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杨奖牌争议插曲:一起令澳大利亚尴尬的游泳禁药丑闻

Shayna Jack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莎娜·杰克未能通过药检,但仍坚称自己清白。

澳大利亚游泳界正受到指责:有望成为该国奥运队成员的女子泳将莎娜·杰克(Shayna Jack)表示,她的一次药检结果呈阳性;而就在几天前,她的队友马克·霍顿(Mack Horton,贺顿)才以禁药问题为由高调地抗议他的劲敌、中国游泳选手孙杨。

来自昆士兰州的莎娜·杰克在刚刚过去的周日(7月28日)宣布,她在6月末的一次药检中被对合成代谢药物“Ligandrol”呈阳性——这是一种健身人士经常使用的药物。之后的一份样本再次确认,她的体内有这种被列为违禁药物的物质。

20岁的杰克发表相关声明之前几天,霍顿在韩国举行的世界游泳锦标赛(World Aquatics Championships)男子400米自由泳颁奖仪式上,拒绝与中国选手孙杨同台。以往霍顿也曾公开指孙杨是一个“嗑药的骗子”。

霍顿这一行为引发激烈而广泛的反响。中国官方媒体指责澳大利亚是“西方世界的二等公民”,指其奉行“白人至上”。霍顿则被形容为“小丑”,网络上甚至有针对他的死亡威胁。

不过,杰克此番自认药检不过关,令事件火上浇油。她在网络上受到铺天盖地的中英文评论谩骂。有些人指澳大利亚是“骗子国家”,有些留言则是一串药丸的符号。

其中一条评论说:“澳大利亚这个国家和这些游泳运动员一样垃圾,你们又吃药又丢人。”

图片版权 AFP/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霍顿(左)在颁奖仪式上拒绝与孙杨同台。

杰克声称自己无辜,并表示会证明清白。她坚称自己并不知道这种违禁物是如何进入她的身体的,不过有消息指,她可能曾经服用过含有这些物质的补充品。

在一篇网络长文中,杰克写道:“我最近睡得很少,我感觉到一种空虚。”她还说,自己不得不面对“那些不认识我的人对我的评判”。

杰克夺得过四枚世锦赛奖牌。她那个形象质朴的Instagram帐户现在被谩骂淹没。

澳洲被指“伪君子”

澳大利亚人的处事方式一向是严苛却公平。欺骗的行为,特别是来自别国时,肯定会在这里受到遣责。然而,去年澳洲板球队用沙纸削磨比赛用球的作弊丑闻却是一次发人深省的提醒:澳大利亚有时候也跟其他任何国家一样会做坏事。

杰克的丑闻曝光后,霍顿在韩国一开始是拒绝回应记者的有关提问,后来他打破了沉默。

他向澳大利亚的第七频道新闻网(Seven News)表示:“我的立场仍然是坚定的——干净的体育必须是所有项目、所有运动员和所有国家的首要目标。”

在澳大利亚,霍顿抵制孙杨的立场曾受到广泛赞誉,后者目前仍然否认违反药检程序的指控。不过,即使在杰克的事情曝光之前,霍顿也被一些人指责他双重标准。

上周,《悉尼先驱晨报》(Sydney Morning Herald)的一篇专栏文章指:“他(霍顿)似乎对其他违反禁药规定的运动员都没有意见,比如队友托马斯·弗雷泽-霍姆斯……就是2017年起12个月内缺席三次药检而被禁赛12个月的两名澳大利亚泳手之一。”

在霍顿拒绝与孙杨同台之前,管理机构澳大利亚游泳协会(Swimming Australia)就已经知道杰克的药检结果。澳泳协的首席执行官丽·罗塞尔(Leigh Russell)表示,当时就知道这场药检丑闻即将会曝光,因此霍顿的抗议令他“很难看下去”。

“我确实在看着马克,想到之后几天或者几星期将会降临到莎娜和马克头上的事情,我当时感到很沮丧,”她说。

图片版权 AFP/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澳大利亚泳协首席执行官罗塞尔周日向记者回应事件。

澳大利亚反运动禁药管理局前局长里查德·因格斯(Richard Ings)认为,澳泳协本应该更早就杰克的药检结果作出回应。

他在接受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访问时说:“因为包庇和不说出真相,就令这件事变得更大,更糟糕。”

对待中国需谨慎

中国粉丝们对于这一丑闻的反应激烈,而此时正值中国在体育领域取得越来越多的成功,还将主办2022年冬奥会。

“我们知道,中国在世界体育领域里的参与得到越来越大的关注,而中国的网民肯定是非常爱国的,”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国际法教授唐纳德·罗斯威尔(Donald Rothwell)说。

“孙杨对此作出了非常具体的评论,说马克·霍顿不仅是对他不尊重,而且是不尊重中国。这无疑是火上加油。”

由于本国政治的博弈以及网络攻击引发的担忧,澳大利亚与中国近年关系并不稳定。堪培拉最近也就中国对于维吾尔族人的方式以及拘留一名澳洲作家的事件表达了关注。

不过,据罗斯威尔说,堪培拉不大可能让体育领域的争议影响自己与这个最重要的贸易伙伴之间的关系。

他说:“澳大利亚政府将会非常谨慎地试图将这件事隔离,将它放在一边。”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