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子坏了可以修 “脑程序”默认值可以改

电脑图,大脑截面,有几何形状拼图,灯泡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人的命运天注定?出生前默认设置的大脑程序将决定人的一生?意志和后天努力能对大脑重新编程吗?神经科学家汉娜·克利奇洛(Hannah Critchlow)为BBC广播4台《命运与大脑》节目梳理脑神经学科最新研究,尝试答题。

Presentational grey line
Presentational grey line

成年人的脑已经定型,不会变了 。对?错?

这个观点是建立在脑神经科学还在萌芽阶段时科学家们公认的定律基础上的;当时的共识是组成人脑的神经元在出生前就已经确定,出生后脑神经受损,要修补是不可能的 。

多年来 ,脑神经专家都认定成年人脑的构造是固定不变的 。换句话说,你的脑子是爹妈给的,这就是命运。

但是,到了 1960年代 ,越来越多实验结果和临床病例显示 ,这个教科书上的定律其实很可疑,因为大量证据表明人脑的一部分具有可塑性,可以适应后天变化,会生长 ,甚至神经元可以再生 。

黑色出租车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黑色出租车是伦敦独特的一道风景,但通往黑色出租车驾驶座的道路却很艰难,需要具有极强的脑力,还要花2-4年的功夫学习

在这方面有一个颇具说服力的例子,就是伦敦城里穿梭往来的黑色出租车司机。

要开这种出租车,必须先学习、考试,拿到特许的执照,而这个过程通常要2-4年。

那是因为驾驶这种外形憨憨的黑色出租车,必须把伦敦的大街小巷全部记在脑子里,在卫星导航、谷歌地图之类工具问世前也有地图,但黑色出租车司机不能查地图,一切路线都得“烂熟于脑”。

这张刻在他们脑子里的伦敦地图从市中心向外辐射10公里,有6万多条街道,包括单行线和转弯限制,以及10万多个重要地点和地标。

一位资深业者告诉伦敦大学学院(UCL)研究人员,对他们来说伦敦城的大街小巷和建筑就跟自己家一样,客厅在哪里,书架在哪里,沙发、厨房、卫生间在哪里,根本不需要想的。

研究这些司机的大脑,居然发现他们在默记伦敦全城路线时,他们脑子里一片叫海马体的地方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借助于神经影像技术,研究人员发现他们的海马体变大了。

也就是说,拥有什么样的脑子并不完全是命中注定,后天也可以改变。

中国老人在木屋前用手机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活到老学到老,原来也有科学依据

脑子坏了可以修

这个发现意义极为深远。

它引发的诸般问题、拓展的诸多学术新领域之一,就是我们能不能像健身练肌肉那样“健脑”?目的当然是让脑力更强大。

经过无数实验证明,人即使到了60多岁、70多岁,甚至80多岁,大脑仍保持着结构和功能发生重大变化的能力。

这类变化之一是生成新的脑神经元,叫神经形成。这就为脑神经修复带来巨大希望。

脑神经专家贝格利( Sharon Begley)认为,脑神经的可塑性为脑神经疾病的治疗提供了极大的可能性。

认知行为治疗(CBT)是心理干预疗法的一种,通过交谈帮助患者改变思维定势和行为,从而改变对问题的态度。这种心理干预过程,言语往来之间,大脑的结构和功能实际上在变。

当然,很多深陷抑郁的人光靠“思想”或执念还是无法脱离苦海。这并不是因为他们自己不够专注、不够努力。

这是因为并非一切脑神经问题都能治愈、修复、解决。

贝格利提醒说,可塑性的威力也是有限的。

电脑图:老人的脑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科学家认为七、八十岁的大脑仍具有神经可塑性

先天和后天

除了在脑损伤和心理、精神疾病治疗方面开辟了新天地,认识到大脑可塑性在其他方面也有深远影响。

许多人相信,男女不同由大脑决定,而这又取决于决定男女性别的染色体。但脑神经学家瑞鹏(Gina Rippon)认为这个观点需要重新推敲。

可塑性的意思是在跟世界互动的过程中你的脑子会发生变化,被周边人、事和经历塑性、改变。

所以,女人更感性,男人更理性?也许更可信的说法是因人而异?

不过,从先天不足后天努力补的角度看,脑神经可塑性的重要意义更体现在抚养、教育孩子方面。

这意味着后天努力不是白费功夫,人生成败并非天命。

比如,一个没有接受过莫扎特音乐胎教、襁褓时期也没有沉浸式音乐熏陶的人,上学后仍有可能学会弹得一手好钢琴,退休后也可能轻松地学会吹拉弹唱。

人脑的可塑性无异于重新定义了人类潜能,一个人的大脑可以不完全受制于遗传基因的控制。

神经元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神经可塑性意味着,人一生中大脑一刻不停地发生变化

可塑程度多大?

我们的脑子每天在变。每学一样新东西,或者有一个新的想法,意识中形成一个新的连接,大脑皮层上则出现新的结构并进行整合。

不过,神经遗传学家米切尔(Kevin Mitchell)认为人脑中的绝大多数变化都很细微。那种认为人脑可以发生足以改变一个成年人性格的剧变的观点,在他看来很可疑。

每个人时刻都在使用负责听觉和视觉的那部分大脑,但那部分的体积并不会持续增大。如果按照练肌肉那样练脑子的说法是正确的,那么人最常用的那些脑组织部分总有一天会撑破脑壳。

他的观点有不少人赞同。这方面的深入研究还显示,人脑可塑性的程度是受遗传基因影响的。

也许这个理论可以解释为什么不是所有的人都能通过知识考试,拿到开伦敦黑色出租车的执照,因为这些人的遗传基因里有一种东西可以促进大脑海马体生长。

父亲教儿子在山溪里捉鱼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既然天分只是人生算式的一部分,而且大脑具有可塑性,那么孩子的命运就不是天注定了

命由天注定还是人决定

归根到底,我们的先天基因、生活环境、可塑性和命运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这意味着看问题时不能把先天和后天、自然和人为对立起来,因为两者有着紧密的内在联系。

每个人出生时都带着自己的天生禀性,这些禀性取决于生理、遗传和大脑的发育情况,而所有这些因素都构成了我们性格特征的基础。

我们所做的大大小小各种决定、选择、无意识的言行举止,塑造了我们独特的人生,而这其中又可能有一部分刻写到我们的个体基因,代代遗传。

但是,米切尔指出,这种大脑先天注定状况无法解释我们所做的各种决定,因为大部分的决定是出于习惯。我们的习惯是在日常经历中养成的,是对经历的反应,而经历则是在特定时间地点左右我们行为的那些事。

我们的大脑受遗传和个人经历的影响,而这两种力量之间又在时刻互动,相辅相成。

所以,人这一辈子,最终命运取决于先天遗传和个人意志二者的共同作用。

.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