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女足世界杯:为什么女子足球中的出柜球员比男足多

Megan Rapione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美国队球星梅根·拉皮诺是女子足球运动当中公开出柜的球员之一,而女足在LGBT的包容度上要远高于男足。

2019年国际足联女子足球世界杯(FIFA Women's World Cup)八强战上,美国队前锋梅根·拉皮诺(Megan Rapinoe,拉宾奴)的两个入球将球队送进半决赛。她在赛后被问到的一个问题是,对于自己在被定为“同志骄傲月”(LGBT Pride Month)的六月里打出这样的表现,有什么感觉。

这名刚刚帮助球队以2比1击败东道主法国队的球员说:“同志们冲啊!一支冠军球队里面是不可能没有同性恋人的——以前就从来没有过,从来没有。这是科学,明摆着的。”

拉皮诺关于体育竞技表现与LGBT(同性恋、双性恋及跨性别)运动员之间关联的说法,或许会引起漫长的辩论,但是一个毋庸置疑的事实是,她是非常自在地公开表达着自己的观点。

她们骄傲地出柜了,他们呢?

这名美国队球星是本届赛事里38名已经公开出柜的同性恋参赛球员之一,这个数字是来自美国一家关注LGBT的体育新闻网站Outsports。

在本届赛事24个参赛国的552名球员当中,这个数字约占6.8%的比例。

图片版权 Kevin C. Cox
Image caption 2015年女足世界杯夺冠后,美国队球员艾比·瓦姆巴克(Abby Wambach,云芭芝)在场边与她当时的伴侣亲吻。

Outsports网站指,38名公开的同性恋球员,是国际足联赛事历史之最——同样来自Outsports的数据指,四年前在加拿大的世界杯上有23名出柜球员。

那么,在2018年俄罗斯举行的男足世界杯上,又有多少名公开出柜的球员呢?

一个都没有。

事实上,男子球员当中根本还没有现役球员公开出柜的先例。目前为止最有名的例子,是德国前国家队球员托马斯·希茨尔斯佩格(Thomas Hitzlsperger,希斯贝加)。他是在2014年退役之后才公开出柜的。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德国前国脚希茨尔斯佩格是男足当中最著名的公开出柜球员,但他是在2014年退役四个月之后才公开自己的性向。

微妙却真实的歧视

“在更衣室里充斥着的是雄性激素、公用淋浴间和各种互相调笑,”切尔西(Chelsea,车路士)球员、2018年世界杯冠军法国队成员奥利维尔·吉鲁(Olivier Giroud,基奥特)在去年接受法国报纸《费加罗报》(Le Figaro)访问时曾这样说过。

“这很微妙,但事情确实就是这样。”

“我能够理解男人要出柜所面对的压力和困难——当你自己挣扎多年之后,这是个实实在在的挑战,”吉鲁说。不过,他本人也曾参与过几次反对恐同的宣传,也曾经穿过彩虹鞋带的球鞋比赛,以表示对LGBT权益的支持。

其他运动项目也不见得超前多少:以2016年里约奥运会为例,在28个大项的10000名男女参赛者中,Outsport仅统计出56名公开出柜的运动员。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荷兰队球员梅蕾尔·范东根(Merel Van Dongen,云当根,左)和西班牙队球员安娜·罗梅罗(Ana Romero,罗美露)是情侣,而她们对此也直言不讳。

女性本来就习惯对抗偏见

只不过,作为全世界最流行的运动,足球项目当中的这种反差很震撼。

“数据显示,同性恋的女子足球员在出柜和公开谈论这件事上是感觉被鼓励的,”杜伦大学(Durham University)体育运动科学部的副教授史黛西·波普(Stacey Pope)向BBC表示。

“在男子方面,足球历来一直是‘男性气质的堡垒’,而过往的经验也显示出负面的观感,”她说。

波普提到贾斯汀·法沙努(Justin Fashanu,法沙奴)的故事。他在1990年成为英格兰顶级联赛当中第一个公开出柜的球员,但是却持续成为人群羞辱的对象。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法沙努在1990年公开自己的性向,但是他在余下的足球生涯里经受了长期的歧视。

女子足球员则对于偏见并不陌生,特别是那种认为踢球的女孩更有可能是同性恋的观念;但是波普认为,这一点其实是有助于鼓励同性恋球员出柜的。

“女性踢足球必须越过很多障碍,其中就包括各种标签和刻板印象。女子运动当中的文化,这种更包容的环境,有可能令出柜变得更加容易。”

男人的“堡垒”

另一方面,男子足球当中对硬核男性气质的刻板印象,给男子球员出柜营造了一个艰难得多的环境。

“男子足球的包容度要低得多,因为观念认为同性恋男子比较不男人,达不到运动竞技的要求,”纽约州立大学布法罗分校(University at Buffalo)体育性别及性向研究领域的教授苏珊·卡恩(Susan Cahn)在接受BBC访问时说。她是这个研究领域的领先专家。

“但是,”她补充说,“过去这些年女性也在其他运动项目当中出柜,这一点令人们不再那么为之震惊。并不是说她们就没有因此受到敲打,但是现在的大众当中有相当比例的一群人,令同性恋女性能够公开地谈论自己的性向。”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女子足球的部落文化强度,比起男子足球要更弱一些。

LGBT活动人士指,足球界还没有恰当地处理过恐同的问题。反歧视慈善机构Kick It Out发现,2018年在英格兰的球场当中所报告的恐同案例,相比前一年增加了9%。

女子足球当中女孩和女性因为踢足球而受偏见所累的例子也有很多。

虽然足球管理机构国际足联此前曾因为一些国家的球迷有歧视同性恋的行为而对该国足协罚款——比如2018年世界杯上的墨西哥球迷,每次对方踢球门球的时候都会高喊侮辱性的言词,但是FIFA的纪律守则当中有提及种族、肤色、语言、宗教和身世背景,却没有具体提到有关性取向的歧视行为。

大赛有助唤起公众意识

女子足球能够带动改变这种文化吗?LGBT维权组织石墙(Stonewall)的体育总监罗比·德·桑托斯(Robbie De Santos)说:“非常好的一点是,我们看到女性在LGBT的包容性上面走在前头,并且显示出,当每个人被鼓励做自己的时候,整个球队都会得益。”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虽然一些球队已经正在作出努力,但是批评者认为,男子足球需要管理机构方面更有力的行动,来对抗恐同问题。

“不过,重要的一点是,我们不能就此自满。我们知道,在体育领域,各个级别的运动员当中都有人觉得无法公开自己的身份,”这名LGBT活动家补充说。

其中一个例子可能就是,在本届世界杯的主办国法国,就没有一个公开的同性恋球员——不管是男子还是女子。

苏珊·卡恩认为,女足世界杯确实给世界带来了鼓励——而本届赛事在全世界范围内创下了各项观看人数纪录,也是对此锦上添花。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