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因斯坦手稿重见天日,谈了科学困惑与纳粹崛起

在一份手稿中,爱因斯坦承认在努力了50年后,他依然不理解光的量子特性。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在一份手稿中,爱因斯坦承认在努力了50年后,他依然不理解光的量子特性。

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披露了一批爱因斯坦的手稿,其中许多是首次公开展出。

为了纪念爱因斯坦诞辰140周年,这批手稿在该大学进行展出。

这批手稿包含超过110份新文件。这位享誉世界的诺贝尔奖得主留下的诸多与科研相关的手稿,从未出版,甚至也从未被其他学者研究过。

手稿由克罗恩-古德曼(Crown-Goodman)家族基金捐赠,该基金从北卡罗来纳州一个私人收藏家处购得。

这批手稿中包括爱因斯坦关于统一论的文章附录,这份文件从1930年后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

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称,这份目录曾被认为丢失了。

新披露的其中一份手稿是爱因斯坦写给另一位科学家贝索(Michele Besso)的信。爱因斯坦在信中承认,经过50年的努力,他依然不了解光的量子特性。此前,他曾花了30年时间希望用一个理论来统一解释自然界的各种力。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这批手稿将纳入到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的爱因斯坦档案,与馆中包括奖章、学位证书,以及照片在内的八万件物品藏于一处。

还有一些手稿,揭示出爱因斯坦曾表达对德国纳粹崛起的担忧。

1935年,爱因斯坦在写给儿子汉斯•阿尔伯特的信中称,“即使在德国,事情也开始渐渐发生变化。我们只希望不会迎来一场欧洲大战。”

这批手稿将纳入到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的爱因斯坦档案,与馆中包括奖章、学位证书,以及照片在内的八万件物品藏于一处。

爱因斯坦是该大学的主要创建人,并捐赠了他的个人物品和科学笔记,成立阿尔伯特•爱因斯坦档案馆。

档案馆的学术总监根弗兰德(Hanoch Gutfreund)称,“在希伯来大学,我们很骄傲这里是阿尔伯特•爱因斯坦知识遗产的永恒之家。”

2017年,一封阿尔伯特•爱因斯坦写的信以290万美元的价格成交,在信中他就宗教的概念进行辩驳。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