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炎疫情:勤洗手、疏远社交距离在非洲贫民窟根本不起作用

Celestine Adhiambo with her kids 图片版权 Mukuru Promotion Centre, Winnie Ogutu
Image caption 阿迪安博决定买少点食物去为孩子提供更多食水。

为防控新冠病毒,欧洲和许多发达国家采取封城、关闭边境等措施。但有几百万人连世界卫生组织(WHO)的勤洗手和保持社交距离建议也无望遵从。

全球约有十亿人生活在类似贫民窟的环境中,这占世界城市人口的30%。这些住房的通风、排水和排污设施很少,使得疾病很容易传播。

43岁的阿迪安博(Celestine Adhiambo)与丈夫和六个孩子住在内罗毕的穆库鲁区(Mukuru)贫民窟。这个家庭的一居室房屋没有自来水或电。她说,孩子们一走动就会撞到对方。

她告诉BBC:“如果要预防感染,我们不可能将一个孩子与另一个孩子分开。我们没地方这样做。这里没有更多的空间。政府应该将感染者带到医院。”

她的丈夫是一名木匠,收入约为400肯尼亚先令(3.15英镑,4美元),全家人每天花约50先令买10桶水。

但水供应不稳定,在没有水的日子,这个家庭不得不放弃他们习以为常的洗快澡。

图片版权 Mukuru Promotion Centre, Winnie Ogutu
Image caption 当局似乎并无在穆库鲁区有任何防疫措施。

穆库鲁区有五十几万人居住。这些房屋用硬纸板或塑料做成,而比较富裕的人则住在用瓦楞铁皮制成的房屋。这里没有废物回收,大部分废物直接排入河流。

当地的非政府组织“善心穆库鲁”(Mercy Mukuru)在该地区开办了四所小学,共有7000名学生。负责人基林(Mary Killeen)说,约一半学生买不起肥皂。

阿迪安博说:“我很担心。如果病毒在当地传播,那将很可怕。”

曾任世卫代表的姆佩勒(Pierre Mpele)博士曾在中非和西非许多国家工作过,他说非洲家庭可能更加拥挤,在某些情况下,多达12人共享一所小房子。他说:“居家隔离在很多地方都不可能做到。”

苦苦挣扎的不仅仅是贫民窟。约翰内斯堡和钦奈这两个城市去年差点没水。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许多地方受到食水不足的威胁。

住在钦奈郊外的两个孩子的母亲赛辛德拉纳特(Shanthi Sasindranath)告诉BBC:“如果像去年一样缺水,勤洗手会很困难。”

去年缺水时,她的家人从50多公里开外的农业井买未经处理的水来维持生存。

公共厕所和水站很少,她说人们没有遵循公共卫生建议。

“在当地的火车上,乘客在距离别人脸只有几英吋远处咳嗽,有的甚至没有遮住嘴咳嗽。如果我指出这点,有些人会道歉,而其他人只会直接打架。”

图片版权 Shanthi Sasindrantah
Image caption 赛辛德拉纳特说,如果没有水就不能让家人定期洗手。

亲朋好友每天都来她的公寓,而赛辛德拉纳特尚未想出如何减少人际互动的办法。

“我告诉孩子们要慢慢地把手洗干净。我告诉他们,无论何时他们从外面回来,即使出门五分钟,他们都必须洗手。我们这个家庭不像以前一样频繁外出。”

英国格拉斯哥大学(University of Glasgow)医疗服务提供专业的讲师兰伯顿(Poppy Lamberton)博士说,需要政府更大力度的措施。

“有些政府很穷,但总比个人富。在爆发疫情的情况下,它们应该能隔离整个社区。”

世卫表示正努力支持政府应对本次大流行病。但姆佩尔博士希望世卫能提供一份能在发展中国家起作用的抗疫指南。

他还呼吁在非洲全面爆发危机之前社区领导人应该有更大的参与度。

他说:“最大的希望是该病毒没有在非洲迅速传播。据报道,大多数病例来自从中国或欧洲返回的人。我们不知道为什么它没有迅速传播。”

世卫说非洲大陆上没有旅行史的人际传播很少,遏制传播是最合适的策略。

回到穆库鲁,最近几周似乎没有任何变化。阿迪安博说,她感到无助,正在做她唯一能做的事。她说:“我正在向上帝祈祷,拯救我们和社区免受病毒的伤害。”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