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来鸿:害人不浅却又难以消灭的毒品问题

毒品以各种不同的面貌出现在社会各阶层,造成的危害难以估计。 图片版权 CNA
Image caption 毒品以各种不同的面貌出现在社会各阶层,造成的危害难以估计。

毒品会害人,这是人人都懂的事情。但是毒品也是令许多国家和地区头疼的问题,而台湾就是其中之一,甚至还因此上了国际新闻。

台湾叫做杜特蒂、以强力打击毒品而国际知名的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前不久指明该国的毒品和台湾的竹联帮有密切关系,这让台湾方面不但尴尬、甚至可以说是颜面无光。

毒品与犯罪

从实际状况上来讲,台湾的毒品的确也是非常严重。例如这一两天,一名男子被他的母亲举报吸毒和贩毒,结果在他的房间就查出了3000颗俗称K他命的氯胺酮。前不久也曾经查获可以制造数百万粒安非他命(学名:苯丙胺)的氯假麻黄素。

月初,台湾警方和印尼警方联手,侦破了一宗以堆高机夹带毒品走私的案件,成功地拦截了一批毒品流入印尼毒品黑市。之前日本警方也侦破了台湾人挟带毒品走私的案件,而这些案子显示台湾已经成了一个毒品供应地,不但自给自足还有余力外销。

上面提到的是大案子,没有被报导的案子更多。警界的朋友告诉我,他们每次执行任务、调查刑事案件,几乎都会发现毒品的踪迹或者关联性,而毒品在不法份子刻意的策划之下,甚至已经侵入了中学、小学,情况的严重令他们感到担心。

他指出,毒贩将毒品混入制造糖果的原料、然后制成软糖,先是免费供应给一些学生,等到这些学生上瘾之后,就吸收他们成为在校园中的毒品销售员。另外还有混入速溶咖啡包、茶包的包装,可以让人以泡茶、泡咖啡的方式摄取毒品,同时掩人耳目。

这位朋友说,从打架滋事、盗窃变现卖毒品、诈骗甚至杀人、抢劫、掳人勒赎等等的罪案,与毒品有关的比例非常高。他自己经手的案子中与毒品相关的大约就占了差不多七成,几乎是捉不胜捉。

几年前几个吸毒者嫌身边的幼儿吵闹,不但殴打、虐待还给幼儿灌下毒品,导致幼儿死亡。主犯躲过死刑,原因是法官认为他后来有将幼儿送医、"人性未泯、有教化之可能"。这起震惊台湾的案件让社会开始重视幼儿安全的问题,但是没有引起各界对毒品问题的重视。

图片版权 CNA
Image caption 台湾和印尼警方联手破获了一个以机械器具夹带毒品走私闯关的犯罪团伙。

人才不缺

台湾的毒品大多是K他命、安非他命、摇头丸之类的化学合成毒品为主。这些毒品在法律上是3级和4级毒品,列为1级和2级毒品的海洛因、鸦片以及大麻之类的植物性毒品较少,其中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可卡因、海洛因、鸦片还有大麻并不适合在台湾种植,从外国走私进口的风险也太高,而且台湾的化工人才很多。

说到人才,台湾从事制造毒品的化工人才在90年代初就已经接触到制造毒品的技术,多年经验的累积之下发展出了可以快速并且大量生产毒品的方式,而且也早就与对岸的犯罪团伙合作,在中国境内生产和销售毒品,有些成品还回流到台湾。

但是两岸对吸食毒品的态度相当的不同,在中国大陆使用毒品是处罚相当重的刑事罪行,而在台湾则是因为"医疗先于司法"的原则,吸毒者如果是使用3级和4级毒品的话,多半是罚款(1万至5万台币、折合约2300至1.1万人民币)以及参加4至8小时"毒品危害讲习。

这种处罚被那位警察朋友形容是"不足以吓阻"使用毒品,他说台湾还出现过吸毒驾车却被判无罪的"荒唐案例",因为警方"不能证明吸毒已经到了无法安全驾驶的地步",他说驾车受到酒精、药物、毒品的影响,在欧美都是重罪,但是在台湾却不是这么一回事。

图片版权 CNA
Image caption 警方说,图中的这批原料足以制造几百万甚至上千万粒安非他命、严重威胁社会的治安。

不够重视

有一个正在戒毒、年纪才18岁的学生告诉我,当初他是因为熬夜看书准备考大学,为了晚上读书提神而接触了安非他命,当初也以为"用一次、两次也没什么关系",谁知道从此陷入毒品的泥淖而不能自拔,结果是大学考试也错过了、健康也出了问题。

台湾各地的卫生单位都有提供协助戒毒的服务,但是接触过的几个戒毒团体说,由于求助人数越来越多,让他们感到捉襟见肘。官方所提供的戒毒服务也面临了一样的情况,因为经费有限、人手不足,无法跟进和追踪结束戒毒程序的毒品使用者的后续状况。

也就是说,台湾的吸毒者即便是暂时戒毒成功,过一阵子因为经不起诱惑或者瘾头根本没有解决而重新接触毒品的比例也是非常高,导致社会付出了高昂的成本,但是如何解决毒品问题却没有受到应有的重视。

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杜特蒂)虽然以格杀的重手整治毒品泛滥引起争议和批评,他把台湾帮派说成是该国毒品的源头,却也让台湾的官员开始重视毒品严重侵蚀社会各阶层的问题。但是政府有多大的决心?法律能不能发挥吓阻贩毒、吸毒的作用?可能才是民众关心的重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