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艾滋病日:如果基因编辑不行,我们还可以如何有效防治艾滋病

在近期于香港召开的基因编辑大会上,来自全球的科学家们对贺建奎发出尖锐的批评和质疑。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在近期于香港召开的基因编辑大会上,来自全球的科学家们对贺建奎发出尖锐的批评和质疑。

中国科学家贺建奎基因编辑婴儿引发的争议还在持续。

贺建奎称,经他基因编辑后的婴儿能免疫艾滋病(爱滋病),但这一做法几乎招致全球科学界的一致批评。在近期于香港召开的基因编辑大会上,来自全球的科学家们对贺建奎发出尖锐的批评和质疑。学者们认为,目前已经有很好的方式能阻断艾滋病病毒,比如通过母婴阻断、精液洗涤等技术,艾滋病毒携带者也可以生下健康的孩子,为什么还要违反伦理共识对胚胎进行基因编辑?全球范围多年的公众防范意识教育也在防艾起到关键作用。

12月1日是世界艾滋病日,今年的主题是“知道你的感染状况”(Know your status),提议从早检测的方式来更好地防治艾滋病。但联合国最新报告称,仍有四分之一的艾滋病毒携带者不知道自己的健康状况。

中国大陆官方最新数字显示,截至2018年9月底,中国存活感染者为85万,估计新发感染者每年8万例左右,性传播仍是主要传播途径。同时,香港卫生署的最新报告显示,截止2018年9月底,香港感染者的总数为9543例。台湾卫生福利部疾病管制署的统计数字则显示,从1984年累积至2018年10月31日,台湾地区感染者总计37602名。

艾滋病防治进展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今年世界艾滋病日的主题是“知道你的感染状况”(Know your status)。

艾滋病的全称是获得性免疫缺陷综合征,缩写为AIDS。艾滋病源于人类免疫缺陷病毒,缩写为HIV。HIV感染会进而导致人类免疫系被破坏,促成多种临床正常。

艾滋病与HIV感染是两个不同的概念。HIV感染后,在抗病毒药物的帮助下,病情得到控制以及发病前的潜伏期,这段时期被称为HIV携带者。病发后出现相关症状,则被称为艾滋病。

目前艾滋病尚不能治愈,但是在药物的辅助下,大部分艾滋病患者可以像患慢性病病人一样生存下来,艾滋病感染的女性,在专业医生的指导下进行规范的母婴阻断,也可以生下健康的孩子。携带艾滋病毒的男性,则可以通过精液洗涤技术通过人工授精培育胚胎并产下健康的婴儿。

2004年开始,中国大陆开始实行“四免一关怀”政策,提供免费抗病毒治疗,但药物种类相对有限,以国产仿制药为主,大部分副作用相对较小的进口药仍需自费。如果自费,每个月药费则要1000-3000元。香港的公立医院也提供抗病毒药,每种药15港币,一次可最多领14周的药品。

目前已经有药物能紧急应对潜在暴露引发的可能性感染。在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NHS)的网站上,有针对暴露后预防性投药(PEP)的详细介绍,也就是说,在疑似接触艾滋病病毒之后的72小时内服用该药物,每天服用并坚持一个月可以阻断,但有副作用。

在中国大陆,全国范围内目前仅有20余家医院能提供PEP,并且几乎都分布在一线及省会城市。香港公立医院急诊室以及部分私人诊所或私家医院都可提供PEP。中国大陆疾控中心的网站上并没有对PEP有相关介绍。

知情人士告诉BBC中文,内地官员曾透露,由于担心PEP遭滥用甚至倒卖,因此没有广泛宣传。

艾滋病毒检测障碍

图片版权 Zhang Jinxiong
Image caption 张锦雄(左)患有艾滋病近二十年,近年来他一直为同志平权及艾滋病防治奔波。

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提出,到2020年,艾滋病要实现“3个90%”的目标,其中包括检测率要达到90%。

在彩虹中国(Rainbow China)总干事张锦雄看来,仅仅喊“知道你的感染状况”这个口号对增加检测并没有,相比之下,让人们敢于检测并且了解艾滋病疗效显得更为重要。彩虹中国是在香港注册的NGO,旨在支援中国同志平权及艾滋防治等工作。

11月27日,大陆媒体澎湃新闻报道称,中国全国范围内老人感染艾滋病病例报告数上升趋势比较明显,其中,60岁以上男性人群感染病例报告数2012年为8391例,2017年达到19815例。

中国官方对此的解释是,最主要的原因是“老年群体对艾滋病相关知识不了解,不习惯使用安全套,感到不适时又拒绝求医。”

对此,关注香港和中国大陆多年艾滋防治工作的张锦雄深有同感。张锦雄于1995年底被确诊艾滋病,当时的他只有20岁。张锦雄告诉BBC中文,相比香港,内地在艾滋病防治宣传以及确诊后的隐私保护方面都亟待改善,这也导致了很多患者在感染初期拒绝检查,以致错过最佳治疗时间。

“呼吁大家来检测的时候,你必须放弃原来的那套标签,以及多性少数群体的污名。内地的艾滋病防治宣传都是不要滥交、不要嫖娼、不要卖淫、不要吸毒,仿佛感染的都是某一些人,这就导致很多人觉得,我不是那种人,我就不需要做检测。”张锦雄说。

艾滋病人隐私争议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香港法律规定,医生、护理人员及其他的健康照护工作者在未取得病人同意前,不得将医疗过程中所获得的病人资讯,揭露予第三人。

在中国,艾滋病人的隐私权和与之有性关系者的生命健康权之间的权衡一直存在争议。2015年,河南一对情侣在婚前检查时女方查出HIV阳性,但医院及女方均未告知男方,导致男方在婚后染上艾滋病。此后,男方起诉了医院。

尽管中国的《艾滋病防治条例》也规定,“未经本人或者监护人的同意,任何单位或者个人不得公开艾滋病病毒感染者、艾滋病病人及其家属的姓名、住址、工作单位、肖像、病史资料以及其他可能推断出其具体身份的信息”。

“对中国大陆来说,光是扩大检测没有意义,因为隐私曝光会给感染者带来很大的伤害。比如在医院,你去了只要说你是病人的家属,医生就回告诉你患者的病情,怎么感染的,都会告诉你。香港医生的隐私保护做得还不错。”张锦雄说。

他告诉BBC中文,大陆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员告诉他,有三成初筛结束后的人,在两周后疾控中心发现他们血液有问题要求复查时,会直接挂断电话。

根据中国相关规定,初筛不用身份证,第二次检测开确诊单的时候才需要身份证。“很多人就会卡在这一关,而且内地现在有些疾控中心第一次就会向测试者要身份证。有的初筛阳性的人过了好几年病发时才会再去做检查,因为当时担心疾控中心会通知他们的父母或者单位,他们就没有拿着确诊单去领药,导致错过最佳干预时间。”张锦雄说。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