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巾帼百名:倡议性别平等 运动员收入男女差异缩小过吗?

Serena Williams and Cristiano Ronaldo holding trophies 图片版权 AFP/Getty

在运动员收入排名的世界前100名当中,只有塞琳娜·威廉姆斯(Serena Williams)一名女性。

根据福布斯(Forbes)排行榜,小威廉姆斯排名第51,年收入比世界第一收入的运动员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Cristiano Ronaldo)少6600万美元(5000万英镑)。

美国女子足球队在2015年赢得女足世界杯冠军的奖金是200万美元(150万英镑)。

但是,在前一年举行的男足世界杯当中,冠军球队却得到了3500万美元(2650万英镑)的奖励。

几十年来,世界体坛收入的性别差异一直是常态,这只不过是其中几个例子。

不过,最近的研究却显示,男女运动员收入上的差距在过去大幅缩小。

图片版权 Harry How/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美国女子足球比男子更受欢迎,但女子队的收入却更低

根据BBC体育部在去年六月发布、针对68个不同项目的研究报告,如今有83%的体育运动奖金都是男女平等。

女性的报酬在过去3年一直在上升,而44项运动当中有35项的奖金都是男女平等。

这似乎是好消息,尤其是和过去相比——至2014年为止,只有70%的体育项目缩小了男女收入差距,直到1973年之前,仍然没有一项体育运动的奖金是男女同等的。

联合国妇女署(UN Women)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女性地位在当今的体育界远比历史上的任何时候都更清晰可见。”

不过,专家表示,改变的速度仍然缓慢,要达到顶尖收入持平将需要走“一段很长的路”。

“我们正在取得进步,但是速度就像冰川演变一样(缓慢),”英国倡议组织女董事联盟(Women on Boards)的总监菲奥娜·哈索恩(Fiona Hathorn)说。

“体育世界仍然是一个非常、非常男性主导的领域,而且其中有些运动项目当中的性别差异令人震惊。”

图片版权 Shaun Botterill/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女子板球同样在收入上远远落后

板球、高尔夫以及足球是其中一些最严重不平等的项目,飞镖、斯诺克和壁球等也较为明显。

根据普华永道(PwC)的估计,全球的体育产业约值1453亿美元(1100亿英镑),但远不是一个男女平等的战场。

联合国妇女署的体育合作事务主任比特丽丝·弗雷(Beatrice Frey)说:“我想不出有哪个产业有这样大的薪酬差距,真的。在特定的国家和项目当中,一个男人可能是亿万富豪,而一个(参加同一项目的)女人可能甚至达不到最低薪酬水平。”

最糟糕的项目

在数以十亿元计的职业足球产业,每一个级别待遇的性别差异均令人侧目。

图片版权 David Ramos/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皇家马德里在上届欧洲冠军联赛当中夺冠,获得1800万美元奖金,但女足欧冠的冠军里昂则获得不到30万美元

女董事联盟最近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不仅是美国女子足球队获得的资金无法与男子相比,美国女子足球员的收入也比她们的男性同胞少四倍,哪怕美国男足在世界杯的第一轮淘汰赛即告出局。

如果要考虑总资金的话,这个差距还要更大。男女足世界杯两项比赛的奖金都由同一个机构——国际足联(FIFA)——决定,而FIFA给女足世界杯的总奖金是1500万美元(1100万英镑),而男足世界杯则达到5.76亿美元(4.37亿英镑),相关接近40倍。

根据立博体育(Ladbrokes Sports)的资料,前英格兰男足国家队队长韦恩·鲁尼(Wayne Rooney)每周入账的薪酬是丰厚的40万美元(30万英镑),英格兰女足的队长史蒂芙·霍顿(Steph Houghton)的周薪则是相形见绌的1600美元(1200英镑)。

