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接种:全球为什么要研发新冠混合疫苗?

A health care worker is given a COVID-19 vaccination at a clinic in Hong Kong, China, 23 February 2021.

图像来源,EPA

全球多个国家和地区正在大规模推出疫苗接种计划,关于疫苗副作用的报道正陆续进入公众视野。与此同时一些团队开始研究新冠混合疫苗以解决目前疫苗的保护力和供应短缺等问题。

或提高保护力

三月底香港大学称计划招募志愿者混合接种两种不同技术平台的疫苗以作研究用途。该研究的带头人,香港新冠疫苗临床事件评估专家委员会共同召集人孔繁毅表示,混合接种疫苗引起的抗体水平可能比接种单一疫苗高。

目前几款在全球推广接种的疫苗中,辉瑞/BioNTech 、莫德纳疫苗和俄罗斯的"卫星五号"疫苗的三期临床数据显示其有效力达90%以上;牛津/阿斯利康疫苗有效率为62%-90%。

中国国内接种的中国国药集团的疫苗有效率为79%,由中国军方研发的单针疫苗Ad5-nCoV的三期临床数据显示,总体有效率为65.7%;在香港接种的科兴疫苗未有三期临床数据,专家根据目前情况认为科兴疫苗对比全球所有疫苗,其有效力垫底。

港大将研究接种不同技术平台的疫苗会否增加保护力。目标招募一百名18至60岁健康市民参与,会先为他们接种一剂复必泰,相隔28日,再接种一剂科兴疫苗,之后将他与同群组﹑同年纪但打两剂单一平台疫苗的人比较。

香港大学的团队会跟进观察一年。

孔繁毅称:“先打复必泰,再第二剂接种灭活疫苗科兴疫苗,因为刺激不同的免疫系统,最后抗体产生的浓度比接种同一平台的疫苗高。灭活疫苗的免疫系统刺激比较狭窄,大部分依赖中和抗体刺激,细胞介导的免疫系统刺激相对较低,因为它比较窄。如果先注射比较窄的,再注射阔的这个安排次序抗体产生可能没那么高。”

他认为两种新冠疫苗都安全,只要本身没长期病或严重过敏史,混合接种疫苗并无特别风险,目前流感疫苗都会以混合平台方式接种。

截止到3月31日,香港出现13例接种新冠疫苗后死亡的案例,其中11例与科兴疫苗有关,2例为接种复必泰疫苗后死亡,死者大部分为60岁以上长者,且有基础性疾病。香港专家委员会称这些死亡案例皆与疫苗注射无直接关系。

香港政府疫苗保障基金将涵盖参与该研究的人,最快半年后有初期报告。若方法得到实证,将来市民重新接种疫苗时,或可转换平台。

此前复必泰疫苗瓶盖检测出有瑕疵后香港暂时叫停接种该疫苗。药厂称无质量问题,预测可能与运输过程中出现的包装变化有关,正在等待进一步调查结果。但这并未打消不少已接种完第一针复必泰疫苗的香港市民的忧虑。反而让这15万正等待接种第二针复必泰疫苗的市民进退两难。

如果港大此项研究成功,则可帮助解决类似问题,接种者的第二针可转向其它平台。

应付变异病毒

三月底中国国家呼吸系统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主任钟南山表示,中国内地正研究接种第三剂疫苗,或者汇合两款不同疫苗,以应付病毒变种问题,“混合疫苗用不同方法激发免疫力,可能起的作用更大。”

钟南山又称,mRNA疫苗中和变种病毒的效力下降,但仍然有效,而未来设计新疫苗应针对刺突蛋白突变。

钟南山称全世界获批的疫苗均是安全有效,呼吁市民不要因为个别不良反应或死亡事件而担忧。

目前关于该研究的公开资料较少,无法得知进展和相关数据。

应对全球疫苗短缺

早在2021年2月4日,英国的研究团队也开始为志愿者先后接种各一剂牛津及辉瑞疫苗,以了解混合接种新冠疫苗有效率。预计今年6月公布临床实验结果。若证明混合接种新冠疫苗仍有一定有效率,可望提高接种疫苗速度。

该实验招募800名年过50岁或以上、未曾接种过新冠疫苗的成年人。

志愿者将会分组接种疫苗,一组先接种牛津疫苗,另一组则先接种辉瑞疫苗,在接种首剂后会观察其免疫反应,之后在12周后,再为他们接种另一款疫苗。

该研究负责人的英格兰副首席医疗官范塔姆教授(Prof Jonathan Van Tam)指出,考虑到潜在全球新冠疫苗供应短缺等因素,接种混合疫苗可增加全球疫苗供应弹性。

混合疫苗的反对声

混合疫苗正处探索阶段,但也有相关人士对其持谨慎态度。

英格兰公共卫生署(PHE)免疫接种部门负责人拉姆西(Mary Ramsey)此前表示,不建议混用两款疫苗,民众在注射第一剂疫苗后,注射第二剂时应使用同款疫苗。如果无法满足该条件,第二针才接种不同疫苗,“好过没有疫苗接种。”

美国也在研究两款mRNA新冠疫苗即辉瑞和莫德纳疫苗的混用。美国疾控中心最初明确指出,不能交替使用,也不能与其他新冠疫苗混用。后于今年一月松口称,只有在“特殊情况下”,或者在完成某新冠疫苗第一剂注射后,无法再提供该新冠疫苗供第二剂注射等特殊情况下,才能至少间隔28天后接种另一种mRNA新冠疫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