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植物界的十大新发现:抗癌、捕虫与美容

A rainforest tree from Guinea 图片版权 Martin Cheek
Image caption 几内亚雨林的树。

植物专家花了多年的时间,一直想寻找植物世界里的秘密。但每年科学界仍然能够找到大约两千种新植物。

英国皇家植物园(邱园)2018年发现和命名了超过100种新植物。今年发现了一些食虫植物、新的兰花以及有新药用功效的攀缘植物。

瀑布中的植物

阿亚‧莱比教授(Prof Aiah Lebbie)在塞拉利昂的一处瀑布附近的石头上发现一种不寻常的植物,他收集了一些样本并发到英国皇家植物园,核实是新品种,并以他的名字命名为Lebbiea Grandiflora。

图片版权 RBG Kew
Image caption 塞拉利昂的新植物。

“它非常独特,跟其他同类型的植物不一样,当时我便意识到我们发现了新的东西,”他对BBC说,“而我的名字将永远跟它连在一起。”

他发现的植物被视为极危物种,新品种身处一个正进行水力发电工程以及采矿的地方,科学家相信它几年后就会绝迹。

一般相信,鱼类会进食这类植物,促进生态系统的健康。

来自塞拉利昂植物标本馆的莱比教授说,“世上每一品种植物都与我们的生存息息相关。”

“如果我们不当它们的看管人或守护者,令它们绝种,对我来说,这对世界是一种损失,我们现在也不太了解它的价值。”

荒岛上的食虫者

世界上的猪笼草有超过150个品种,此次新发现的是Nepenthes biak,是在印度尼西亚的新几内亚北岸一个叫比亚克的小岛上发现的。

图片版权 Martin Cheek, RBG Kew
Image caption 新几内亚的猪笼草。

该岛旅游业威胁了这款新植物。

邱园的植物学专家马丁‧奇克(Martin Cheek)说,有些人把这些植物拿去卖给游客,如果不做保护措施,可能会令这种植物绝种。

他说这是他们的工作去保护这些植物,让下一化仍然可以欣赏。多种猪笼草目前有药用价值,而科学家并未完全探索这些植物的功效。

邱园的经理拉拉‧朱伊特(Lara Jewitt)说,科学家无时无刻都在植物上发现新事情,永远也不会知道从植物里有甚么新发现。

可能治癌的花

图片版权 Martin Cheek
Image caption 与咖啡有关的植物。

这种新植物叫Kindia gangan,是咖啡属的植物,邱园的科学家在西非国家几内亚一个叫金迪亚(Kindia)的小镇发现它生存于一处沙石崖。目前生物提炼下发现它可能有药用价值,并有抗癌的特质。

被偷去卖的兰花

图片版权 Adunyadethluangaphay
Image caption 老挝的鞋兰。

在老挝首都万象,一名商人把漂亮的兰花,放在手推车上卖给途人,这种叫Paphiopedilum papilio-laoticus的鞋兰正出于严重的濒临绝种的状态。

从旧照发现的紫薯

2002年,有人把相中吊挂着的紫薯的照片,发到邱园,相隔十多年后,邱园收到一个被压缩及干掉了的样本,相信是新品种的植物。

图片版权 Gareth Chittendon
Image caption 南非的新植物。

这个紫色的植物名为Dioscorea hurteri,可以在南非夸祖鲁-纳塔尔省(KwaZulu-Natal)六个地点找到,被视为容易灭绝的物种。

越南的新花

图片版权 Sadie Barber
Image caption 越南新黄色的花。

这种花学名为Oreocharis tribracteata,可以在越南北部远郊找到,后来带到英国开始繁殖。

雨林的树

图片版权 Martin Cheek
Image caption 几内亚雨林的树。

在西非几内亚的雨林发现了这棵名为Talbotiella cheekii大树,春天时会有鲜粉红色的鲜花,它是到2015年才被发现,今年正式命名。

野生香料树

图片版权 Thaisvasconscelos3
Image caption 这新树可以用作食品及美容产品。

这棵Pimenta berciliae是香料树的一种,是一种食物及美容产品的材料。

云雾森林中鲜花

图片版权 Mt Martinez
Image caption 玻利维亚山区的植物。

玻利维亚的山区发现了这种粉紫色的植物。

恐怕已经绝种的树

一款来自喀麦隆的树,学名是Vepris bali,原本应该生存于巴门达高地(Bamenda Highlands),但该处的生态受到破坏,相信已经绝种。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