在其他职业体育项目也存在着同样的薪酬差异。在高尔夫领域,美国公开赛的男子选手夺冠的资金接近150万美元(110万英镑),是女子项目冠军的两倍。

比如新西兰高球手高宝璟(Lydia Ko),她在2015年成为任一性别当中最年轻的职业高尔夫世界排名第一选手。

但是据《新闻周刊》(Newswekk)披露,她在那一年的收入尚不及美元巡赛(PGA Tour)排名第25的男子选手。

与此同时,男子板球世界杯冠军所能获得的资金比女子队多近7倍。

而在世界上最著名的篮球联赛美职篮(NBA)和女子美职篮(WNBA)当中,相似的收入差距同样存在。

《新闻周刊》统计,WNBA当中收入最高的球员薪酬大致相当于超级有钱的NBA当中收入最低球员的五分之一。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据福布斯统计,詹姆斯是收入排名世界第二的运动员,他在上一个NBA赛季当中是最高薪球员

“男孩俱乐部”

专家表示,要达至平等,单是每一项目的管理机构设立男女平等的奖金制度并不足够——赞助和代言费用、合约条款已经成为造成不平等的主要因素。

比如在网球界,大满贯赛事——即一年当中最重要的四项大赛——已经在2007年引入男女平等的奖金制度,但是顶尖的男子球手的年收入长期高于女子,因为他们通常有更好的赞助合约。

这也是为什么塞琳娜·威廉姆斯(Serena Williams)在福布斯体坛富豪榜前100当中是唯一的女性。

《福布斯》杂志体育记者库尔特·巴登豪森(Kurt Badenhausen)在6月份名单公布时曾写道:“前100名运动员的排行比任何时候都更是一个男孩俱乐部。”

“重量级的玛丽娅·莎拉波娃(Maria Sharapova)在赞助合同缩水之后就没能达到相应的级别。”

图片版权 Lintao Zhang/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俄罗斯球手莎拉波娃在药检不及格之后停赛15个月,代言赞助收入大减

根据福布斯的统计,在前100名的运动员收入当中,这些额外收入占了29%。

C罗在薪酬与奖金当中得到5800万美元(4400万英镑),不过在此基础上还另外有大约3500万美元(2650万英镑)的赞助、代言和出场费入账。

对于高尔夫球手泰格·伍兹(Tiger Woods)和田径明星尤塞恩·博尔特(Usain Bolt)来说,赞助费占了他们收入的90%。

弗雷说:“体育产业当中的性别歧视从草根到精英级别都广泛存在。”

“在草根级别,它可能意味着女孩无法参加那些传统上被认为不是为女孩而设的运动,在早期便制造了偏见,然后这会伴随她们走过青少年期,进而进入精英体育级别。”

然后,她说,这最终演变成不平等的赞助和个人推广机会,令全世界大多数的女子运动员“不能保证通过参与运动维持生活”。

图片版权 Thos Robinson/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退役的美国女足球员阿比·瓦姆巴赫(Abby Wambach)出版了回忆录,并能够四出参加活动——但退役后得到如此多挣钱机会的女子运动员并不多

这种趋势还一直持续到退役之后。

“对于退役的女子运动员来说,这一问题尤其严重。她们不仅从业就挣得不多,还很可能没有养老金,没有房子,没有安全感,”哈索恩说。

“这就给女孩子塑造理想带来问题:如果前途是这样的,那她们怎么还会想成为运动员?”

