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客场?印度班加罗尔FC球员忆述在朝鲜踢足球比赛的奇异经历

Erik Paartalu 图片版权 BFC Media
Image caption 帕尔塔鲁(左)曾是澳大利亚国脚

前往世界上最神秘政府统治的国度,而且还是正值它与世界大国对峙并扬言发动核子战争的时候——这可不是一个足球运动员的日常。

印度超级联赛(Indian Super League)球队班加罗尔FC在上星期前往朝鲜,与平壤四·二五体育团(4.25 SC)进行了一场亚洲足协杯(AFC Cup)比赛。这是相当于欧罗巴联赛(Europa League,另译“欧霸杯”)的亚洲版 。

除了比赛之外,这支球队还不得不面对行李失踪和担心他们开金正恩的玩笑被发现等等问题,当然还是朝鲜最新一轮的导弹试射。

BBC体育部访问了他们当中的前澳大利亚中场球员埃里克·帕尔塔鲁(Erik Paartalu),谈论了这一段大开眼界的旅程。

“我们在那里的最后一天,一个导弹从我们酒店上空飞过,这种事你不可能真的预先做什么准备,”他说。

“走进未知之地”

图片版权 Erik Paartalu
Image caption 帕尔塔鲁在不久前曾在推特上开过金正恩的玩笑

在亚协杯国际赛区半决赛此前进行的第一回合当中,班加罗尔FC主场取得了3比0的领先优势。

31岁的帕尔塔鲁表示,他对第二回合的比赛感到“忧心忡忡”,他们要在15万个座位的五一体育场与对手对阵,最终他们与对手0比0打平,晋身决赛。

这名曾经效力苏格兰格雷纳(已解散)和格里诺克慕顿的中场球员在社交媒体上公开询问去朝鲜是否安全,亚足联(AFC)则提前派出了工作人员组去往该国,然后这些人员表示那里的情况安全。

“去一个可能正在打仗或者政局不稳定的地方是一回事,但是去朝鲜就是另一回事,”帕尔塔鲁说。

“澳大利亚政府已经向人们发出前往朝鲜的旅游警示,指那里没有大使馆或领事馆,并且有实实在在的核武威胁。”

他说:“我们一到达那里就是来真的了,直到我们离开之后,我们都是走进了未知。”

球队先是前往孟买,然后是到达北京,最后才到达平壤,由于该国一个公共假期, 我们在距离比赛还有48小时的时候才抵埗。

丢失的行李和入境时的担忧

“我们一到达,就完全目瞪口呆,”帕尔塔鲁说。他曾经在中国、卡塔尔以及韩国的球队效力过,还在家乡澳大利亚效力过墨尔本城和布里斯班狮吼。

“你在新闻里看到和听到的一切都和你亲眼所见的不一样。在一个几乎空无一人的机场降落,感觉有点超现实。”

“那是个国际机场,但只有一架飞机降落。我们的行李出了点状况,我们不得不在那里耗了两个小时。就在那段时间,所有的店员和出入境工作人员都下班了,灯全部熄灭。我们就自己待在机场。”

全队必须交出手机和平板电脑检查照片,行李包也被搜查,还被告知,在朝鲜期间拍照片就小心。

“好笑的是,我们在Whatsapp群里开过一些朝鲜的玩笑,拿金正恩开涮。我们出发之前就告诉所有人把这些信息删除,我们全都在哪里等着,就怕谁会被抓到。”

“我是在暗自希望他们不要有推特(Twitter),我在上面曾经开玩笑说要和金正恩喝一杯。”

队里很多人的行李包——里面有球衣、球鞋和球——都在转乘时丢失了,这导致一些球员不得不向酒店的一个卖家买球鞋。帕尔塔鲁说,这个人的“假球鞋”要价150至200美元。

帕尔塔鲁还说:“在第一堂训练课上,我们没有球鞋,没有训练服,也没有球。我们买的球鞋都是劣质货,有一些还尺码不对。这并非是你在一个职业环境里所期待的。等我们结束第一堂训练课回到酒店时,忽然所有东西又在那里了。”

“你会对真实世界产生怀疑”

图片版权 BFC Media
Image caption 班加罗尔助理教练夸德拉特(左)和主教练艾尔伯特·罗卡(右)在一家未建完的酒店前合影

球员们在出行期间不能使用电话,也无法上网。

“我们大约在傍晚抵达酒店,不知道为什么街上的灯都不亮,”他说,“有人告诉我们,那是为了阻止任何人通过卫星观察平壤。”

曾经两次代表澳大利亚国家队的帕尔塔鲁说:“我们第一次到达酒店的时候,它就像世界上的其他酒店一样,不过在大堂有一台电视,滚动播放着金正恩的画面。从你踏进门的一刻起,宣传就开始了。”

“你会有种感觉,你所看到都是经过过滤的版本,是他们想让你看的。你总是在怀疑:‘这是真的吗?’到处都有房子般大小的海报,上面是金正恩的父亲和祖父。每一个人都很爱国。”

“平壤有260万人口,你会想,首都以外的2300万人都在干什么。”

