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上消失的动物和传说中“死而复生”的幸运儿

恐龙迪皮在多塞特博物馆展出 图片版权 Matt Cardy/Getty
Image caption 英国伦敦自然历史博物馆的卡内基梁龙骨骼化石复制品是根据1878年在美国怀俄明州发现的一套梁龙化石复制的,苏格兰裔美国钢铁巨头卡耐基资助了这支考古队。这类梁龙是人类第一次发现,就用卡内基的名字命名。

物种灭绝,这个词最容易让人联想到的或许是恐龙、猛玛,似乎离自己、离现在很遥远。实际上,物种灭绝从未停止发生。

非政府组织世界自然基金会(WWF)说,地球上每年有大约1万个动物物种灭绝,濒危动物物种数量翻倍。

WWF承认,每年地球物种灭绝的精确数字很难统计。原因较复杂。

有些物种在一个地区一度绝迹,被认为绝种,但在其他地区不为人知地存活着,后来被发现。

而这种“复活”也许被人发现并记录在册,也许无人知晓。

地球生物进化史上曾发生过6次物种大灭绝。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人類活動給地球留下的傷痕
  • 5亿年前,寒武纪末期,约50%动物科灭绝;
  • 3.5亿年前,30%动物科消失,包括许多无颌类鱼类和盾皮鱼类;
  • 2.5亿年前,二叠纪末,约40%动物科灭绝;朽木死树形成现代的煤田就发生在那个时候;
  • 1.85亿年前,80%爬行动物消失;
  • 6500万年前,白垩纪,恐龙灭绝;
  • 1万年前,更新纪开始,特点是岛屿型物种、大型哺乳动物和鸟类灭绝。

自18世纪中叶第一次工业革命以来,地球物种因人类活动影响而灭绝的现象日益突出。

冰岛大海雀、北美旅鸽、印尼巴厘虎、澳洲袋狼、直隶猕猴、高鼻羚羊、台湾云豹等许多动物物种永远消失了。

濒危物种名单上列着四分之一的哺乳动物,千余种鸟类和数万种植物。

下面来看看一些永远消失的和暂时绝迹的动物。

瓦顿小姐红疣猴(加纳和科特迪瓦)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桑给巴尔的红疣猴是瓦尔顿小姐红疣猴的近亲。后者从1978年以来就踪迹全无,没有任何被正式发现的记录。

沃尔德伦红疣猴,别名瓦顿小姐红疣猴(Miss Waldron's Red Colobus),大约10多年前被认为绝种了。

它们生活在非洲加纳和科特迪瓦交界地区,最大的特点是没有大拇指。

这个种群的红疣猴性格脾气温和,成群而居,通常生活在密林中巨大的树冠上。

随着它们赖以生存的原始森林因人类砍伐而面积迅速缩小,这些珍稀猴子的生活习惯被迫改变,更容易受到自然界天敌和偷猎者袭击,而近亲繁殖导致遗传缺陷,最终导致绝种。

非洲桑给巴尔红疣猴是瓦尔顿小姐红疣猴的近亲之一,也是非洲最珍稀的濒危灵长类动物之一,目前大约只有1500只。

白鱀豚(中国)

Image caption 白暨豚据信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淡水哺乳动物之一

白鱀豚(Yangtze River Dolphin),又叫白暨豚、白鳍豚、白鳍鲸、白鳍、白旗、白夹、青鳍、江马、扬子江豚、中华江豚及长江河豚等,是中国特有的淡水鲸类,仅产于长江中下游。

2006年,白鱀豚被宣布绝种。据信它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淡水哺乳动物之一。

虽然外形似乎不如海豚流落、优雅,但它的声纳定位系统高度发达,在豚类家族中出类拔萃,无与伦比:它可以精准锁定一条鱼的位置。

然而,这种优越性却成了杀死它们的凶手,密集的渔船、集装箱货轮、拖网渔船和各种人类活动造成的污染,使得高度敏感的白鱀豚无法忍受,难以生存。

加勒比僧海豹(牙买加和尼加拉瓜之间的小塞拉纳岛)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英国诺福克郡海豹保护区的小僧海豹。加勒比海的小岛上曾经生活着它的近亲。

