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世界杯:为何黑人教练如此罕见?

Aliou Cisse, Head coach of Senegal celebrates after the 2018 FIFA World Cup Russia group H match between Poland and Senegal at Spartak Stadium on June 19, 2018 in Moscow, Russia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西塞(施斯)是本届世界杯赛场上唯一的黑人主教练。

最近几天,塞内加尔国家队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这不仅因为他们小组赛首场比赛2-1战胜了波兰,是目前本届世界杯上唯一赢球的非洲球队,还因为他们的主教练西塞( Aliou Cisse,施斯)是32支参赛球队里唯一一名黑人主教练。

“我是这届世界杯上唯一的黑人主教练。这是事实,但这些争论真的在干扰我,”西塞告诉记者。“我认为足球是全世界的运动,你是什么肤色并不是很重要。”

西塞以唯一一名黑人主教练的姿态登上头条,但赛场上其实也有很多黑人球员,这种现象并不是世界杯历史上的新鲜事,其实是一个惯例。

参赛队伍变多了,但黑人教练没有

黑人主教练在世界杯上一向少见。尽管世界杯决赛阶段参赛队伍从24支变成32支,但仍然没能使情况好转。

1998年法国世界杯上首次有32支队伍参加比赛。尽管来自黑人人口为主国家代表队的数量增加,比如非洲国家队伍从三支变为五支,但没有一名主教练是黑人。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2010年世界杯在南非举行,但没有一支球队是由黑人主教练带队。

从那时起到现在,世界杯历史上只有七名黑人主教练带队参加决赛阶段角逐。虽然2010年南非世界杯为非洲足球带来了巨大胜利,但在那届赛事上都没有一位教练是黑人。

刚果民主共和国主教练伊本吉(Florent Ibenge)对黑人得到的机会十分不满。“我们可以踢球,但不能执教。可能黑人就是为执行别人命令而生的吧,”他向法新社表示。

伊本吉现在仍是刚果民主共和国的主教练,曾带领球队赢得2016非洲杯冠军。他还提到非洲国家有聘请白人做主教练的传统,他们通常会选择经验丰富的欧洲或南美教练。

玻璃天花板?

2010年世界杯上南非队的主教练佩雷拉(Carlos Alberto Parreira)便来自巴西,而1998年南非队首次参加世界杯时的主教练是法国人特鲁西埃(Phillipe Troussier)。

而在最近一次非洲杯(2017)上,16支参赛队伍中只有三支由黑人执教。

但也有人认为,黑人主教练的缺位并不是源于偏见。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勒瓦尔(Herve Renard)是执教非洲球队的欧洲教练之一。本届他带领摩洛哥队参加比赛。此前他还曾于2012与2015年分别执教津巴布韦及科特迪瓦。

“这其实跟主教练的国籍没有什么关系,而跟主教练的能力有关。如果我们有一位可以带领球队夺冠的加纳主教练,那当然好,如果我们有一个欧洲教练,那也很棒,”前加纳足协主席恩扬塔基(Kwesi Nyantakyi)最近在一次电视采访中如是说。

加纳是非洲足球强国,但却缺席2018俄罗斯世界杯。加纳队现任主教练阿皮亚(James Apiah)曾是加纳队队长,他在加纳获得非洲杯第四后从以色列人格兰特(Avram Grant)手中接过教鞭。

加纳足球最大的荣誉要数历史上曾四次获得非洲杯冠军(1963、1965、1978、1982),而这四届比赛当时均为黑人教练带队。

工作上的少数群体

对于平权人士来说,世界杯上的种族差异只是冰山一角。

2014年,欧洲反种族歧视足球组织(Football Against Racism in Europe network, Fare )委托进行的大规模研究揭露了一个非常严峻的形势:在调查英格兰、法国和荷兰的俱乐部与足球组织后发现,这些机构中只有3%的教练及其他职员工作职位由黑人及少数族裔担当。

