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如何计划逐鹿高端芯片行业主导权

Professor Patrick Yue
Image caption 俞捷教授正在研究下一代电脑芯片。

在香港市郊的一所大学校园里,一群工程师正在设计特别的电脑芯片,他们希望这些芯片可以被用于下一代中国制造的智能手机之中。

在校园里的一家咖啡店里,穿着斯坦福大学T恤衫的俞捷,靠在椅子上。他便是负责该项目的首席工程师和教授。

他的研究团队设计了光通信芯片,利用光而不是电信号来传输信息,这是5G手机和其他联网设备所需要的。

俞捷向BBC介绍了中国目前在发展世界一流计算机芯片产业方面面临的挑战。

“实际上,我认为真正的设计师将是制造业的瓶颈。我们没有那么多研究机构和产业基地来培养这些设计师,”他说。

俞捷项目的部分资金由华为提供。这家中国通信和电信巨头在过去几个月,成为国际政治风暴的中心。

Image caption 中国希望到2025年生产本国需求的70%的半导体。

今年5月,美国将华为列入一份名单。理由是出于安全方面的考虑,美国企业只有获得许可才能与其贸易。

许多行业观察人士担心,中美贸易战可能会导致全球技术供应链面临崩溃风险。

特别是,中国的计算机芯片(或半导体)普遍依赖海外公司。它们体积虽小,却广泛应用于从消费类电子产品到军事硬件的各个领域。

“政治上,一切都可以作为讨价还价的力量,”俞捷说。

“如果这些公司和国家开始对技术有所保留,那么每个人都会受到伤害。从技术角度看没有好处,”他说。

中国毫不掩饰其希望在技术上自给自足的愿望。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半导体进口国和消费国。

目前,只有16%的半导体产量推动了其科技繁荣。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呼吁专家们在芯片核心技术的研发上自力更生。

但中国计划到2020年生产40%的半导体,到2025年生产70%的半导体。这项雄心勃勃的计划在与美国贸易战的刺激下被制定。

2018年5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会见了中国主要的科学家和工程师,呼吁专家们在核心技术的研发上自力更生。

此前一个月,美国政府禁止了美国企业向中国第二大电信设备制造商中兴出售零部件。

这一禁令似乎让中国领导人明白,中国的科技繁荣依赖于外国技术。

今年10月,为了助力中国科技行业进一步摆脱对美国的依赖,中国政府设立了一支290亿美元的基金,以支持半导体行业。

“毫无疑问,中国有制造芯片的工程师。问题是他们能否制造出具有竞争力的产品,”硅谷历史学家、人工智能学者皮耶罗·斯卡鲁菲(Piero Scaruffi)问道。

图片版权 Reuters

“当然,华为可以开发自己的芯片和操作系统,政府也可以确保它们在中国取得成功。华为和其他中国手机制造商也在国外市场取得了成功,这是一个完全不同的问题:华为的芯片和操作系统是否会像高通(Qualcomm)和安卓(Android)那样具有竞争力?很可能不是,”斯卡鲁菲补充道:“充其量也需要数年时间才能实现。”

斯凯鲁菲估计,中国可能比领先的高端电脑芯片生产商落后至多10年。大多数高端电子产品的芯片都是由专业的生产商生产的。例如台湾积体电路制造公司(台积电),它生产超过70%的由第三方公司设计的芯片。

仅仅获得制造高端芯片所需的最佳机器便很困难。

“从设备开始,它的精度非常高。你需要打印非常精确的细节。拥有这种技术所需的设备由世界上少数几家公司控制,”俞捷说。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华为被列入美国政府的黑名单。

俞捷认为,中国大陆的技术落后于台积电等公司三到四代。他说,中国缺乏制造高端芯片的行业经验。但他认为,在芯片设计方面,华为等公司已经具备了竞争力。

那么,科技巨头华为将何去何从?

俞捷表示,华为正试图复制三星等公司的成功商业模式(三星自行生产电脑芯片),而不是试图与中国政府雄心勃勃的工业计划接轨。

俞捷说:“你几乎可以把它们看作一家综合性公司,拥有苹果或高通那样的专长。”

李昌竹是华为的终身员工,也是华为手机产品副总裁。23年前,他刚毕业就加入了这家公司,看着它成长为国际科技巨头。他称,华为这样的公司的目标仅是满足消费者的需求。

“我们愿意使用其他供应商的芯片组。每年我们都会从高通公司购买大量芯片,我们对此持开放态度。我们使用最好的芯片组来满足客户的需求,”他在澳门的一次科技会议上说。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世界制造》:半导体——改变万物的神奇芯片

半导体行业的增长是由颠覆性的新技术推动的。在2000年代末,智能手机的出现推动了对微型集成电路的需求,这些电路控制着从内存、蓝牙到WiFi的一切。

但如今,中国在人工智能和5G等领域占据主导地位的雄心,预计将进一步推动对高端芯片的需求。

像斯卡鲁菲这样的行业分析师对中国真正的创新能力仍抱有疑问。“每个中国城市都想建立自己的硅谷。它更倾向于自上而下的驱动。硅谷的一个很大的优势是,它远离政治权力,”斯卡鲁菲说。

他认为,中国的技术成功在于技术应用,而不是技术创造。

“如果你的衡量标准是有多少人使用智能手机购物,那么中国赢了。但如果你的衡量标准是诺贝尔奖得主,那么中国输得很惨,”他说。

“当然,中国在通过应用技术,极大地改变社会方面非常成功,”斯卡鲁菲说。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