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平昌冬奥会:IOC成员指责解除俄罗斯禁赛令是“懦夫”行为

Russia's Elena Nikitina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俄罗斯选手埃琳娜·尼基蒂娜是被解除终身禁赛令的运动员之一

此前对俄罗斯运动员的终身禁赛令被推翻之后,体坛领袖被指是做了一个“懦弱和没有脊梁”的决定。

英国的国际奥委会(IOC)成员亚当·彭吉利(Adam Pengilly)向BBC体育部表示,对于体育仲裁法庭(Court of Arbitration for Sport,简称CAS)推翻28名涉禁药俄罗斯运动员的禁赛令,同时部分地对另外11宗上诉持支持态度,他感到“震惊和愤怒”。

“这对体育来说是绝望和黑暗的一天,骗子和盗贼被允许获胜,”彭吉利说。

体育仲裁法庭表示,在28宗个案中的禁药使用“证据不足”,但是国际奥委会坚称,推翻禁令并不意味着这些运动员会被邀请参加本月在韩国平昌举行的冬季奥运会。

俄罗斯被禁止参加冬奥会,但169名俄罗斯运动员可以以中立者身份参加比赛。

彭吉利说:“CAS这次输了。”他是一名前俯式冰撬选手,目前是国际有舵雪撬和俯式冰撬联合会(IBSF)的副会长。

“我们看到,奥运会当中最大的一场骗局和多年的系统化禁药阴谋只受了一点小惩罚就过去了,这时候我们就需要好好地注视那些体育界的领导层。”

“那些沉默、清白的大多数不得不承担起举证的重任,这很荒唐,他们正因为那些领导层作出的懦弱和没有脊梁的决定而被迫受累。”

“像躲避鼠疫一样远离精英竞技体育”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俄罗斯运动员特雷蒂亚科夫在索契冬奥会赢得男子俯式雪撬金牌

去年,国际奥委会调查发现2014年索契冬奥会存在政府资助使用禁药的问题之后,43名俄罗斯人被终身禁赛。

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的《麦克拉伦报告》公开了调查所得之后,一个叫奥斯瓦尔德委员会(The Oswald Commission)的组织成立,负责调查每一个禁药个案。

奥斯瓦尔德委员会的结论是,俄罗斯运动员在2011至2015年间从一个国家赞助的禁药项目当中获益,并指出“包庇行为从无序混乱发展成了一个机构化、制度化的奖牌制造机器”。

彭吉利是国际奥委会当中唯一公开反对国际奥委会行政管理层容许俄罗斯参加2016年里约奥运会的成员。他说:“今天,我不得不向运动员个人道歉,他们曾经的梦想、奖牌、金钱,最重要的是对体育界有信心,都被偷走了。”

“他们现在会认为,你当骗子更好,或者让你的国家成立一个禁药体系会更好,因为就算被发现了,代价也是小的。又或者,如果你不想欺骗,那就像躲避鼠疫一样远离精英竞技体育。”

对于达成这样一个决定,体育仲裁法庭表示,他们考虑过了一些专家的证供,包括前俄罗斯反禁药官员和整个事件的揭密者格里戈里·罗琴科夫(Grigory Rodchenkov)和加拿大律师里查德·麦克拉伦教授(Professor Richard McLaren),后者撰写了2016年那份有关俄罗斯禁药问题的报告。

彭吉利说:“麦克拉伦和奥斯瓦尔德委员会都认为罗琴科夫的证据是真实可信的,也得到了法庭证据的支持,而CAS仍然不接受,你还要做什么?”

美国反禁药机构将矛头指向IOC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国际奥委员主席:对奥林匹克的廉正“前所未有的侵犯”(英文)

罗琴科夫的律师对体育仲裁法庭的决定提出了批评,称“清白的体育已死”。

国际奥委会表示,CAS的决定“可能对未来的反禁药事务有严重影响”,而美国反禁药组织(USADA)则将矛头重新指向国际奥委会,称目前的状况是一场“可悲的乱局”。

USADA的首席执行官特拉维斯·泰加特(Travis Tygart)说:“IOC未能迅速而决断地应对俄罗斯对公平竞技前所未有的侵犯,已经削弱了公众对奥林匹克运动价值的信心。”

“在奥运会举办前夕推翻几十宗案件并没有带来公义,奥运会的公正性也由此受到了伤害。”

“这整场可悲的乱局真的令人恶心,对于清白运动员来说,恶梦仍在继续。这是必须改变的。”

CAS是如何做出决定的?

俄罗斯体育部长帕维尔·科洛布科夫(Pavel Kolobkov)则表示:“公义终于取得了胜利。”他坚称,那些被指使用禁药的运动员是“清白”的。

体育仲裁法庭表示,它的职责并不是“从总体上判定索契的实验室里是否存在有组织的制度,容许操作禁药检测样本”。

该法庭称,其职责是“严格集中在处理39宗个案,以个人为基准,评估有关证据是否适用于每一个运动员。”

体育仲裁法庭秘书长马修(Matthieu Reeb)表示,只有“旁证”支持有关个别运动员使用禁药的指控。

他说:“这里的问题没有直接证据,比如呈阳性的检测结果或者自愿承认之类的。”

“这并不意味着那28名运动员就被认定是清白了,只不过基于证据不足而上诉获得接纳,禁令解除,他们在索契取得的成绩也重新获得承认。”

“一番迷糊的判断”

世界反兴奋剂机构主席克雷格·里迪(Craig Reedie)表示,对于CAS的决定有“严重的担忧”。

他在BBC电台第五频道(BBC Radio 5)的直播节目上表示,这个判决很“迷糊”,因为有11名运动员并没有完全脱罪。

“这样做的话,CAS就必须承认,制度化的阴谋的确存在,”他说,“制度化的阴谋适用于那11个人,也必然适用于其余28个人。”

他还表示:“这不是好消息,因为它制造了迷惑,也在所有清白的运动员心中制造了失落感,他们长年因为俄罗斯制度化的阴谋受到了影响。”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