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冬奥准备就绪,但2008年短暂的“奥运自由”难寻

  • 麦笛文(Stephen McDonell)
  • BBC记者 发自北京
一名西藏活动人士手持标语牌和藏旗,抗议在北京举行2022年冬奥会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图像加注文字,

国际社会不断有抵制北京冬奥会的呼声。

自因新冠疫情而关闭边境以来,中国正首次准备再次允许大批外国人入境,参加明年2月的冬奥会。

这似乎不会造成多大问题。由于当局在每次疫情爆发时都迅速将其扑灭,人们已经习惯了没有太多限制措施的生活。

但当具有高度传染性的德尔塔变种通过东部城市南京的机场进入中国后,变化发生了。

在7月和8月,它迅速蔓延到几十个城镇,威胁到中国控制疫情的地位。和以前一样,当局追求的目标是彻底消灭。

策略上是相同的。当人们进入公共场合时,会通过手机健康码进行检查,高效地进行追踪,如果有感染者被识别出来,他们的住宅小区会被封锁。

在本文发稿时,这场最新的疫情似乎已像以前一样得到控制,但官员们仍保持警惕,采取了多项措施,以防任何新的聚集性感染威胁到冬奥会。

在需要时,当局可以限制冬奥举办地的出入,并暂停与高风险地区的交通往来。从中等风险地区前往北京的旅客需要持有阴性的核酸检测证明。

通过这些措施,官员们希望在冬奥开始时,国内不会有任何新冠肺炎病例。

这将对奥运会的观感产生重大影响,但这并不一定意味着取消观众观赛。

身处北京的加拿大冬季运动专家唐金(Justin Downes)是奥组委的顾问。他说,当地官员一直在研究东京如何避免运动员感染新冠病毒,以及取消观众的决定。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图像加注文字,

张家口崇礼的一名工作人员正在对跳台滑雪场地进行最后的收尾工作。

“政府已经表示,至少在现阶段,他们预计看台上会坐满观众,”他对BBC说。“目前我们不知道其中有多少来自海外,但毫无疑问,冬奥会将得到来自中国观众的大力支持。”

我问如何才能做到这一点。“旅行泡泡”吗?

“这就是目前的讨论,”他说。“我的意思是,组委会和相关部门直到9月份才会公布这些计划,所以肯定会有一些涉及运动员的'泡泡',会有关于谁接种了疫苗,谁没有接种,以及这些流程如何运作的讨论。但从冬季运动的角度来看,他们去年在欧洲测试了所有流程。”

“毫无疑问,北京将为比赛场馆做好准备,”他补充道。“事实上,所有的比赛场馆都已准备就绪,并且已举办了测试赛。”

在北京周边山区旁新建的高铁站对面,我们在与唐金交谈时看到了数百名工人,他们正在对颁奖区域周围的配套设施进行收尾。在附近多个地点还有数千名电工、焊工等类似人员。

他们在争分夺秒地建造餐饮区、临时摊位和酒店。从宛如天外来物的跳台设施到漂亮的滑雪赛道,这些壮观的场地无疑会给全球观众留下深刻印象。

视频加注文字,

北京冬奥2022:中国做好准备了吗

抗议公园与新闻自由

回到首都的中心地区,为2008年北京奥运会建造的设施将再次用于冬奥赛事,国家体育场鸟巢将再次为开幕式点亮圣火。

但是,这些2008年的奥运回忆也让人想起奥运会在这个国家举办时,所面临的人权压力。

为了确保2008北京奥运的举行,北京在开放和自由方面做出了让步。

在1989年天安门广场及周边的血腥镇压仅四年后,北京在1993年失去了2000年奥运会的主办权,悉尼获胜。

允许一定程度的“新闻自由”是奥运会官方的要求。鉴于此,在2008年奥运会前夕,中国政府放宽“防火长城”的屏蔽限制,解封了一批海外网站。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图像加注文字,

图为北京2022年冬奥会崇礼赛区的主要场地太子城冰雪小镇。

当局还放宽了对外国记者的规定,理论上允许我们在没有得到地方政府许可的情况下到全国各地采访。

快进到2021年,你很难找到一位驻华记者说,他们能自由地在中国旅行、完成工作。记者们反映他们受到骚扰、跟踪,最近还受到暴力威胁。

被采访者表示,他们受到压力,不得不保持沉默。执政党共产党的各个部门对国际媒体发起攻击行动,抹黑他们的报道。

2008年和2021年之间还有其他显著差异。在当年奥运到来之前,为了显示其崭新的开放态度,北京还宣布将允许几个所谓的“抗议公园”在奥运期间开放。

问题是,你需要申请并获得许可才能使用它们。

两位70多岁的老太太听了政府的话,五次申请许可,以试图抗议一项有争议的住房开发项目。

她们不仅从未获批,还因为制造麻烦而被判一年“劳教”。在国际社会的强烈抗议之后,这一惩罚后来被撤销。

但这次,“抗议公园”也不会再有。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同样在2008年,海外活动人士持续追随奥运圣火传递的抗议活动,引起人们对中国侵犯人权行为的关注。

当圣火在中国传递时,一些记者被允许跟着它进入西藏。在拉萨布达拉宫前,圣火的到来被用来举行大规模民族主义集会。

站在一群精心挑选的传统舞蹈演员旁边,我们听到时任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张庆黎宣布:“西藏的天永远变不了,五星红旗一定会在西藏天空飘扬……我们一定能粉碎达赖集团分裂的图谋。”

在中国,奥运会变得政治化,这无法逃避。

在2008年奥运会期间,我还目睹了一群为此目的专程来华的活动人士,他们在新建的中央电视塔底部成功地展开了一面巨大的横幅,上面用巨大字体写着“自由西藏”(Free Tibet)。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图像加注文字,

鸟巢曾是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主要场地。

明年2月,类似的抗议活动似乎极不可能重演。为冬奥而来的外国人可能不被允许到访特定的奥运场馆以外的地方,届时普通的旅游签证也不太可能获批。

近年来,中国受到诟病的最主要人权问题包括在新疆针对维吾尔人和其他少数民族的“再教育”营设施,以及在香港实施的严厉的《国家安全法》。

这一切都发生在北京获得冬奥会主办权的随后几年里。如果“再教育”营和国安法发生在2015年之前,它们是否会减少北京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同时举办过夏季和冬季奥运会城市的几率?

许多奥运观察人士认为,这可能不会有什么不同。

然而,国际上要求在2月进行外交抵制的压力越来越大。人权组织要求各国政府不要派代表参加冬奥。这一呼吁得到英国和欧洲议会的投票支持。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图像加注文字,

香港在2019年曾发生大型示威活动。

但归根结底,冬奥会应当是关于运动员的。

尽管这个国家面临批评声,但对普通中国人来说,很多人表示他们对国家再次举办世界上最重要的体育赛事感到兴奋,也对未来感到乐观。

“能够迎来这么大的一个奥运盛会,觉得非常骄傲,”一名正参观位于山上的奥运场馆的女士对我们说。

“我们已经有过夏季奥运会,办得很成功,世界都看得到,”另一名参观者说。

无论如何,北京将再次迎来奥运时刻,伴随着新冠疫情、人权问题,以及便利的交通、精致的场馆和壮观的风景。

这将是一个不容错过的历史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