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科英式桌球女一号吴安仪:“桌球不应该分男女”

Ng On-yee in 2016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第一眼看见吴安仪,她略显瘦削的身躯和大圆框眼镜,更容易令人联想到一个大学女生,而不是世界顶尖运动员。

就在上星期,27岁的她在斯陶尔布里奇(Stourbridge)举行的英国公开赛晋身四分之一决赛,成功取代了长年占据世界头名的英国选手瑞安·埃文斯(Reanne Evans,另译“伊云丝”),登上排名榜首。

在世界排名前15名的英式桌球(斯诺克)女子选手当中,还有另外三人同样来自香港。

“很多人认为(英式)桌球一直是一个比较男孩的运动项目,”吴安仪说。在香港球手傅家俊(当今男子世界排名第九)等人的成功影响下,英式桌球算得上是这个700万人口的城市最引以为傲的运动项目之一。

“而我觉得我证明了,女孩子打英式桌球一样打得好——就算戴着这么厚的眼镜,”吴安仪说着露出爽朗的笑意。

近年香港体育界已经有足够多的例证,去打破各种与女性运动员有关的刻板印象——继两年前时任香港东方足球队主教练陈婉婷成为世界上第一个率领男子职业足球队夺得第一级别联赛冠军的女教练之后,在这个二月,吴安仪成为亚洲首个登上世界女子桌球总会(WLBS)排名第一的选手。

图片版权 WLBS
Image caption 吴安仪在今年二月取代埃文斯(右)成为WLBS世界排名第一

上阵父女兵

吴安仪在13岁左右的年纪爱上了英式桌球。当时她是一个沉迷电脑游戏的“宅女”,担心不已的父亲就开始去哪里都带着她,其中一次是带她去看自己参加的一场业余英式桌球比赛。

首先吸引吴安仪的是父亲穿的一身马甲背心加领结。“我见他穿那套桌球制服去打比赛,我觉得很有型,”吴安仪说,“我开始叫爸爸教我打球,觉得有机会穿上那套衣服也很好——其实就是从那套制服开始的。”

有一个作为业余球手并且在香港上环一家桌球室工作的父亲,不仅令吴安仪有机会免费练习,也避免了很多本地家长对这个游戏的成见——吴安仪说,很多人都先入为主地觉得,桌球室就是坏人玩的地方;在电影里也是,打斗总是发生在那里。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吴安仪如今是英式桌球新科女一号

“我自己觉得桌球一直都是一种很绅士的运动,男女以及不同年纪的人都适合。”

想和男选手竞技

吴安仪记得,刚开始在桌球室练习时,“真的会有很多人看着你——为什么会有个女孩在这里练桌球?”有时候在训练状态不好时,吴安仪也曾躲在洗手间里哭泣。

“现在的世界水平,男子职业球手的确比女子水平要高一些,”吴安仪说,“很多人都问,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区别?是不是力量的差距?”

“我自己反而觉得是因为比赛机会(不够)——过往桌球都是比较普及在男子方面。女子比赛以往一年只有一两次大赛,男子就一年有十几个。”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吴安仪在18岁时赢得一项业余斯诺克锦标赛冠军

过去两年,在世界锦标赛的预选赛以及2017年的香港大师赛表演赛上,吴安仪有很多机会与世界顶尖男子选手竞技,其中包括吉米·怀特(Jimmy White)和已退役的史蒂芬·亨德利(Stephen Hendry)。

不过,即使在她至目前为止成绩最好的2017年(夺得五个不同类别的女子世界冠军),这位香港桌球女王在与男子选手对决时仍然未有明显的进步。去年四月的世锦赛预选赛,她就以10比1的比分败给奈吉尔·邦德(Nigel Bond),与一年前同一项比赛的比分一样。

吴安仪说:“近几年自己的目标都是想更多地与男子职业球手打比赛,和他们打, 我是会进步多一些的。”

心理游戏

她形容,英式桌球是一项很讲求心理素质的游戏。

“我相信所有桌球手都是一样,情绪一定要很稳定,”吴安仪解释说,“很大部分球手对于控制自己的情绪都需要非常好。”

她承认,觉得自己在情绪控制方面尚可以有更多的进步。“可能女孩子特别想得多,是不是?”她笑说。

“说笑就说女孩子想得多,”她补充道,“其实我相信这些是经验。一个球手脑海里都会有很多想法,控制力都是要在比赛当中训练出来。”

在去年一场最具代表性的比赛当中,吴安仪继2015之后再次夺得女子世界锦标赛冠军,那一天的半决赛和决赛,无论对男女选手来说都肯定会是一个艰苦的过程。

图片版权 Courtesy of Ng On-yee
Image caption 吴安仪表示,希望有更多和男选手比赛的机会
图片版权 WLBS

在2016年败于埃文斯的吴安仪,在2017年半决赛中面对同一个对手,在落后60分之多的困境中反败为胜;然后她在只有45分钟的休息时间之后与印度选手维迪亚·佩莱(Vidya Pillai)对决,最终以6-5取胜。在同一个周日进行的两场比赛均进行到决胜局,总共历时近15个小时。

本月较早前,吴安仪的其中一个教练韦恩·格里菲思(Wayne Griffiths)曾向香港媒体表示,吴安仪对自己的那份信念和争胜的决心,是她成功的重要因素。

很多人当时都认为要追上瑞安是不可能的了,但安仪一直都相信这种可能,”格里菲思对香港《南华早报》说。

“这种信念,加上她的勤奋和对提升自己的渴望,令她现在当之无愧地成为世界排名第一。”

年轻的吴安仪觉得,桌球手的运动寿命会比较长,而她现在也找到了稳定自己情绪的方法。除了训练和比赛,她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带着自己的金毛寻回犬“Muffin”到处散步。

“以前练得不好、比赛输了回家就会很不开心,而现在就算打不好,一打开门见到Muffin、抱上来的时候,就会忘记所有的事情,”她说。

图片版权 Courtesy of Ng On-yee
Image caption 吴安仪和她的金毛寻回犬“Muffin”

作为这项运动的新科女一号,吴安仪相信,英式桌球在未来的性别差距会缩小。

“我自己觉得,其实桌球一直是不应该分男女的,”她说。

“如果能够继续在亚洲或者香港去举办一些大型的女子赛事,我相信也会继续吸引到女子球手去打桌球,也能令人看到,原来桌球并非只是男人的运动。”

但是,作为女子球手,她会有担负起为女性选手正名、打破“玻璃屋顶”的压力吗?

“我自己其实不会非常在意这些,”吴安仪说。

“桌球这个游戏,我总觉得是在和自己打——你可以控制的就是自己走向枱边时所能做的一切。”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