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简史:治病救人的它缘何受到质疑

Index image

在过去一个世纪,疫苗拯救了数以千万计的人类生命,但是在很多国家,卫生专家却察觉到一个“对疫苗产生犹豫”的趋势——越来越多的人拒绝使用疫苗。

世界卫生组织(WHO)对此十分担忧,甚至将这一趋势列为2019年全球卫生10大威胁因素之一。

疫苗的作用是如何被发现的?

在疫苗尚未存在的时代,是一个比现在危险得多的世界。如今完全能够避免的疾病,在当时每年会夺走数以百万计的生命。

在公元10世纪,中国人首先发现了疫苗的早期形式:通过让健康的人接触某种疾病结痂后的皮肤组织来建立免疫力。

八个世纪后,英国医生爱德华·詹纳(Edward Jenner)注意到,挤奶工们可能会患上轻度的牛痘,但却很少进一步染上致命的天花。

天花是一种有高度传染性的感染性疾病,当时的患者死亡率约为30%。幸存者则经常会留下疤痕或者失明。

1796年,詹纳在八岁的儿童詹姆斯·菲普斯(James Phipps)身上进行了一个实验。

这名医生将牛痘伤口中的脓注入这名男孩体内,他很快就出现了症状。

菲普斯一康复,詹纳就将天花注入他的体内,但是他却没有患病。牛痘令他对天花免疫。

1798年,实验的结果公之于世,“疫苗”这个词第一次出现——英文的“vaccine”的词源正是来自于拉丁文的“vacca(母牛)”。

疫苗给人类的贡献

在过去一个世纪,疫苗帮助全世界大幅度减少了很多疾病的伤害性。

在麻疹的第一株疫苗于1960年代问世之前,每年约有260万人死于这种疾病。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HO)数据,麻疹疫苗令2000年至2017年间的麻疹致死人数减少了80%。

就在几十年前,患上脊髓灰质炎的人将面临实实在在瘫痪或者死亡的危险。而现在,脊髓灰质炎已经近乎绝迹。

为什么有些人拒绝使用疫苗?

几乎从现代疫苗出现开始,就一直伴随着对它的质疑。

过去,人们对它的怀疑是出于宗教原因,因为他们认为疫苗是不洁的,又或许他们觉得疫苗侵犯了他们选择的自由。

在19世纪,所谓的反疫苗联盟在英国各地纷纷冒起,要求用其他方式对抗疾病,比如隔离病人等。

1870年代,在英国反疫苗活动人士威廉·泰布(William Tebb)到访过后,美国也出现了第一个反疫苗组织。

在近代历史当中,反疫苗运动的其中一个核心人物是安德鲁·维克菲尔德(Andrew Wakefield)。

1998年,这名在伦敦工作的医生发表了一份报告,错误地将自闭症及肠道疾病与MMR疫苗联系在一起。

MMR是麻疹、腮腺炎和风疹(又称德国麻疹)的三合一疫苗,主要给幼童使用。

尽管他的论文后来被证实为错误,而维克菲尔德也在英国的医疗注册机构被除名,但是接种疫苗的儿童人数仍然在他的论文发表之后有所下降。

单在2004年,英国接种MMR疫苗的儿童就减少了10万,而这又在后来引发了麻疹病例的上升。

图片版权 Science Photo Library

而疫苗的问题也越来越政治化。

意大利内政部长马特奥·萨尔维尼(Matteo Salvini)已经与反疫苗组织站在同一阵线。

美国特朗普则似乎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将疫苗与自闭症联系在一起,但是最近又开始敦促家长送小孩去接种疫苗。

一项关于对疫苗态度的国际性调查发现,人们总体上对疫苗的态度正面,但是在欧洲地区,人们对疫苗的信心最弱,其中又数法国的接种者对疫苗最没有信心。

拒绝疫苗带来的风险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防疫疫苗如何救人一命?

当总人口当中有高比例的人接种了疫苗,对于避免疾病扩散就会有帮助,从而又对那种没有相应免疫力或者因其他原因不能接种疫苗的人形成了保护。

这就是所谓的群体免疫力,而当这种保护被破坏时,对于广大的人口就会形成危险。

多大比例的人口要接种疫苗才能保护群体免疫力,这会因应不同的疾病而有所不同。对于麻疹,这个比例应该高于90%,而对传染性稍低的脊髓灰质炎则需要高于80%。

去年,美国布鲁克林一个极端原教旨主义的犹太人社群当中就分发了传单,错误地声称疫苗与自闭症有关联。

美国爆发数十年来其中一次最严重的麻疹疫情,处于中心的正是同一个社群。

去年,英格兰最资深的医生警告,太多人受到了社交媒体上关于疫苗的误导性信息的欺骗,而美国研究者则发现,俄罗斯的社交媒体机器人正在被用来发布有关疫苗的错误信息,从而在网上引起争端。

据世卫组织指,在过去数年,全世界儿童接种受推荐疫苗的比例保持在85%。

世卫称,疫苗继续每年在全世界范围内避免了200至300万人的死亡。

疫苗面临最大挑战以及免疫程度最低的地方,是那些近代有过战乱和卫生体系极差的国家,包括阿富汗、安哥拉和刚果民主共和国等。

不过,世卫也将发达国家当中对疫苗的轻视看作是核心问题之一——简单来说,就是人们已经忘记了一种疾病可能造成的伤害。

图表由罗兰·休斯(Roland Hughes)、大卫·布朗(David Brown)、汤姆·弗朗西斯-温宁顿(Tom Francis-Winnington)和肖恩·威尔莫特(Sean Wilmott)制作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