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来鸿:外籍劳工在台湾的悲歌

阮国非的父亲在台北公开要求台湾政府给死者家属一个公道。 图片版权 CNA
Image caption 阮国非的父亲在台北公开要求台湾政府给死者家属一个公道。

(注:本文不代表BBC观点与立场)

一起逃逸越南外劳被警察开枪击毙的案件,远赴异乡打工却化成一盒骨灰回家,背后显示的是外劳在台湾的社会地位以及管理出现了问题。

外劳在台湾的劳动力市场扮演着很重要的角色,除了是照顾老龄人口的主力,台湾的工厂、建筑工地、渔船甚至饮食店都可以看得到他们的身影。以台北为例,在晚间收集垃圾的地点都可以看到手提垃圾袋的外劳在等垃圾车的来临。

但是,外劳在台湾的重要性却似乎没有受到相等的重视,外劳没有工会维护他们的权利,只能靠民间团体为他们发声,但是这些团体规模小,必须依附在一般的劳工团体之下,所能够发挥的力道有限。

只有忍耐

法律对外劳而言似乎也是不能够提供足够的保护。当外劳受到雇主虐待、性侵或者其他不法待遇的时候,输家大多是外劳,因为他们很可能在调查期间就被遣返。而外劳通常在来台湾之前必须贷款支付仲介费,如果被遣返,不但没有办法赚钱改善生活,也许还要背负巨额的债务、也断了以后出国打工的机会,所以许多外劳在受到不公平待遇或者虐待的时候选择了隐忍。

根据台湾官方的数字,全台湾大约有5万名左右的逃逸外劳,这些逃逸外劳只能打黑工,这次被警察射杀的越南外劳阮国非就是如此。但是媒体选择形容这些逃逸外劳是"国安隐忧",政府则采取提供奖金鼓励民众举报的方式来对应。

举报之后,接到举报的单位通常是警察单位。按照台湾的法律,警察单位也不能不予以处理取缔,但是警察在装备、人员还有能力上都有所不足。有退役的​​警察就说,也许由懂得越南话的专责单位来拘捕阮国非,或许能够沟通安抚就不会出现这次憾事。

专业执法

以英国、美国取缔非法移民的做法来看,都是由移民事务主管单位负责,取缔的人员都具备语言、法规、证照查验等等的执法训练,而不是由经验不足的基层警员带着不具司法人员身份的民防人员前往处理。

不可讳言,也许有些外劳到台湾打工是别有目的,以往的确也有外劳到台湾之后没多久就脱逃,然后从事色情行业的例子,也有外劳吸食毒品、赌博、械斗等治安问题发生,但是绝大多数的外劳在台湾是希望能够安定地打工赚钱、改善家人的生活。

而一样不可否认的是,即便在自我号称"最美丽的风景就是人"的台湾,也有不是那么美、希望以最低的价格取得最大劳动力供应的"恶老板",以前也有发生这些雇主以不同名目克扣外劳薪资、殴打外劳等等不法事例。

图片版权 CNA
Image caption 越南政府要求台湾尽快查明案情、确保阮国非的合法权益,显然这个事件已经演变成国际事件。

照顾外劳

有的雇主因为担心外劳逃逸而扣住他们的护照、甚至限制他们外出,这些行为都引起本地劳工团体的关注,但是有关的主管部门却没有提出有效的解决方法,外劳的议题也几乎没有民意代表关心。

而台湾社会本身对外劳其实也并不算友善,以这次阮国非事件为例,虽然媒体有报导,但是没有在社会上引起多少注意,以前外劳周末在台北车站聚集,却引来民众抗议,而担任照护的外劳违规地被用来当成家中的佣人更是屡见不鲜。

现任的台湾政府是标榜"人权治国"的民进党,而针对越南、印尼、菲律宾等东南亚外劳来源国家的"新南向"则是台湾总统蔡英文大力推动的政策。外劳的权利在台湾是否能够受到保障、地位是否能够受到尊重,未来都会影响到这些国家对台湾的观感,终结外劳的悲歌似乎也成了台湾不可回避的挑战。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