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岁跑马拉松 体能锻炼是否越老越重要

老年人参加马拉松比赛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老年人参加马拉松比赛

中国有句古话:人活70古来稀。但随着现代医学的发展,人们的寿命越来越长。别说活到70岁,西方许多80岁以上的老人不但腿脚利落,还积极参加运动,甚至跑马拉松。

例如,英国一位叫斯达布鲁克的87岁老人,2018年参加了伦敦马拉松赛(26英里,约42公里),成为伦敦马拉松赛史上年纪最大的参赛者。

斯达布鲁克并不是一个特例,有研究显示近年来越来越多的70、80岁老人参加各种运动和比赛,所谓活出健康老年。但这样做真的有好处吗?毕竟这么大岁数了,是不是该放慢脚步,安享晚年了呢?

我们知道经常运动对身体有好处,比任何药物效果更好,特别是随着年龄老化肌肉开始迅速流失。

当然,要想打下一个良好的基础,应该从20出头就经常运动。但是研究显示,即使从老年阶段才开始运动也为时不晚。

根据对全球各个不同年龄组的数据分析,年龄越大体能越小。但是,人体机能在70岁以后才开始出现迅速下降。

运动可以逆转衰老过程?

Image caption 伦敦国王学院教授哈里奇(Stephen Harridge)(左)和伦敦国王学院名誉教授拉萨鲁斯(Norman Lazarus)(右 )。 拉萨鲁斯已经82岁,但是他的免疫机能相当于20岁的人。

这是否意味着70岁以后继续保持积极锻炼就更加重要呢?

与久坐不动的老人相比,那些老年锻炼者的健康状况可以让人们相信,积极活动可以逆转或减缓衰老过程。

我们的祖先曾经是狩猎者,我们身体结构的“设计”是为了能让我们保持灵活的体力活动。

比如,一个活跃的80岁老人与一个不活动的50岁的人有着相似的生理机能,倒是这个50岁的人看起来更老,而不是相反。

人们经常把不活动与衰老相混淆,并认为有些疾病完全是因为老年所致。

但实际上,我们久坐不动的现代生活方式加速了那些与年龄相关的机能退化,进而导致例如二型糖尿病,心血管疾病和癌症等疾病。

我们许多人平时的活动量都不够。在英格兰,16-24岁年龄组只有不到一半的人达到了有氧和肌肉强化练习的推荐量。

而在65-74岁这个年龄段,能达标的百分比还不到十分之一。

生活质量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玛蒂娜·纳芙拉蒂洛娃(右)46岁赢得2003年温布尔登网球混合双打冠军。

运动不但可以健康防病,还可以帮助治愈或减轻疾病,改善人们的生活质量。

根据最近一项对55-79岁休闲自行车爱好者的研究发现,他们可以轻松有效地完成日常杂务,因为他们身体各部位几乎都处于非常良好的状态。

同时,在头脑反应、精神健康以及生活质量方面他们的得分也相当高。

专家说,运动当然是越早越好。根据美国的一份分析统计数据,那些从年轻时就开始经常运动(每周2-8小时),并一直保持到60多岁的人,他们在未来20年死于任何疾病的机会能减少三分之一左右。

这一研究显示,从年轻时就开始运动的人应该保持其运动量。但40岁以上开始积极运动者,也可以获得同样的好处。

现代问题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52岁的三浦知良(右)是世界上年龄最大的职业足球运动员。

现代社会人们活动量减少,但依靠现代医学的帮助我们解决了许多由于久坐不动而引起的身体疾患。

虽然人类平均预期寿命在快速增长,但我们的“健康阶段”(我们相对健康、不受疾病困扰的时间跨度)并没有增加。

据英格兰的一份研究,到2035年在那些预期寿命增加的许多人中都会在他们“所赚”的“额外年头”中饱受4种以上疾病的困扰。

虽然药物一直在改善,但运动可以起到药物无法达到的作用。

例如,目前还没有药物可以防止肌肉的流失和力量的减少,它是造成人们丧失身体机能的最大原因。

人口老年化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健康老年对人对己都有好处。

与此同时,保持积极活动不仅对个人有利,它对整体社会的功能运作也至关重要,特别是在老龄化社会日趋严重的情况下。

2018年,每5个英国人当中就有1人超过65岁,85岁以上人口的比例已经达到1:40。

未来16年,65岁以上的人口预计将上升到40%以上。分析显示,85岁老人平均花费英国公共医疗体系(NHS)的经费要比30岁的人高出5倍。

健康老年

虽然我们不可能人人成为老年运动健将,或是达到最佳健康状态。

但我们可以从自我做起,从小事做起让自己行动起来。比如,经常健步走或是跳一跳交际舞。最重要的是能够把这些运动同你的日常生活相结合。

保持积极活动是健康生活的基石之一。即使你不能成为一名竞技运动员,但如果你在20和30岁就开始运动很可能会在将来得到健康回报。

即使你没有那么早参加运动,但只要逐渐开始活动起来也将会让你未来受益匪浅。

本文是根据伦敦国王学院人类与应用生理学教授哈里奇(Stephen Harridge)和伦敦国王学院名誉教授拉萨鲁斯(Norman Lazarus)的文章改编。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