加勒比僧海豹(Caribbean monk seal)曾经在墨西哥湾、中美洲东海岸和南美洲北部海岸地区出没。

因为它们的脂肪可以提炼海豹油,所以遭过度猎杀。同时,它们赖以充饥的鱼虾类海生物也因人类过度捕渔而日渐稀缺。

加勒比僧海豹的数量因此锐减,最后被人见到是1952年,在西加勒比海的小塞拉纳岛,位于牙买加和尼加拉瓜之间。

阿拉巴马猪趾贻贝(美国)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淡水贻贝外形更像巨大的蛤。这些是2014年10月在流经布拉格的伏尔塔瓦河中发现的鸭贻贝,属于濒危物种。

阿拉巴马猪趾贻贝(Alabama Pigtoe)原产于美国阿拉巴马州的莫比尔河,2006年被宣布绝种。

因外形像猪蹄而得此名的这种贻贝具有过滤污浊河水的功能。但是,河流污染严重到超过它们过滤能力时,猪趾贻贝就绝迹了。

它很不起眼,但它的绝种揭示了一个令人震惊的真相,那就是这条河被附近化工厂排出的废水污染到无以复加的程度。

渡渡鸟(毛里求斯)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渡渡鸟成了因人类活动导致物种灭绝的象征

渡渡鸟(Dodo) 可以说是最著名的、已经绝种的鸟。

它和远古时代的恐龙一样,在今天人们的脑子里成了物种灭绝的同义词,一种象征符号。

这种体态有点像鸭子的鸟曾经生活在毛里求斯的海岛上,无忧无虑,没有任何天敌。

后来,人类登上了这些岛。人类和他们带去的其它动物成了渡渡鸟的天敌,最后导致它们绝种。

据记载,最后一只渡渡鸟死于1700年代。

大海牛 (白令海峡,阿拉斯加和俄国之间)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1741年,自然生物学家乔治·斯特拉(George Steller)和探险家维图斯·白令(Vitus Bering)的探险船在现在的白令岛触礁,意外发现了这个庞然大物。

大海牛(Steller's Sea Cow),又名巨儒艮或斯特拉海牛,是已灭绝的巨型哺乳动物。

自然生物学者乔治·斯特拉(George Steller)1741 年在白令海峡发现了大海牛。他也是已知唯一见过活着的大海牛的生物学家。

大海牛是海牛、儒艮的近亲,看着很像,只不过体型巨大,据信可以长到9米长。

因为体格庞大、皮韧脂厚,大海牛成了人类猎杀的目标 - 看来它的肉是美味,有点像杏仁油浸渍的牛肉。

大海牛的绝种比渡渡鸟晚了没多久,原因主要是人类猎杀和它们的觅食环境发生了巨变。

斑驴(南非)

Image caption 1883年8月12日在荷兰阿姆斯特丹阿蒂斯动物园去世的阿姆斯特丹斑驴肖像

斑驴(Quagga)之所以绝种,据信就是因为它美得不同寻常。

它来自非洲,前半身像斑马,斑马纹,后半身像马,是纯粹的棕色。

为此,斑驴成了抢手货,被偷猎者四处捕猎,终至绝种。

最后一匹斑驴1883年死于荷兰一家动物园。

大角鹿(爱尔兰)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传说中的爱尔兰麋鹿,就是一个巨型版的麋鹿

大角鹿(Irish Elk)又名巨大角鹿、巨型鹿或爱尔兰麋鹿,是已知体型最大的鹿。

它长得跟现在的鹿差不多,但尺寸巨大,身高2米,两具鹿角跨度达3.65米。

这种巨型版的麋鹿大约7700年前灭绝,原因很可能是气候变化和被天敌猎食。

白尾海雕(英国)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英国白尾海雕被猎杀到绝迹时,欧洲大陆仍有它们栖息之地

白尾海雕(White-tailed Eagle)是少数“死而复活”的绝迹物种之一。它双翼张开时可达2米宽。

20世界早期,白尾海雕在英国被无情猎杀。

到人类意识到这种海鸟所剩无几、立法禁止猎杀时,已经为时太晚。

严格说来,白尾海雕并没有绝种,只是在英国被斩尽杀绝,而欧洲大陆还有它们的同族同种在繁衍生息。

后来,英国从欧洲大陆“请”回了白尾海雕。

当然,它属于幸运的物种。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