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分娩和剖腹产:从微生物角度看新生儿差异

Pregnant women

医学研究表明,剖腹产婴儿和自然分娩的婴儿有极不同的肠道菌群。

英国科学家表示,早期与微生物的互动可成为免疫系统起到“恒温器”的作用。这可能解释了为什么剖腹产婴儿长大后更容易出现一些健康问题。

研究人员强调,女性不应对新生儿进行“阴道播种”(vaginal seeding),这指的是为剖腹产出生的新生儿抹上他们母亲阴道中的分泌物,此前有研究称这样能提升婴儿的免疫力,让他们更健康。

肠道肝菌有多重要?

我们的身体并不全是人体器官。相反,我们的身体是一个生态系统,我们身体的一半细胞由细菌、病毒和真菌等微生物组成。

他们大多生活在我们的肠道,并被统称为微生物组。微生物组与包括过敏、肥胖、炎症性肠病、帕金森症、抑郁症和自闭症等疾病有关,而癌症药的药效也与其相关。

这项由伦敦大学学院的维康桑格研究所和伯明翰大学完成的共同研究,评估了我们离开母体的无菌子宫并进入细菌世界时,微生物组的形成过程。

研究人员从近600名满月的婴儿尿布中取样,而有些甚至提供长达一年的粪便样本。

这项发表在《自然》杂志上的研究显示,自然分娩的婴儿从母亲身上获得了大部分细菌。

但剖腹产婴儿的克雷伯氏肺炎菌和假单胞菌等缺陷较多。

“让我感到惊讶和害怕的是这些孩子身上携带的大量细菌,”来自维康桑格研究所的劳利(Trevor Lawley)博士告诉BBC。

“它可能是其总微生物组的30%。令我兴奋的是,我们现在拥有了大量的数据,我们可以在此基础上,思考如何从出生开始正确建立人类生态系统。”

微生物组

  • 人体只有43%的细胞属于人类,而其他的部分则是由非人类的微生物细胞群组成;
  • 其余的是包括细菌、病毒、真菌和单细胞古菌在内的微生物组;
  • 人体基因组 (人类的全套基因指令)由称为基因的20,000条指令组成;
  • 人类基因组大约由2万个基因组成,但人体中的微生物群的基因大约在200万到2000万个之间;
  • 我们的微生物组也被称为“第二基因组”。

它影响婴儿健康吗?

众所周知,剖腹产的孩子患比如1型糖尿病、过敏和哮喘等疾病的风险较高。这可能与人体不稳定的免疫系统相关。

自然分娩和剖腹产婴儿之间的差异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渐消失,并且在他们一岁时就打平手了。

因此,该领域的一个主要想法是,首先人体天生的细菌很重要,它帮我们训练免疫系统分辨敌我。

来自伦敦大学学院的研究员菲尔德(Nigel Field)博士说:“这种假设认为,人出生的那一刻可能是一种‘恒温’时刻,它为未来的生活设定了免疫系统。”

“婴儿生物群”这项研究将继续记录婴儿的童年,并提供更多的清晰内容。

Image caption 人体大部分的微生物存在于肠道。

如何改变新生儿的微生物组?

出生方法对婴儿的微生物组影响最大,但抗生素以及母亲是否母乳喂养婴儿,也改变了我们的微生物与人类之间的新生关系。

该领域早前的研究已引发“阴道播种”潮流,即为剖腹产出生的新生儿抹上他们母亲阴道中的分泌物,以提升他们的免疫力,让他们更健康。

然而该研究表明,即使是自然分娩的婴儿也不会比剖腹产婴儿有更多的阴道细菌。

相反,母亲传给婴儿的细菌来自于在分娩期间与母亲的粪便接触。研究人员表示,“阴道播种”可能会使婴儿更易感染B组链球菌。

将来有可能在出生时给剖腹产婴儿提供好细菌的混合物,这样他们一出生,与微生物世界的关系就是开始走上正道。

“这些是专门为我们服务的细菌,”劳利博士说。

“我最感兴趣的是母亲传给孩子的细菌种类,这非偶然,这些细菌与人类的进化有关。这就是我们想要理解和保存的东西,即母子之间的亲缘关系。”

孕妇该做什么?

英国皇家妇产科学院副院长怀特(Alison Wright)医生表示,这项研究的结果具有开创性,但不应阻止女性进行剖腹产手术。

她说:“在许多情况下,剖腹产是一种挽救生命的手术。对于女人性和孩子来说,这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微生物组在新生儿中的确切作用以及哪些因素可以改变它,这些问题仍不清楚。所以我们认为,这项研究不应阻止女性进行剖腹产手术。”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