了解性别差异

这种差异的根源,或许可以追溯到现代体育本身的起源。

很多不同的社会都将体育锻炼视为与“肌肉发达的男性”密切相连的活动,其定义本身就与柔软而体力较弱的女性设定想冲突。

图片版权 Hulton Archive
Image caption 1900年,英国人夏洛特·库珀·斯特里(Charlotte Cooper Sterry)成为第一个女子单项奥运冠军

现代奥林匹克之父皮埃尔·顾拜旦(Pierre de Coubertin)曾形容女性体育从人类视觉来说是一种“不美的画面”,并认为女性参与体育将会令比赛“不切实际、枯燥乏味”并且“不合时宜”。

在当时的赛跑项目当中,女子项目的距离最长只到1500米,因为她们被认为在体力上无法达到更长距离的要求。

直到2012年伦敦奥运会,才实现每一国代表团均有女子运动员参赛的局面。

于是,体育界的薪酬差异可能与更广泛意义上的不平衡有关——女性参与体育的人数,明显就低于男性。

倡议组织体育女性(The Women in Sport)的首席执行官鲁思·霍达维(Ruth Holdaway)说:“参与度的问题可以追溯到从学生时代:它从那个时候就已经开始了。”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英国一项研究显示,近半数女孩子到青春期就不再参加体育运动

霍达维说,这和她们对身体的意识有关,她们如何理解自己的身体,以及她们所面对的有关性别的刻板印象。

联合国女署的数据显示,令人惊讶的是,有49%的女孩到青春期的时候就放弃参加体育运动,而研究显示,这一事实影响到了之后的职业和精英训练。

打开电视

另一个越来越被广泛认同的事实是,收入性别差异也是体育越来越商业化的一个副产品,因为这当中媒体版权扮演着重大的角色。

根据明尼苏达大学塔克女性体育研究中心(Tucker Centre for Research on Girls and Women in Sport)在2014年的一项研究,体育媒体报导当中只有4%是给女子体育的,尽管体育参赛者当中有40%是女性。

图片版权 Doug Pensinger/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重大赛事的媒体转播是很多运动员收入的主要推动力

而在这少量的转播时间里,女子运动项目的报导也更多是带着性别标签。塔克中心的总监玛丽·乔·凯恩(Mary Jo Kane)说,女子运动员的画面较多是在赛场下以及不穿运动装备的时候,凸显“她们的性魅力而不是运动能力”。

于是,很多人会说,女性挣的钱比较少,是市场主导的结果,因为女性体育不像男子体育那么流行,也“没那么好看”,所以结果就是它获得的转播收入较少。

巾帼百名是什么?

BBC巾帼百名每年都会提名100名来自全球各地深具影响力及鼓舞人心的女性。今年我们向她们提出挑战,尝试解决现代女性面对的四大问题:“玻璃天花板”(女性仕途上遇到的障碍)、女性识字率、女性街头被侵犯、运动的两性不平等。

我们希望读者们能够积极参与,想她们提出你们的主意。欢迎各位在社交平台FacebookInstagram及推特上使用#100Women与她们交流。

平权倡议者会说,这是一个“鸡和蛋”的循环——观众不为女子项目感到兴奋,因为它在媒体上的曝光度极小,而媒体则会说女子运动员得不到足够的受众关注,以此为理由不予更多报导。

“这是不合理的理据,你必须首先在多层面上投入,包括市场和推广,才能得到大众更多的关注,然后才会得到更好的回报,”弗雷说。

“假如我们好几代人的文化都是更习惯看女人而不是男人打橄榄球或者踢足球,我们就会觉得男性参与体育是件新鲜事,”哈索恩。

专家表示,体育界的差异其实是体现更广泛的性别不平等,而这又进一步引向其他更微妙的性别歧视。

比如,直到最近之前,女子足球员在国际比赛当中还一直被要求在人造草坪上比赛——这种场地品质被认为是不如男足比赛的天然草坪。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BBC巾帼百名:是体育跟女性过不去?还是相反?

