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世界杯博客:点球大战秘密和那些想征服12码点的人

Erik Dier's penalty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埃里克·迪尔(Eric Dier,戴亚)打入最后一个点球的瞬间

每一个人在第一次看到12码点球时,首先会发现的一点是,这几乎是一个依靠运气的随机游戏。在一个正常的点球当中,基本上罚球者和守门员只能互相揣测对方意图从而选择左右;那些不愿意被这种猜想游戏禁锢的罚球者,可能会选择发力劲射,因为数学和生物学告诉我们,只要球速达到一定程度,站在球门前的人类没有机会主动碰到皮球。

有些人,比如像1976年欧洲杯决赛上的捷克斯洛伐克球员安东宁·帕伦卡(Antonín Panenka)那样,会跳出框框想出创新踢法,在守门员倒地的瞬间将球轻轻挑出一个抛物线。在近年的大赛当中,2006年世界杯决赛上的齐达内(Zinedine Zidane,施丹),2010年世界杯四分之一决赛中的乌拉圭人塞巴斯蒂安·阿布鲁(Sebastián Abreu,艾比奥),以及2012年欧洲杯四分之一决赛的皮尔洛(Andrea Pirlo,派路),都这样做过。

关于点球的另一个普遍认识是,它是心理战,在互射点球决胜的比赛当中更是如此——以一种最简单而残酷的方式决定比赛胜负,在一场最简短的决斗中考验罚球者的性格。在世界杯淘汰赛阶段这样重大的比赛场合当中,罚失点球可能意味着一生的失败烙印。

没有一个人会说罗伯特·巴乔(Roberto Baggio,罗拔图·巴治奥)不是一个伟大的球员,但是在12码点前,“伟大”是另一个维度上的事情。现在人们说起世界杯上的巴乔,记得的往往就是1994年在玫瑰碗球场的决赛踢飞的那一脚。

但是,对于另一些人来说,点球大战的成功与否并不仅仅取决于是罚球者的心理素质和运气。

德国经验

最精于此道的德国人,从80年代开始就致力于通过收集每一届世界杯、欧洲杯和非洲国家杯的点球数据。在最极端的情形下,研究包括罚球者的腿脚形状、球鞋大小甚至身体重心等等因素的影响。当然最重要的部分,是在每一场比赛之前研究每一个对手球员以往踢点球的习惯——2006年世界杯四分之一决赛对阵阿根廷的点球大战,德国队守门员莱曼(Jens Lehmann,列文)手中的那张纸条成为了全世界媒体赛后的焦点之一。

德国人的方法论给了他们完美的点球大战传统,在世界杯历次点球决胜的比赛当中,德国人全数获胜。

除了统计分析方法,球员在点球大战当中一些细节上的处理,也被认为对罚球有一定的影响。2005年伊斯坦布尔那场著名的欧冠决赛点球大战,利物浦队守门员杜德克(Jerzy Dudek)决定在每一名AC米兰球员罚点球之前,都将球拿在自己手里,并且让米兰球员每一次都走过点球点,在更靠近球门的地方从他手上拿过皮球——据说,这是为了让罚球者感觉到微妙的弱势,并且令他们在罚球点上看到的球门,比从他手中拿球时远那么一点点……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皮克福德成为英格兰队功臣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英格兰队教练对点球决胜做了充分准备

不管这些方法有多大的作用,总之现在,我们知道在周二(7月3日)的莫斯科斯巴达体育场内出现在点球点前的英格兰队,与以往不大一样。

前车之鉴

或许是得益于站在场边的主教练加里夫·索斯盖特(Gareth Southgate,修夫基)曾经的痛苦经历(他在1996年欧洲杯半决赛对阵德国时,在温布利射失了点球,令英格兰队在家门口被淘汰),英格兰队在此前淘汰赛之前一段时间就已经开始在训练课的最后一项练习点球。

索斯盖特与英足总技术总监在赛前共同筹划了心理学方面的研究,其中一项发现是历届英格兰球员在互射点球过程当中行动都过快。在他们指导球员在周二的比赛中学会放慢脚步,给自己充分的时间理清点球的执行。

守门员皮克福德(Jordan Pickford,碧福特)和杜德克一样,自己将球交给对手球员,以此暗示对局面的控制,并且在对手开始助跑前在门前上原地跳跃,击打球门横梁,给对手威慑。

索斯盖特此前曾表示,他不相信点球决胜是一个随机的游戏,英格兰人需要控制点球大战的状况,而不是被它控制。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在周二,他们做到了,打破了英格兰队在点球大战中的魔咒。被媒体称为“新英格兰”的这批年轻球员,凭借周全的计划和准备,以及良好的发挥,跨过了一道横在这支球队面前数十年的障碍。

当然,还有一点点运气。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