图片版权 Toni Dovale
Image caption 西班牙籍球员托尼·多瓦莱(Toni Dovale)是班加罗尔队的一员

在没有监督人员的陪同下,球队不能离开酒店,并且随时随地都有督导员跟随。

“这些人非常友好。每个人都必须佩戴国旗或者领导人家族的别针,”他说。

“如果他们盯着你,你回望他们时,他们的眼光会很快转向别处,好像他们知道不应该盯着你看一样。孩子们会看着我们,问他们的朋友,我们是谁。”

“当中没有很多互动,但是如果你问好,他们也会微笑问好,那是令人吃惊的时刻,他们会回应。”

图片版权 BFC Media
Image caption 全队必须在导游陪同下进行观光

比赛

图片版权 Bengaluru FC
Image caption 五一体育场能容纳15万人,但比赛当天只有八、九千人入场

比赛在广阔的五一体育场进行,但帕尔塔鲁估计,只有8000至9000名球迷到场,其中包括一些朝鲜国家队球员。

“球员十分巨大,如果坐满的话将会很震撼,但只有9000个球迷就不一样了。”

“热身时,气氛很吵杂,”他说,“有一两百个孩子身穿红色运动套装拍掌欢呼,全都是完美编排过的节奏。”

“但是到比赛开始,就全安静了,不像英国的球迷,但他们显然多少认识一些足球,只不过他们是用不同的方式表达热情。”

“他们有两次声称应该判点球的机会,看台上有一些低语。他们的射手在下半场稍后被换下时,我听到他们鼓掌,他们看来并不喜欢他。”

“我们只是专注于我们要做的事情,他们进攻,我们就防守,我们只为比赛结果而来。他们在第二回合当中非常占优,也是表现较好的一方。朝鲜足球非常强,我们亲眼看到,4.25队有所有的设施,他们完全像机器一样训练,也总是一个强悍的国家。”

“我脑子里确实有闪过:‘如果我们赢了会怎么样?’兄弟们开玩笑说,如果我们进球了,应该不要庆祝,又或者说我们已经三比零领先了,应该悠着点,不过最后比赛是一场值得尊重的0比0。我猜想对于球场里大多数的球迷来说,这就是一场平局,他们可能甚至都不知道第一回合的比赛。”

图片版权 Bengaluru FC

“是时候走人了”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金正恩在9月15日曾亲临现场监督导弹试射

比赛是在9月13日星期三进行,而球队要在两天之后才能离开。他们在进行了一些轻松训练,然后进行了一场帕尔塔鲁形容是“编排好”的参观。

周五早上,他们一觉醒来,就收到消息说朝鲜又一次发射弹道导弹,跨越了日本领空。

他说:“我们在酒店有六个电视频道,包括一些中文台,一个宣传频道,还有半岛电视台。我的天,我看到朝鲜在那天早上6点发射了一枚导弹。”

“我们在办理退房时,一个人跟我们说,如果我们六点时站在酒店外面,就会看到导弹在酒店上空飞过,它是从机场发射,然后轨迹非常清晰,每个人都能看得到。”

“兄弟们互相对词,好像说‘我们赶快走人,越快越好’。真到要走的时候,那气氛简直就是要说‘我们离开这个鬼地方吧’。”

他说:“我不确定朝鲜人是不是完全了解当时的状况。”

“我们的球员问了几个导游一些问题,他们很肯定地说,他们是在保护自己,而他们的‘最高领导人’正在显示,他强大到足以向美国叫板。他们似乎是被洗脑了,觉得朝鲜无比强大,而美国很弱。那实在是很怪异。”

“想到这个地方可能会被夷平,你会觉得伤心”

图片版权 BFC Media
Image caption 班加罗尔FC将在亚协杯国际赛区决赛中面对塔吉克斯坦的伊提洛尔队

“朝鲜是一个美丽的国家,有蓝天,有植物和花,有绿地和农场,”帕尔塔鲁说,“它完全不会令你觉得不安。”

“就算是在游览的时候,你也只是觉得兴奋,觉得有多少人能够看得到这些?如果我不是在踢足球,我就完全没有机会走进这个国家。”

“我永远不会忘记这一趟旅程,并且很高兴我能够有机会来。今后多年,人们会一直问我——能说自己去过朝鲜的人并不多。”

班加罗尔接下来将会在国际赛区的决赛当中面对塔吉克斯坦的伊提洛尔队(FC Istiklol),胜方将进入最终的总决赛。

帕尔塔鲁说:“我从这趟旅途当中得到的最大收获是,不要完全相信你在新闻当中看到的东西。想要做疯狂的事情的人只有一个,或者少数几个。”

“我的感觉是我觉得很遗憾,为那些训练时面带微笑踢着球的年轻男孩感到遗憾,他们热爱足球。想到这个地方可能会被夷平,这些人会遭受苦难,就会令我觉得伤心,我只希望这不会发生。”

“比赛结束后,他们的射手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还笑着向我祝贺。我当时想:‘我没想到你会讲英语,并且还面带微笑,如此地谦虚。’体育确实能够将人们带到一起,这就是美丽的运动。”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