然后还有名称和说法,联合国一份关于女性体育的文件称:“‘世界杯’被预设是男子的,而女足世界杯则要在赛事名称前面加上‘女子’的字眼。”

榜样

虽然进步有如“冰川演变”,但是改变仍然是向前的,而且差异也正在缩小。

网球通常被当作是一个闪亮的例证,从2007年开始,四项大满贯赛事均开始实行男女子奖金平等的制度。

事实上,这个过程早在1973年的美网公开赛就开始了。当时的世界冠军比利·简·金(Billie Jean King)和另外一名女子球员创办了女子网球联合会,为性别平等出力。

田径也成为了良性措施的模范个案,特别是在过去五年,国际田径联合会(IAAF)的世界田径锦标赛以及年度的钻石联赛均开设了无性别差异的奖金制度。

其他据称已经在实行平等奖金制度的运动还包括滑冰、射击、排球、跳水、帆船、帆板、跆拳道以及一些自行车项目等等。

也有证据显示,女子体育电视转播的吸引力在增强,社交媒体在无分性别地在全球增加运动员知名度的趋势上扮演了一部分角色。

还有运动员本身,也多次为反性别歧视发声。

比如去年,美国女子足球聪明当中的五个最有名的球员就向她们的雇主美国足协(US Soccer Federation)发出投诉,抗议待遇上的性别差异,而曲棍球队也试图通过抵制比赛来寻求薪酬平等。

图片版权 Martin Rose/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美国女子冰曲队最近为争取平等收入而抵制一项国际赛事,最终得偿所愿

但是倡议机构表示,仍有很多的工作需要做。

首先,在决策职位上就需要有更多的女性。

英国女董事联盟的一份报告发现了一个在各项目广泛存在的问题,在很多管理机构的决策职位上,只有不到30%是女性。

在受访的28个国际体育联盟机构当中,决策层职位上只有18%是女性。在129个国家的奥委会当中,这个数字还要更低,并且还有所下降——目前决策层职位上的女性战16.6%,比2014年的17.6%要低。

體育管理機構女性官員比例仍然

低于 30%

  • 國際體育聯合會中的女性比例 18%

  • 各國奧委會中的女性比例 16.6%

  • 本國奧委會中女性官員比例超過40%的國家數量 8

  • 本國奧委會中完全沒有女性官員的國家數量 10

GETTY

专家表示,问题的根源在于女性在人生初期是如何参与体育运动的,而任何想要改变收入和参与度性别不平等的尝试,都应该从学校开始。

在学校体育领域当中实行男女同练或许能带来积极作用,令女孩子乐于长期参加体育运动,并且考虑成为职业运动员。

“我会想从小学开始就推行男女共同参加同一项运动,因为在那个阶段,两者在体力上并没有重大的差异。如果在教育体系内,孩子们开始一起参加运动,将会在社会上产生真正的改变,”哈索恩说。

霍达维则表示:“如果我们要在长远当中缩小差距,我们真的应该帮助年轻女孩子改变她们的行为模式,令她们明白运动是快乐的,她们和男孩子一样有能力参与。”

图片版权 SolStock / GETTY
Image caption 早期开展男女合练的体育活动能够从长远缩小收入性别差异

改变商业代言和赞助模式,也是走向收入平等的重要一步。

对于女子赛事的推广来说,有一个尚未开发的市场,而专家们相信,它不仅在原则上是公平的,而且是一种很好的投资。

费雷说:“这不是一个慈善的事情,而是一种聪明的商业决定。”

“很多企业现在对性别平等很有兴趣,如果我是一家赞助的公司,比如说要赞助英超,我就会问我自己‘这对于我的公司来说是一个合适的形象吗?’‘它对我的品牌来说是不是太男孩气了?’,”哈索恩说。

“‘我们有50%的客户是女性,但我们将99%的钱都用来赞助一项男子运动,这是对的吗?’它显然不对。”

图片版权 Chris McGrath/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专家认为,让更多女性参与传统上由男性主导的运动有助于改变收入上的性别差异

专家们相信,最终需要的是一种文化上的转化——女性不再被视为“次级运动员”,就像她们在社会当中不应该被当作二等公民一样。

“虽然比利·简·金从40多年前就开始推动平等,但我们在体育领域仍未拥有真正的平等,”哈索恩说。

“我们已经在前进,但我们尚未到达。”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