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生动物摄影师大奖: 俄国兽王《拥抱》夺冠 中国出品榜上有名

俄国摄影师戈什科夫(Sergey Gorshkov)的作品《拥抱》
图像加注文字,

俄国摄影师戈什科夫(Sergey Gorshkov)的作品《拥抱》

被誉为野生动物摄影“奥斯卡”的2020年“野生动物摄影师大奖赛”结果揭晓,俄国摄影师戈什科夫博得头筹。

获奖作品名为《拥抱》,“主人公”是生活在俄罗斯远东深山老林中的一只西伯利亚虎(阿穆尔虎)。

照片中,这只神情梦幻的雌虎似乎在与满洲里冷杉紧密拥抱。其实,它是在留下体味,宣示自己的“领土”主权。

大奖赛评审员基德曼-考克斯 (Roz Kidman-Cox)形容,光线、颜色、质感让这幅照片俨如“油画”。

基德曼-考克斯告诉BBC,虎尾和树根浑然一体,虎与森林“合二为一”。

更加非同寻常的是,照片是由预先安置的隐藏摄像机拍摄的,凸显野生动物摄影师的才华。

俄罗斯远东出没的西伯利亚虎现在或许只有几百只。鹿、野猪等猎物也越来越少,意味着虎觅食的范围相当广阔。拍摄到任何照片难度都相当大,更别说像戈什科夫这幅如此精美绝伦的作品了。

不要忘记,他的相机在野外放置10个多月后,才拍到这幅获奖作品。可见,野生动物摄影师还需要极度的耐心。

当妈妈说跑步前进 -- 李善元,中国

中国摄影师李善元的作品《当妈妈说跑步前进》“哺乳类动物动物行为”组冠军,照片中的主人公是帕拉斯猫科动物——兔狲。

据中国媒体新华社报道,李善元是祁连山国家公园的签约摄影师,追踪、观察、拍摄这种动物已经长达6年。

据报道,拍摄这幅照片时,李善元在祁连山国家公园海拔3800米的地方已观察拍摄了四天后,突然发现对面山顶上有一兔狲栖居的巢穴。于是在原地潜伏等待数小时后看到,兔狲一家出洞觅食。

此时,一只藏狐也埋伏在兔狲巢穴旁,警觉的兔狲妈妈立即向孩子们发出警告......

回顾2019年,野生动物摄影师大赛年度总冠军桂冠被中国摄影师鲍永清夺得,他的获奖作品是《狐狸和土拨鼠的生死瞬间》。

无独有偶的是,《狐狸和土拨鼠的生死瞬间》和李善元的《妈妈说跑步前进》均摄于祁连山国家公园天峻县境内的同一个地方。

祁连山国家公园位于中国青海、甘肃地区祁连山北麓,是中国西北地区重要的生态安全屏障和水源涵养地。

贪吃的狐狸 -- Liina Heikkinen, 芬兰

来自芬兰的Liina Heikkinen以“贪吃的狐狸”荣获15-17岁年龄组和年轻摄影师两项头奖。照片中,这只嘴里叼着雁的狐狸躲进石峰、只是为了不让兄弟姐妹抢到肉吃。

评审员相当青睐这幅作品。基德曼-考克斯说,摄影师一定相当敬业,和小狐狸似乎“眼对眼”的构图说明,摄影师应该是躺在地下拍摄。

摆拍的长鼻猴 -- Mogens Trolle,丹麦

丹麦摄影师Mogens Trolle以“摆拍的长鼻猴”获得肖像组大奖。长鼻猴濒临灭绝,此幅照片摄于印尼婆罗洲的长鼻猴保护区。

伴随着年龄的增长,这只年轻公猴的鼻子也会越长越长,它的声音会更加洪亮,或许也是昭示他在猴群中的地位。

火之河 -- Luciano Gaudenzio,意大利

野生动物摄影师大赛获奖作品并不全是动物。

这幅照片摄于欧洲最活跃的火山--埃特纳火山的北侧,凸显大自然的壮观与力量,获得环境组头奖。摄影师必须冒着高温、忍着臭气才能靠近拍摄目标。

命悬一枝的玻璃蛙 -- Jaime Culebras,西班牙

玻璃蛙是濒临灭绝的物种。这幅照片摄于厄瓜多尔一个保护区,获得“爬行类和两栖类动物行为”奖。

照片上,倾盆大雨中的小青蛙紧紧抓住树枝、嘴里还叼着一只蜘蛛。拍摄时,摄影师要一手举着雨伞、闪光灯,另一只手单手操作相机。

住在隔壁的蜂 -- Frank Deschandol,法国

照片上,这两只不同种类的黄蜂正在准备返回彼此相临的蜂窝。摄影师使用专门制造、超快快门系统,捕捉到通常“老死不相往来”的不同种黄蜂似乎正在互动的瞬间,获得“无脊椎动物行为”奖。

照片摄于法国诺曼底地区。

金色瞬间 -- 蔡松达,中国

中国摄影师镜头中这幅金光闪闪的小鱿鱼获得“水下摄影类”最佳奖项。

蔡松达在菲律宾夜潜时拍得这一瞬间。

图像加注文字,

剑桥公爵夫人在伦敦的自然历史博物馆宣布获奖名单

每年一度的野生动物摄影师大赛由英国BBC《野生动物》杂志与英国自然历史博物馆于1964年联合创办。

这是世界规模和影响力最大、也被视为最权威的一项赛事,被誉为野生动物摄影界的“奥斯卡”。

今年的获奖名单由凯特王妃、剑桥公爵夫人在伦敦自然博物馆宣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