“当你看到底层机会贫乏的现象后,再看最高层这种低代表度就不足为奇了,”Fare负责人鲍瓦尔(Piara Powar)称。

“欧洲各大联盟应该对此负责。他们一直有用黑人球员,但却没有为他们成为教练提供支持。这是一种存在已久的偏见,认为黑人运动员可以有很好的表现,但不能成为领队人,”鲍瓦尔说。“数百年来,黑人教练们都在与为奴隶制正名的偏见和科学种族主义作斗争。这种种族主义植入欧洲足球后,又扩散到非洲等其他地区,在那里聘用欧洲教练是十分普遍的现象,尤其是那些曾在欧洲执教过多个国家队的资深教练。”

低代表度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克里斯·休顿是2017-2018赛季英超联赛中的唯一黑人主教练。

在英格兰,2017-2018赛季四个专业联赛的92家俱乐部里只有3名教练是黑人或少数族裔,而在英超联赛中则只有一人——布莱顿的克里斯·休顿(Chris Hughton)。

与此同时,至少25%的英格兰职业球员为黑人。

但在国际赛场上,巴西是最具代表性的例子之一。

这个世界杯历史上最成功的国家有超过50%的混血人口(其中47%为黑人),且凭借贝利(Pele,比利)、加林查(Garrincha,加连查)、罗马里奥(Romario)与罗纳尔多(Ronaldo,朗拿度)等非白人球员,巴西队共五次夺得世界杯。

然而巴西从未在世界杯赛场上聘用过黑人教练。

“这从未阻止我成为一名教练,但我也理解一些黑人教练可能觉得竞争不公平,”前巴西球星吉尔伯托·席尔瓦(Gilberto Silva)说。席尔瓦是2002年巴西国家队夺冠时的一员,现在是一名电视评论员。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前巴西球星吉尔伯托·席尔瓦建议黑人教练员直面偏见。

“我可以给出的唯一建议就是,如果有偏见存在,黑人应该抬起头来,直面这种偏见。就像我们在球场上踢球时听到种族主义的咒骂时的反应一样,”席尔瓦说。

1998年法国赢得世界杯冠军时,那支队伍以多种族特点闻名,但教练行业仍然排除了大部分的非白人球员。

那支队伍,白人球员布兰科(Laurent Blanc)与德尚(Didier Deschamps)后来都曾执教法国队,齐达内(Zinedine Zidane,席丹)也带领皇家马德里三次欧冠夺冠,而维埃拉(Patrick Vieira,韦拉)知道最近才打破“阶级天花板”,于6月11日出任法甲尼斯队主教练。

无意识的偏见

荷兰记者兼作家西蒙·库珀(Simon Kuper)是足球书籍《足球经济学(Soccernomics)》一书的共同作者,他认为这种现象是由无意识的偏见导致的。

“当各家俱乐部和足协选择主教练时,他们也在考虑公关宣传。他们会担心新的主教练会不会被接受,所以他们会选择‘看上去像教练’的人,”库珀说。

“这就意味着,这个人是白人男性,40岁到60岁之间,同时拥有强势男性心理。俱乐部和足协是为稳妥起见,因为如果他们找了一个打破常规的人,他们要在结果不如人意时面临批评。”

在书中,库珀与合著者西曼斯基(Stefan Szymanski)发现,教练对赢球的影响远低于传统观点。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库珀与西曼斯基认为,为球队赢球的不是教练,而是球员。图为塞内加尔队在同波兰的比赛中庆祝进球。

“为塞内加尔赢球的不是西塞。95%的胜利要归功于球员。但教练是一个球队的门面。公众与媒体都与教练打交道,会在记者会上看到他。除了肤色外,我们还可以讨论性别。因为黑人女性也可能会成为很好的教练。”

新一代

“但如果这种事情真的发生了,人们会笑。这种偏见很疯狂,但也更是无意识的。人们永远不会为了公关考虑而决定一个前锋,但是却可以这样决定一教练。可悲的是,足球不是一个会在这方面自己反思的行业,在其他领域这种情况不会被容许,”库珀说。

西塞在世界杯期间被问及这个话题时,大可避开争议,没有人会责怪他,但这位塞内加尔主教练仍然选择在与波兰的比赛前夕回应了这项争议。

“足球是一项全世界的运动,我代表了希望在非洲和世界足球中占有一席之地的新一代。我们(非洲人)是优秀的球员,技术精湛,我们有权利参加国际顶级赛事。”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