先和哪些微生物绑在一起?这对许多年以后的人体健康有什么影响?

还有,即使与错误的细菌为伍,是否还有修复的机会?

英国剑桥维康桑格研究所(the Wellcome Sanger Institute)的劳利博士说,他目前最喜欢的微生物是Bifidobacterium(双歧杆菌)。它是最早在人体中繁殖的微生物细菌。它们依赖于母乳中的糖。

为时过早

劳利说,这一生物进化相当复杂,微生物由母亲传给婴儿。 母亲为细菌提供营养,让它们在婴儿身上建立早期的微生物组。

劳利的研究还试图找到在新生儿身上繁殖的每一种微生物,看它们对人后期生命的影响。研究结果将有可能改变剖腹产以及那些可以避免不用的抗生素政策。

还或许, "我们可能培养母亲体内的微生物,然后有目的的让它们在新生儿身上繁殖。让这些微生物成熟和发展。"

换句话说,是一种科学控制的"阴道播种"。

伯明翰大学布罗克赫斯特教授说,现在有些父母认为这种假设足以能让他们相信,他们可以自己动手把“阴道播种”传给他们的孩子。

但布罗克赫斯特教授说,"这样做可能会有真正的风险"。

一种担忧是细菌可以通过这样的手段来传播,而据信接近四分之一的女性阴道里都有B组链球菌,如果婴儿接触到这种细菌可能会致命。

因此, 布罗克赫斯特教授说,"直到我们彻底弄清楚这种机制是否可行,现在就开始用人工手段让婴儿暴露在“阴道播种”的细菌下还为时过早。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